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民族義和團精神



去年以來,中共官媒不斷出現中國「新四大發明」的歌頌與報道,「新四大發明」就是高鐵、支付寶、共享單車和電子商務。在一片「厲害了,我的國」的鋪天蓋地宣傳中,在港共奴才對中共國的科技與經濟發展連番擦鞋聲中,大陸有兩個演講說出了事實,並發出了對民族主義中國的逆耳之言。

一個是《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的演講,他說,中國的科學技術與美國及其他西方發達國家相比有很大差距,這本來是常識,可是,中國偏偏有一些人說中國已經「全面超越」美國。另一個是吉林大學金融學院院長李曉在2018年畢業典禮上的講話,主題是對中美貿易戰的分析,他引用國歌裏的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說「現在,我不敢說是最危險的時候,但可以說,中華民族到了新的危險的時候」。

中國所謂的「新四大發明」都離不開互聯網的應用,李曉指出,網路技術有三個層次,最核心的是原發性的技術創新,其次是原發性的技術進步及其產業化,如晶片,再次才是利用互聯網思維和互聯網技術進行市場開發。中國的支付寶、電子商務,都是第三層次,即利用巨大的市場規模實現的快速擴張,跟原發性的技術創新思維、原發性的技術進步及其產業化毫無關係,只不過是運用別人的技術,以中國的市場規模迅速推廣而成。用劉亞東的話說,就是「明明是在別人的地基上蓋了房子,非說自己有完全、永久產權」。

包括汽車、飛機的發動機,更包括網路的核心技術,都是中共國的痛點,長期以來,即使用「舉國體制」都無法攻克。劉亞東認為基本上有三個「自古以來」即民族性的問題。

一是缺乏科學武裝。科學和技術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但它們之間有聯繫。

中國自古以來只有技術傳統,而沒有科學傳統。技術發明靠的是經驗的積累,它不是在科學理論指導下的技術創新和突破,跟科學沒有半毛錢關係。二是缺乏工匠精神。三是缺乏持之以恒的情懷。浮躁和浮誇是中國科技界流行的瘟疫,很多科技工作者耐不住寂寞,坐不了冷板凳,總想走捷徑。

除了輕科學理論、重實用技術之外,其他兩個問題,我不認為同傳統有關,而是中共建政後帶來的社會意識。

我比較認同李曉提出來的中共國出現了當年國民黨元老戴季陶所說的「知識上的義和團」的傾向。李曉說:「在目前的中美貿易戰中,有些學者和專家提出我們『要不惜一切代價』!這種提法令人匪夷所思。在當今的經濟全球化時代,何謂『要不惜一切代價』?難道要回到改革開放之前的時代?」

「不惜一切代價」就是義和團精神,即是盲目的愛國主義和民族主義。「新四大發明」其實就是知識上的義和團,一帶一路、粵港澳大灣區就是政治上的義和團。「中華民族到了新的危險的時候」不在於外在力量的入侵或制裁,而在於自身。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一切危險都是自身的義和團性格帶來的。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