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總權威被削引發管治危機



習近平剛結束的十天非洲與中東訪問粉碎了不少有關他備受逼宮與「降格」為半個華國鋒的傳聞。名義上習總還是中共的「永遠核心」、軍隊的最高統帥、國家的舵手與人民的領路人。只要大大牢牢掌控軍隊、武警、警察與特務系統,任何有關類似政變的傳聞都會大打折扣。

但習總的權威受削是不爭的事實。最明顯的蛛絲馬迹不是在6、7月有幾天《人民日報》頭版沒有習的消息,或是某些城市收起習的大頭肖像,或是陝西當局突然叫停歌頌習上山下鄉的所謂「梁家河大學問」。最說明問題的是地方諸侯拒絕習總親信發起挺習的「表態運動」。自從習出事的傳聞6月出街後,似乎沒有一位地方領導公開表態擁護這自詡為「終身帝皇」的至高無上地位。

習外訪前兩天,大大的鐵杆盟友、人大委員長栗戰書召開人大常委黨組會議,目的是呼籲幹部黨員要繼續「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並捍衞習核心「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按照新常態的政治要求,地方大員,尤其是近年靠肉麻當有趣地歌頌習總而上位的馬屁精,包括天津書記李鴻忠與北京書記蔡奇一定會響應栗的要求,並歇斯底里地高呼黨的存亡有賴習大大的「一錘定音與定於一尊」云云。但很奇怪,到上周末只有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參加這表態遊戲。

指令遇到抵制

習總權威備受動搖也可以從眾多知識分子冒險撰文批評他復辟帝制、在國內建立超級警察國家,在國外奉行「亮劍」等危險動作。上星期清華大學法學教授許章潤發表〈我們當下的恐懼與期待〉一文,不點名地批判習總走回頭路。許說國內知識分子都有「改革四十年,一覺回從前」的感受,而且對「極權政治全面回歸」非常震怒。其他實名呼籲習總停止搞個人崇拜、叫停「中國必勝」的浮誇風,或重拾市場模式經改的還有資深學者資中筠、黨校教授蔡霞、金融學者賀江兵、《科技日報》總編劉亞東,與前《學習時報》編委鄧聿文等。

但比起習帝的個人榮譽重要得多的是中共寡頭集團在許多領域出現失控的局面。無他,習的指令遇到中央與地方或多或少的抵制,但黨內缺乏所謂健康力量可以挑戰習總的倒行逆施。習總對特朗普的貿易戰連環拳毫無還手之力。他的反應只限於叫囂甚麼中國一定會「以牙還牙」,卻拿不出任何實質方略。他唯一做到的是掩耳盜鈴,例如不准媒體提「中國製造2025」,最近連貿易戰一詞都被禁!

為了不影響他超級民族主義者與軍事亮劍家的威望,習總排斥了他經濟智囊、政治局委員劉鶴和許多國務院官僚的鴿派意見,即向美國做些讓步來換取貿易戰的某程度鬆綁。難怪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公開指摘習總的超強硬態度,包括逼迫如劉鶴等知美派靠邊站。的確,劉鶴自從5月訪美空手而回後一直保持低調,他沒有參與習總非洲與中東之行,上周更有報道說號稱「中美全面經濟對話中方牽頭人」的老劉已改為負責國企改革這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習總威信既受質疑,而首席智囊劉鶴懷疑靠邊站的結果是沒有人壓得住體制內對於財經問題,包括中美貿易戰的分歧。據路透社報道,負責財經部門的幹部對於應否進一步放寬金融與財政政策呈現激烈爭論。中國人民銀行研究局局長徐忠更發文說財政部「耍流氓」,透明度低,並沒有採取積極財政措施支撐受貿易糾紛損害的眾多企業。同一時期,大量企業與貸款平台所發行的債券或私募基金因為無力償還而倒閉,導致成千上萬中產投資者血本無歸。

習總既然把內政、黨務、外交、經濟與社會的決策權掌握在他一人手裏,一旦他的權力受到挑戰時,整個國家的管理便更左支右絀、進退失據。今年保守估計滬深股市蒸發了7萬億到8萬億人民幣,近月人民幣大規模貶值除了要抵銷美國的關稅外,更主要的原因是民眾對人民幣失去信心。他們正千方百計地購買美元並把錢安放到國外可靠的地方。中國沒有民主,但人民可以大量轉移資金來表示對政權的不滿。習總既然解決不了國內的老大難問題,索性專注外交,以經濟援助收買亞非小國對新殖民霸主的「高呼萬歲」,活在水深火熱的民眾正飽受假「創富產品」、假食品、假藥、假疫苗以及無良司法制度的蹂躪,當他們看到習總在全球大撒金錢時只能對政權進一步死心。

林和立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