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領導人對疫苗醜聞做出表態後,疫苗報導遭全方位封殺引關注

中國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大門(2018年7月26日)
中國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大門(2018年7月26日)

中國近來再度爆發涉及公眾生命健康安危的疫苗生產造假醜聞。在中國當局掩蓋醜聞,造成公眾恐慌和熱議大約一個星期之後,中國共產黨領袖、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李克強做出強硬表態,表示要進行徹底的調查和嚴厲的懲罰。

正在國外訪問的習近平就此作出措辭嚴厲的批示說,“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違法違規生產疫苗行為,性質惡劣,令人觸目驚心。有關地方和部門要高度重視,立即調查事實真相,一查到底,嚴肅問責,依法從嚴處理。要及時公佈調查進展,切實回應群眾關切”。

中國總理李克強則批示說,“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國務院要立刻派出調查組,對所有疫苗生產、銷售等全流程全鏈條進行徹查,盡快查清事實真相,不論涉及到哪些企業、哪些人都堅決嚴懲不貸、絕不姑息”。

然而,隨著令人更加不安的問題疫苗醜聞細節的曝光,習近平和李克強又陷入了“假死”一般的沉默,中共當局也對有關的報導進行全方位封殺。

與此同時,中國國內外的許多觀察人士普遍猜測,習近平先前對先爆出醜聞的長春長生生物科技公司發出聲色俱厲的譴責,或許並不是因為痛恨長春長生疫苗生產造假,而是跟他與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內鬥有關。

觀察家們做出上述猜測的理由是,在長春長生生物疫苗生產造假的醜聞曝光之後,武漢生物製品研究所公司被發現造假的情況更嚴重;然而,長春長生的十多個高管和大股東被抓捕,醜聞更甚的武漢生物的高管和大股東卻安然無恙。

更令人驚訝的是,在疫苗問題曝光之後,武漢生物依然通過了中國的藥品生產質量管理規範(GMP)藥品生產認證,由此可知,習近平和李克強的強硬表態並不因為對假疫苗害人感到憤怒。

來自中國的種種跡象顯示,中共當局沒有對劣跡更甚的武漢生物採取嚴厲制裁措施的計劃。相反,中共當局正在採取有力的措施為武漢生物遮醜和護航。中國經濟觀察網7月27日發表的對武漢生物醜聞的追踪報導在發表之後被全面封殺。中共網管當局沒有提供封殺的理由。

武漢生物為什麼能夠有驚無險?為什麼它的劣跡更甚、被查出的不符合標準的疫苗比長春長生更多,卻可以獲得非同尋常的保護安然無恙?對這些問題,中外觀察家、評論家們眼下有一個共識,這就是,武漢生物的大股東是中央政府國務院,是國有公司,而中國的國有公司實際上都是中共的黨產。

對中共當局持批評態度的批評者指出,武漢長生是中國的疫苗生產巨頭,武漢長生生產的不符合標準的疫苗給公眾注射,無異於將公眾當作試驗品,等於拿公眾的生命和健康進行醫學試驗探索。

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近年來將中共過去的種種禍國殃民的政策及其後果稱作“艱辛探索”。中共當局所稱的這種“艱辛探索”包括1960年前後導致中國大約4000萬人餓死的人造大饑荒,包括從1966年開始延續了10年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現在外界還不清楚中共當局現在是否也把中共掌控的中國國有醫藥公司拿公眾的生命進行超大規模試驗也視為其“艱辛探索”的一部分。

在中國,醫藥生產行業,尤其是利潤很高、入場門檻很高、而且由於國家強制接種因而可以確保市場的疫苗生產行業,沒有強硬的後台和內部關係,一般人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因此,長春長生在疫苗生產造假的醜聞曝光之後,受到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中共最高層官員強烈譴責,其主管和大股東18人被抓捕,這一現象立即被中國的公眾推測解讀為長春長生的後台出了問題,不能為它提供足夠的保護了。

大股東是中國國務院的武漢生物更嚴重的問題被曝光,但其高管主管都安然無恙,顯示了上述的推測解讀相當有道理。

然而,在過去的幾天裡,長春長生的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總經理、財務總監高俊芳與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合影的照片在中國的互聯網上流傳,則提供了一種在很多觀察家看來可能是更強硬的道理——習近平在過去的5年多的時間裡一直在跟江澤民內鬥,打擊長春長生就是打擊江澤民。

對這種在網民和公眾當中普遍流傳的議論和猜測,中共當局沒有做出回應和評論。

武漢生物和長春長生是中國疫苗產業巨頭企業。這兩家企業的記錄可謂劣跡斑斑。在最新這一輪的醜聞中,先是長春長生生產狂犬病疫苗造假曝光,而武漢生物先前也有狂犬病疫苗毒素超出規定標準的記錄。

在長春長生的狂犬病疫苗生產造假的醜聞曝光之後,長春長生的百白破疫苗25萬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流入山東的消息又曝光。隨後,武漢生物40多萬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流入重慶與河北的消息曝光。

長春長生和武漢生物雖然在事發之後其主管人員受到的待遇大不相同,但中共當局對這兩家疫苗產業巨頭的處理方式,有一種令公眾心驚膽寒的共性,這就是,它們生產不合格疫苗的消息被長期隱瞞和低調處理,其生產工藝、產品質量及產品安全性問題,即產品究竟如何​​不合格的問題,至今被中共當局竭力掩蓋,獨立的醫學專業調查和新聞調查被禁止。

在武漢生物和長春長生疫苗生產造假醜聞曝光的同時,上海法院判處在上海行醫的醫生郭橋7年徒刑,因為他使用未經當局審批的進口小兒肺炎正牌疫苗給迫切需要疫苗接種的嬰兒注射,而那種疫苗在中國已經斷檔三年。郭橋獲罪的罪名是銷售假藥。

郭橋案的二審辯護律師斯偉江和徐昕發表聲明說,“長春長生生物公司疫苗生產記錄造假,狂犬病疫苗和小孩百白破疫苗出現問題,但在輿論發酵之前,本該刑事處罰的事情,當地政府只是罰款了事。與此相反,上海高院正在審理的(這起案件),國外(進口的)真疫苗成了假藥,刑法重拳打擊。”

斯偉江和徐昕的聲明進一步指出:“當世界多國兒童都可以享受現代醫學的成果時,(中國政府)閉關自守以自肥,個別官員受賄,縱容國內無良廠家坐大,置國人生命健康於不顧,荼毒同胞兒童以謀利,案發罰酒三杯以了事,讓山東數十萬兒童情何以堪,使國內數億父母意何以平?”

有觀察家指出,中國在1980年代和90年代都是使用日本大規模無償援助的疫苗,日本的無償援助一直到2008年也就是中國大擺闊氣興辦北京奧運會的時候才完全停止;但中國的疫苗生產一直不過關,多年來一直靠政府縱容的黑箱作業和造假來維持。這就是為什麼中國當局在不得不承認長春長生和武漢生物疫苗生產造假之後,至今遲遲不肯明確說明究竟如何造假、也不准許專業團體和新聞媒體對中國的疫苗產業問題進行獨立的調查。

中共中央前總書記、因反對中共當局出動軍隊鎮壓要求民主的學生和市民而被解職的趙紫陽的前秘書鮑彤就此發表評論說:

“中國特色的道理很簡單:你在中國,你就必須使用假疫苗。這是上海高院的原則,不可討價還價;這也是上海高院的底線,不可觸碰。你使用未經審批的進口疫苗,儘管'無一例不良反應',仍然必須判刑7年或4到6年不等。舉國一致,維護假疫苗的名譽、地位、權威和紅利。這是當前維穩的一個重點。”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