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開始輸出「維穩體制」

王丹 「對話中國」智庫所長

說起來,中共外交的基本路數其實非常簡單,就是用錢開路,俗稱「大撒幣」。6月底《蘋果》曾報導,美國威廉瑪麗學院的AidData研究室公布報告稱,中國在2000-2016年期間,共花480億美元作為禮物進行外交。大部分是向外國提供基礎建設工程,達458億美元,其他才是人道援助,債務舒緩等。獲得援助的國家投桃報李,大多會在聯合國大會上支持中國。

習承自毛外交思想

不過我覺得威廉瑪麗學院的估算顯然過於保守。僅以7月10日左右在北京召開的所謂「中國-阿拉伯國家合作論壇第八屆部長級會議」為例: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宣布中方設立「以產業振興帶動經濟重建專項計畫」,提供200億美元貸款額度,同有重建需求的國家加強合作。此外,中方還將成立「中國-阿拉伯國家銀行聯合體」,配備30億美元金融合作專項貸款。同時,習近平還宣布,中國將再向敘利亞、葉門、約旦、黎巴嫩人民提供6億元人民幣,用於當地人道主義和重建事業。僅這幾項援助計劃,累積金額就高達230多億美元。中國在外交上花錢毫不手軟,由此可見一斑。

但是這次會議最令人側目的一項中國援外項目是將和同地區國家探討實施總額為10億元人民幣的項目,用於支持有關國家維穩能力建設。這是中國第一次公開承認並宣布他們要投資幫助其他國家進行「維穩」。「維穩」,這個本來專屬於中國的詞彙,現在已經開始向其他地區推廣。伴隨著中國的金援而來的,已經不僅僅是經濟勢力擴張,而是赤裸裸的對抗普世價值,反對世界民主秩序的政治圖謀了。

早在2015年,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黎安友教授就曾撰文警告中國對全球民主的六大消極影響,包括:一、中國模式本身的存在就是為威權國家樹立了一個榜樣;二、中國通過宣揚「有中國特色的民主」,削弱真正的民主在國際上的聲望;三、在威權國家團體的相互學習中,中國扮演了支持的角色;四、中國試圖破壞已經存在的民主體制,在此,黎安友教授特別提到了台灣和香港的例子;五、中國幫助確保對中國有經濟和戰略意義的威權政府的存續,以及六、中國試圖影響既有的國家機構,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就是典型的例子。在中國向阿拉伯國家提供「維穩」經費,給第5條提供了無可置疑的旁證。

這當然跟習近平個人的所謂「外交思想」有關。這種思想,就是傳承自毛澤東的意識形態輸出,就是所謂的共產主義大同世界的理想。這樣的外交思想,曾經在毛澤東主導中國時期盛行一時,中國在自身貧窮的情況下不惜代價地援助亞非拉國家,為的就是擴張意識形態。在「文革」結束以後,鄧小平很快就以現實主義取代了這種「理想主義」,大規模縮減對外援助。而自詡是紅色接班人的習近平,這幾年在外交思想的改造中注入紅色基因,他重提共產主義理想,就包含著陳舊的「解放全人類」的野心,只是沒有明目張膽地提出而已。這一次公開宣布要支持別的國家的維穩工作,可見其倒退回毛澤東外交思想的企圖越來越明顯。

這套意識形態輸出的做法,當然是對全球民主秩序的挑戰和威脅,但是同時,也會逐漸使得西方民主國家提高警惕。野心,從來就伴隨著風險,習近平要賭他的個人歷史定位,結果如何,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吧。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