難民讓德國總理面臨倒台

梅曉卉

德國的聯合政府組成一百多天,面對解散的危機。內政部長、基社盟黨魁澤霍費爾不滿歐盟的移民協議,以辭職作威脅,又揚言不能再與總理默克爾共事,企圖逼宮讓默克爾下台。


德國總理默克爾:忙於解決難民問題


內政部長澤霍費爾:以難民問題責難默克爾

屋漏偏逢連夜雨,德國隊在世界盃足球賽狼狽出局的同時,罕見的「姐妹鬩牆」正以雷霆萬鈞之勢,晃動一向以穩定見稱的德國政局,總理默克爾面臨上台十二多年來最大的政治挑戰,好不容意談成的聯合政府才運作一百多天即搖搖欲墜。默克爾和歐盟的難民政策雖早已轉向嚴苛的圍堵,但三年前大開門戶種下的因已轉化為反噬之果,執政盟友反目逼宮,不惜付出兩敗俱傷的代價,聯邦內政部長兼基社盟(CSU)黨魁澤霍費爾(Horst Seehofer)不滿歐盟移民協議,以辭職要脅,默克爾聯合政府存亡成疑。

姐妹政爭白熱化,更衝擊德國政治版圖,過去信賴的「中間黃金法則」失靈,建制內政黨面臨碎片化的命運。最新一期的《明鏡》週刊就以「 我們曾經是強國」,來形容德國在足球場、政治及經濟上不可置信的全面潰散。

過去七十年來,基社盟與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CDU)合作密切,號稱姐妹黨,在國會隸屬同一黨團。CSU是地區性政黨,來自德國面積最大的巴伐利亞邦,首府是慕尼黑,中間偏右。澤霍費爾在年初組閣協商中,鎖定關鍵的內政部長一職,目的即在「撥亂反正」,終結選票毒藥——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澤霍費爾不怕被批和另類選項黨(AfD)比民粹,主張強硬保護國土安全,護衛家鄉傳統,和奧地利、匈牙利主張的封鎖政策同聲一氣,公開與默克爾信仰的多元文化唱反調。

二零一五年危機高峰期,大批難民沿巴爾幹路線從奧地利北上,巴伐利亞邦首當其衝。時任邦長的澤霍費爾認為默克爾犯下世紀大錯,埋下積怨。後來,為了難民人數該不該設上限,雙方鬧得不可開交。百萬難民大舉湧入,德國社會產生質變。雖然難民的整體犯罪數據並不特別高,但伊斯蘭文化背景對女性根深蒂固的偏頗觀念、對猶太人的仇恨在德國延展。難民殺害女性、攻擊猶太人的個案頻傳,嚴重撕裂德國社會。

一六年新年科隆大教堂前發生大規模性騷擾事件。當年十月,歐盟高官十九歲的女兒瑪麗亞在弗賴堡遭阿富汗難民姦殺。當年夏天,兩名在波鴻求學的中國女留學生遭到性侵,犯案的是伊拉克難民。一七年聖誕節期間先後發生幾起情殺案,涉案者都是難民。今年六月,二十歲的伊拉克難民阿里姦殺十四歲少女蘇珊娜,事後該男子和一家八口使用假證件和姓名,從容逃回家鄉。難民竟然有五千多歐元現金(約六千美元)買機票,用假名出境,無人盤查,不可思議。個案在全德發酵,為反難民氛圍再添柴火。阿里一家在一五年秋天到德國避難,多次提交庇護申請被駁回,請律師上訴中,無法遣返。阿里早就有前科,被控性侵十一歲女童,後因證據不足,不了了之。

內政部下屬的聯邦移民與難民署(BAMF)不久前驚傳醜聞:不萊梅分局涉嫌放水,將居留許可發給一千兩百名不合格的難民,正接受腐敗與瀆職調查,BAMF的負責人被解職,八千多件相關申請案將重新再審。弊案固然和BAMF編制不足、不堪負荷有極大關係,但細數以上種種,難免給人留下社會失控的印象。右翼民粹陣營便藉此大肆宣傳「難民產業」(Asyl-Industrie)的陰謀論。輿情為澤霍費爾營造非常有利的條件,他聰明地借水行舟,趁此與一向不合的默克爾攤牌,逼她認錯。

澤霍費爾的一貫風格是以看似理性的修辭,包裝曖昧的言論,技巧地討好右翼選民。今年三月,他就宣稱「伊斯蘭不屬於德國」,後又修正「在德國生活的穆斯林當然屬於德國」,藉以維持表面上的政治正確。這次,他一面宣稱「CSU裏沒有人願意默克爾倒台」,轉身卻又表示「我無法繼續和這個女人共事」。

內訌的直接導火線是,澤霍費爾拒絕讓已在其他歐盟國家登記過的難民入境。他其實理直氣壯,因為遣返的困難已讓許多民眾對法制沒信心。問題只在於都柏林協議早就行不通,而默克爾堅持難民問題必須聯合其他歐洲國家一起解決,幸運位居歐洲中心的德國不能關起門來,以鄰為壑,否則可能引發歐盟政治崩解的骨牌效應。

由於東歐多國築牆奏效,難民熱潮已退,在德國申請庇護人數驟減。表面上爭議的,不過是德南邊境每個月數百人左右的難民。真正的重點在於,巴伐利亞邦將在十月舉行選舉,民調顯示CSU極可能失去過半數優勢,反觀AfD則將大力挺進,AfD從不諱言,默克爾的難民政策是該黨茁壯的養份,默克爾是他們的最佳壽險。被戲封為「巴伐利亞獅子」的澤霍費爾決定怒吼,給默克爾下最後通牒,如果總理無法在六月底的歐盟高峰會達成具同等效力的解決之道,他將從七月一日起下令聯邦警察執行驅逐任務,如果歐盟做不到,德國就該自己來,贏回選民對公權力的信心。

六月二十九日清晨四點多,歐盟各國領導人在徹夜談判後,終於在難民問題上達成新的共識,同意在歐盟境外建立所謂的難民「登陸平台」,並在歐盟邊境設置難民「安全中心」,以解決不斷惡化的難民問題。說的直白一點,就是盡量將難民圍擋在門外,擋不住的、從地中海救回的,則集中管理,最好是在歐盟境外,提高難民入歐的難度。審核完資格之後,則由聯合國難民署(UNHCR)及國際移民組織(IOM)負責安排到各國安居或遣返。

默克爾在高峰會上使出渾身解數,不但和西班牙及希臘達成遣返移民的雙邊協議,另外還有十四個國家做出類似承諾,自認成果遠遠超過內政部長的要求。但消息才見報,匈牙利、捷克和波蘭馬上矢口否認。

限制難民方案沒效用

這一切都將在自願性的基礎上發生,能否落實是個大問號。過去幾年來,多少自願性決議最後淪為紙上談兵?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歐盟或非洲國家表態,願意承擔平台或中心這類被人權團體怒罵為「出賣價值」的任務。所以澤霍費爾認定默克爾的歐盟移民方案「沒效用」,政爭持續升溫,但焦點早已從具體的移民遣返計劃,轉化為兩個人的面子數輸贏問題,雙方已走到了只會輸的地步。最後雖勉強達成在邊境設立轉運中心 的妥協,但明眼人都看得出只是自欺欺人的拖延戰術。不管幾時破局,充滿裂縫的聯合政府已成危樓,崩塌之日不遠。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