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友郝建:眼見劉霞正常變異常焦慮



劉霞好友、現為哈佛大學訪問學者的北京電影學院教授郝建在波士頓接受本報電話訪問,他表示,眼看劉霞從一個正常的詩人、攝影藝術家,變成今天這種異常焦慮的狀態,內心很難受。他於6月1日最近一次見到劉霞時,感覺她壓力非常大,煙一根接一根抽,一談劉曉波就會悲哀流淚,當被問到「敏感」話題,就會耳語表示自己什麼都不能說。

郝建說上一次見劉霞是今年6月1日,在劉霞弟弟劉暉家附近的餐館,「當時劉霞一根接一根在抽煙,經常是一根還剛剛抽幾口甚至一半就掐掉,然後一會就換上另外一根,我們吃飯那兩三個小時,她至少抽了半包煙」。郝建說,劉霞還表現出「受迫害」的感覺,「現場都是親近的朋友,她會突然摟着我脖子,在我耳邊小聲說話」。

密友飯局也摟頸耳語 煙一根接一根

當時郝建還向劉霞表示會向美國大使館官員建議多關心她的境遇,但劉霞並未言語,劉暉則希望郝建轉告美國大使館,不希望他們介入,「我理解是,劉暉擔心美國大使館的介入會刺激中國政府」。

郝建稱,眼看着劉霞從正常人變成異常焦慮的狀態,在2009年春節時,劉曉波已經被捕,郝建和朋友去劉霞家看望她,「那時候我們說話都很輕鬆,這種狀態從劉曉波獲(和平)獎開始就徹底改變了,幾乎沒有一個朋友能見到劉霞。劉霞家的電話也打不通了,大約到2014年元旦前後才恢復通訊。在2012年劉曉波生日的時候,我們一群朋友曾經衝破看守警戒衝進劉霞家中,當時劉霞的弟弟在監獄中,她心理承受巨大壓力,精神狀態瀕於崩潰。後來她抽煙愈來愈厲害,或許能緩解她的精神焦慮」。

獲准赴德「終於享一項公民權利」

郝建說此次劉霞獲准赴德讓人很高興,她終於能夠享有一項基本公民權利,「這是一件好事,很多人都說劉霞自由了。但是我認為劉霞遠未獲得真正的自由」。郝建說,劉暉便是中國政府牽制劉霞不要亂說話、亂動作的一枚棋子和人質,「現在劉暉還在內地保外就醫,我估計劉霞很難公開劉曉波逝世前後的詳細情况」。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