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國對美國發動一場冷戰」說起

本報日前報道,中美關係因貿易戰而愈趨緊張之際,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任務中心助理局長柯林斯上周五在科羅拉多州出席阿斯彭安全論壇時,指中國正在動用一切資源、默默地向美國發動一場冷戰,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超級強國。

柯林斯當日在論壇上談及中國崛起的議題時,指北京當局正對美國發動冷戰,但這種冷戰和人們傳統認知的冷戰不同:在這場新冷戰中,一個國家動用一切合法與非法、公與私,還有經濟與軍事上的一切手段,不用開戰便足以削弱對手的地位。他指中國人不想有衝突,「但他們希望最終一日當決定關乎自身利益的政策時,世上所有國家都站在中國一邊,而非支持美國。」

冷戰結束中美俄鼎立

上一個世紀美蘇冷戰近半個世紀,現在換成中美兩大強權進入冷戰時代,那麼俄羅斯不是要靠邊站嗎?

上世紀二次大戰後的冷戰時代(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九○年),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即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成員國)和以蘇聯為首的東歐世界(華沙公約組織的成員國)之間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抗衡。東西方的「冷戰」並沒有變成「熱戰」,那是因為兩造都擁有大量的核子武器,有「相互保證毀滅」能力,即是指對立的兩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子武器,則兩方都會被毀滅,就是所謂的「恐怖平衡」,中文的說法可以是「止戈為武」。

不過,美蘇兩大強權在冷戰期間沒有開戰,卻發生多次由美蘇卵翼、支援的重大衝突事件,包括國共內戰、柏林封鎖、韓戰、第二次中東戰爭、古巴導彈危機、蘇聯-阿富汗戰爭,一樣是天下大亂,生靈塗炭。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東西方冷戰結束,並不代表和平可期,中美俄三強鼎立,制度、意識形態的分歧加上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的爭雄,由冷戰到冷和,並沒有為促進人類社會的福祉帶來貢獻。

自從「中國崛起」後,「中國威脅論」好像「眾口鑠金」,中美關係因為貿易戰而劍拔弩張,至於是否會進入冷戰,恐怕也不是美國的情治機關說了算。國際關係從來就是國家利益擺第一位,「勢傾則絕,利窮則散」。除了「中國威脅論」,還有「民主失敗論」,即是實行威權統治或極權統治的國家,一樣可以成為經濟大國,這會對世界和平構成重大的威脅。

在二十世紀上半期的兩次世界大戰到下半期的東西方冷戰,民主政治遭逢兩大逆流,一個是法西斯主義,另一個是布爾什維克主義。法西斯主義借用反帝國主義的民族主義動力作為動力,而反帝國主義的動力是「正義」的;布爾什維克主義借用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動力為其動力,而反資本主義的動力也是「正義」的。法西斯主義和布爾什維克主義就是高舉反帝國主義和反資本主義的「正義」大旗,侵略他國,並在本國實行極權統治。二者在上世紀對人類和平的戕害,歷史已有定論。然而,隨着蘇聯的解體,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那不是民主戰勝了極權嗎?西方國家為甚麼還會有人萌生「民主失敗」的警覺呢?

成西方民主國家公敵

冷戰結束後共產世界分崩離析,共產國家有名無實,最大的共產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搞資本主義,但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卻釋放了世界最大人口國家的生產力,經濟急速發展的結果,以及加入世貿組織,與國際接軌,就必然會成為經濟大國,於是志得意滿,忘記了鄧小平「不當頭」的教訓,狹隘的民族主義上腦:「厲害了,我的國」,美國算甚麼,世界很快就是中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仍然是極權統治,中國成為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敵又豈是偶然的?

時事評論員 黃毓民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