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防治艾滋病基金短缺与多边主义危机

英国王子哈利在阿姆斯特丹第二十二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2018年7月23日。照片来源:路透社 REUTERS/Yves Herman


【今日经济 】 : 两年一度的预防与治疗艾滋病的国际艾滋病大会周一在荷兰首都阿姆斯特丹拉开帷幕,来自全球各地的15000多名专家以及艾滋病活动分子参加此次会议。英国王子哈利,国际影坛以及歌坛的多名巨星也纷纷与会为治疗艾滋病寻求更多的援助,为捍卫艾滋病患者的权益做出呼吁。

据不完全统计,今天世界上艾滋病患者的总人数超过三千六百多万,他们中有将近五分之三获得医药治疗,这一比例是到目前为止最高的记录。此外,艾滋病毒感染的比例正在逐渐下降,2016年以来,艾滋病患者的年死亡人数低于一百万。2016年的死亡人数为99万,2017年则为94万。然而,令人担忧的是,上述成果却使相关机构放松了对艾滋病的预防工作,再加上国际援助艾滋病的资金的持续下跌,导致业内人士担心艾滋病感染率会再度回升。

 

一位来自美国的艾滋病患者向法新社表示,1992年他在艾滋病国际会议上发表演讲时绝对不会想到今天他依然能够健康地站在这里,但是,他强调这些成就十分脆弱,1992年的恐怖历史很可能再度重演。

 

而引发上述担忧的主要原因就在于资金来源。曾经担任国际防治艾滋病基金会主席的马克·迪布尔(Mark Dybul)向法新社表示,倘若不能够获得更多的资金援助的话,很可能会导致十分严重的后果。对他来说,最严重的后果就是目前艾滋病感染比例最高的非洲同时也是人口增长最迅速的地区,倘若艾滋病毒不能得到适当的控制,那么很可能会进入失控状态。确实,如果说艾滋病毒在全球范围内的感染率呈下跌趋势的话,他在非洲,中亚以及东欧地区的感染率却逐渐攀升。而国际预防以及治疗艾滋病的资金却出现严重不足。根据联合国艾滋病防治规划署提供的数据,要使全球彻底摆脱艾滋病的蔓延威胁,使艾滋病在2030年之前不再成为公共健康的危害,那么,国际社会必须每年增加70亿美元的援助资金。去年,全球低收入国家治疗艾滋病的总金额大约为206亿欧元,其中大约56%的资金有涉及国家政府支付,而剩下的44%则来自发达国家的援助。然而,最使艾滋病科研人士以及活动分子担忧的是,这部分的援助资金不仅金额不足,而且缺乏保障。

 

首先是美国政府很可能会消减援助,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就是艾滋病治疗行业最大的援助国家,然而,特朗普政府早已表示有意消减对艾滋病的援助,尽管目前这一消减计划尚未具体落实。但是,国际防治艾滋病基金会却早于处于入不敷出,难以为继的处境。

 

这就是为什么曾经在2007年至2012年担任该基金会主席,目前担任联合国中亚以及东欧艾滋病问题特使的的米希尔·卡扎仕金(Michel Kazatchkine)日前在著名的医疗杂志柳叶刀上与三十多位著名学者联名发表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重新审视对艾滋病的预防以及治疗方案。卡扎仕金向法国解放报表示,发达国家对艾滋病治疗行业的援助正在逐渐减少,国际社会对艾滋病的关注也日益下降,而与此同时,艾滋病毒的蔓延在某些地方正在逐渐上升,虽然,艾滋病毒蔓延所在国逐渐提高了政府资助,但是,这并不足以控制病毒的蔓延。

 

此外,最使专家们倍感担忧的是多边主义面临重重危机。美国政府大幅度减低政府援助,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国家则依然将国际防治艾滋病基金会视为是七强国家组建的机构,因此,依然不愿意提供任何资金援助。而欧盟则陷入英国脱欧危机而难以抽身,新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虽然艾滋病病毒蔓延加剧,但是,在资金援助方面却依然无所动作。至于法国,专家表示,虽然法国总统马克龙表示将维持法国原先的援助金额,但是,法国政府并未向外界传递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并没有为解决资金问题提出新的思路。而巴黎将在今年秋天召开有关艾滋病的国际融资会议,不知届时法国是否有可能推出新的融资方案。

 

法广RFI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