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兩岸不再搞曖昧

一九九0年代初期,時任經濟部長的蕭萬長提出「亞太營運中心」計劃。稱許者認為是個有遠見、有企圖心的長遠之計;批評者則說它大而無當,浮誇不實。

亞太營運中心基本構想是:一方面善用台灣地緣優勢,加上累積近30年的外貿經驗、利基產業為基礎,另一方面想利用兩岸關係的曖昧性,讓台灣成為連結歐美、中國大陸與東南亞的輻湊,全球跨國企業以台灣為基地,西進中國、南向東協。

兩岸關係的曖昧性很重要。兩岸有文化語言親近性,但既非國與國關係(當時還未提出「兩國論」),也非一國兩制或一國一制,這讓台灣在中國大陸可獲得其他國家政府與企業所沒有的優惠與便利。台灣對其他國家既可「挾中自重」,而跨國企業到台灣建立基地,也可成為台灣面對中國自保的籌碼。

亞太營運中心終告失敗,失敗原因有計劃的規劃的完善度與制度改革等問題,有兩岸關係變化因素,當然也有中國對自身發展的長遠考量。到了21世紀,馬英九執政一度想再複製其中部分構想,但為時已晚。南韓的釜山、南洋的新加坡,還有後起的上海洋山港都已超過台灣。

港對世界失去價值

較值得玩味的是,原本對外經貿金融條件和台灣差不多、甚至某些地方更佔優勢的香港並未成為新的「亞太營運中心」,反而是新加坡超越台、港。為什麼?除了新加坡自己的努力,一個重要原因是台、港的曖昧性都逐漸消失了。馬英九想利用兩岸關係的曖昧性繼續吃中國紅利。北京也不吝施小利小惠給兩岸買辦階級與台灣民眾,但是涉及大戰略的問題可不含糊。北京不會讓台北成為「中心」,而是要把台灣納入它東南邊陲的海西計劃中,只是它眾多區域發展計劃中的一部分──台灣甚至也非海西的中心。

而香港呢?九七回歸後,香港特殊性逐步消失。因為中國全力把香港內地化。經濟上,築起港珠澳大橋,連結香港、珠海與澳門,2月已完工;鋪設廣深港高速鐵路,9月要全線通車。更積極推動港深(深圳)經濟一體化、大珠三角生活圈。而在政治上,一國兩制逐漸變成一國一制,香港做為國際金融商務中心最重要的資產之一,法治,也在頹喪中。這個優勢漸失的金融中心,近年來最大功能只是做為中國政商權貴移轉資產的窗口。香港不再具有對中國的特殊性、曖昧性,也失去了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價值。

六四事件3年後,美國通過《美國─香港政策法》,給予香港高於中國的優惠待遇。如今當美中走向新冷戰,香港卻愈見和中國內地一體化,讓香港老報人李怡擔心美國恐將取消對香港的優惠。「香港終會得到與中共國同等的冷戰待遇,這也可以說是近年來中共對香港政策求仁得仁的結果吧。」

壓力再大台得續撐

香港「被一體化」而失去特殊性也喪失利基,台灣則是另一個光景:蔡英文上台後,兩岸間的曖昧性沒有了,北京非要台北毫不含糊表態接受一中政策才罷休。中國強力在國際上強化「一中立場」,封殺台灣;對台灣內部,則給予登陸台人「國民待遇」。其目的皆在加速兩岸「一體化」。台灣承受來自北京很大的「一體化」壓力,北京期待這種壓力轉化成台灣內部對蔡英文政府的不滿。

不過,假如「新冷戰」到來成真,台灣戰略地位將大幅提升。壓力再大,台灣還是得撐下去;要選邊,也得等到戰略情勢明朗再做決定。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