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祥輝:藍綠都遇上新認同問題

藍綠起源於國民黨的青天白日,和民進黨的綠旗。藍的國族認同是中國人,國家認同是統一。綠的國族認同是台灣人,國家認同是獨立。現在的藍綠都遇上新的認同問題。

如果以公民的主體性來斷代台灣的公民世代,或許可以這樣看:

1954年,總統選舉,20歲的台灣公民,有納稅和當兵的義務,但沒有選舉的權利。總統由國民大會間接選出。這一個公民世代,最年輕的已經84歲,是零權利世代。蔣介石當皇帝。

藍三代失根的一代

1972年,立法委員第一次增額選舉,這是台灣人首度能夠選出台灣的國會議員,去國會表示某些被容許的意見。但是,仍是萬年國會時期,舉雙手雙腳都難以影響任何表決。當然還是蔣介石的皇帝時代,沒有選皇帝的權利。這台灣的第二個公民世代,最年輕的已經66歲。這個世代接著有1991年的國民大會全面改選和1992年的立法委員全面改選。算是具有約一半的公民權。這時,二任皇帝蔣經國已經過世,李登輝繼承宮廷權力當家。

1996年,台灣總統民選,台灣的第三代公民取得選舉總統和國會議員的完全權利。當時年滿20歲的人,如今已經42歲,剛出生的已經22歲。

第一代和第二代台灣公民的藍綠認同,普遍是鐵桿的。要說服約60歲以上的台灣人,改變政治認同,流行語叫做87。

第三代首投族和他們的小妹小弟們,生於民主,長於民主。藍三代開始發生變異,他們普遍沒有中國情感,越年輕的越覺得統一的訴求太不實際。但是,他們長期受到藍色教義薰陶,對台灣的民主發展歷程普遍無知,對民進黨充滿偏見,因此,很難認同民進黨。

無論如何,就原來的藍綠國族和國家認同,藍色陣營已經成為斷根的一代,失根的一代。這是國民黨、親民黨和新黨根本性的共同問題。

綠三代傳承著綠一代和綠二代的國族和國家認同。「我是台灣人」「我的國家叫台灣」,對天然獨的世代沒有本質上的認同問題。他們轉而在意「治理能力」。2016年開啟的蔡英文政府,並不能普遍獲得民心支持,施政滿意度只有3成左右。

柯文哲的支持者可能就是這幾大宗:第一, 藍三代。第二, 藍一代和藍二代中,認為國民黨已爛泥糊不上牆的傳統藍營支持者。第三, 綠三代中,對蔡英文政府治理能力失望的。第四, 綠一代和綠二代中,認為柯文哲才具有當選實力的。

府黨敗筆用人不當

就選舉策略而言,第一種和第二種都是民進黨該放棄的,甚至要刺激他們往柯營衝。民進黨的選戰策略要放在對應第三種和第四種。蔡英文政府偏政策,輕忽政治。無論府黨都沒有夠格的政治幕僚。最大敗筆就是用人不當。這些人的普遍特性就是:個性自私,能力不足。當年,蔣介石失去中國的致命傷「敗不相救」,其實已是蔡英文領導下的民進黨的特色。

選戰在即,特效藥有兩帖。一帖是特赦陳水扁,奇襲藍營和柯營,讓他們瘋掉。綠軍歸隊,團結勢起,柯文哲馬上消風。一帖是內閣改組,把學者型的換掉幾個,拔擢幾個有戰力的青壯立法委員入閣。要換好換滿,不要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開戰囉。再遲疑就來不及了。

吳祥輝 蝴蝶蘭文創董事長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