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疫苗風暴揭秘 追查監管制度崩壞根源

黃宇翔、侯蕾

中國長生生物、武漢生物被曝百白破疫苗不合格,兩者都是行業巨頭,後者更是國企,利益關係千絲萬縷,輿論嘩然,罕有地引爆追蹤報道。亞洲週刊獲悉疾控中心系統是疫苗問題病灶,被指是「球員兼裁判」,更涉及鉅額貪污,但過去司法裁判卻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制度不透明,監管乏力。要解決問題,除了一查到底,更要由國監委「一查到頂」,直擊最高保護傘。


長生生物科技生產的百白破聯合疫苗


高俊芳:全資擁有長生生物


中國兒童接種百白破疫苗

中國電影《我不是藥神》效應持續發酵,七月初上映,三週內票房突破二十九億人民幣(約三點七億美元),電影火熱,改變現實軌跡,繼日前總理李克強批示要把抗癌藥物價格加快降價,假疫苗問題亦隨著電影火紅,浮上水面,長生生物、國企武漢生物等多間疫苗公司被爆出質量有問題。問題疫苗風暴禍延全國,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罕有地作出批示,指疫苗事件「突破道德底線」。全國幾近每省都有問題疫苗相關事件曝光。

亞洲週刊獲悉疾控中心是問題疫苗的關鍵,既充當採購,又充當監管者的角色,出現「球員兼裁判」的現象,長生生物更花費高達四億四億元充當進行推廣服務費,打通關係,涉及鉅額貪污。體積龐大,問題企業亦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長生生物僅被罰款三百四十四萬人民幣,國企武漢生物的處分、罰款更沒有公開,反映監管制度不透明,沒有問責精神,但是要解決問題,必須要由國監委「一查到頂」。

國監委作為中共十九大後成立的最高監察機構,有足夠的權限查處跨系統的貪腐、瀆職問題,應當直擊最高保護傘。直到七月二十五日,黨媒風向似乎出現變化,由批判相關企業變成「和稀泥」,試圖為事件降溫、淡化。

最近,上海亦爆出疫苗版「我不是藥神」,輝瑞藥廠的七價肺炎球菌結合疫苗「沛兒」在二零一四年的註冊證沒有獲得續批,在中國停止供應,直到二零一七年三月才恢復,上海美華醫療的董事長美籍華人醫生郭橋因此在兩年間,到新加坡購入相關正版七千支疫苗,但卻在今年一月被判銷售假藥罪成,重判監禁七年。在中國賣問題疫苗逍遙法外,但賣真疫苗要身陷囹圄,令人反思制度缺失。事實上,中國假疫苗問題十多年來陸續不斷,反應監管制度崩壞,從未能根治藥品安全問題。

七月十五日,中國國家藥監局稱長春長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在狂犬病的生產過程中,被查出記錄造假,檢測出有廿五萬支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傷風混合疫苗)疫苗效力不合格。七月二十一日,前《南方都市報》記者獸爺(化名)撰寫的文章《疫苗之王》,揭露疫苗界巨頭長生生物三巨頭高俊芳、杜偉民、韓剛君的發家之路,三人皆自草根崛起,卻莫名其妙擁有巨額資本,收購、合併出這幾家疫苗企業,高俊芳全資擁有長生生物,韓剛君擁有江蘇延申,杜偉民則擁有深圳康泰。這三家公司皆是中國疫苗的巨頭,同樣曾出現過疫苗質量問題,《疫苗之王》旋即被刪,但野火燒不盡,文章火熱廣傳。自媒體打響了輿論追蹤報道的第一槍,爾後《新京報》、《南方周末》、澎湃新聞、第一財經等媒體亦加入調查報道的行列,黨媒新華社亦揚言要「讓違法者傾家蕩產」,《人民日報》在七月二十二日的評論亦稱「一查到底,方可紓解疫苗焦慮」,黨媒罕有地亦對負面新聞作出跟進,更反映這次假疫苗風暴之大,在中國媒體圈裏引起輿論海嘯。

中國疫苗之殤

中國疫苗問題由來已久,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二零一零年《中國經濟時報》記者王克勤就曾經寫過《山西疫苗亂象調查》,披露二零零七年山西疫苗的種種問題,包括疫苗懷疑引致兒童傷殘,疫苗企業與政府部門勾結,結果王克勤被解職,總編輯包月陽亦被調離職務,事件不了了之,當時,王克勤就預言,「山西疫苗案不了了之,山東及全國必出問題」,言猶在耳,二零一六年就出現「山東疫苗案」,包括河北省衛防製品供應中心的九家責任單位虛構疫苗銷售渠道,使十八省市都出現問題疫苗,由於疫苗在運輸過程出現問題,疫苗無效或過期,這批疫苗價值高達五億七千萬人民幣,而中國疫苗產業的產值總額在二零一六年只有一百五十五億人民幣,單次事件就包括了疫苗總銷售額的接近百分之三點七,還未包括疫苗造假、偷工減料的比例在內。

二零一六年的山東疫苗事件僅僅曝光了疫苗運輸過程,但並非曝光疫苗生產過程、紀錄處理的問題。直到七月十五日,疫苗問題隨著巨頭長生生物被發現疫苗紀錄造假,又再度浮上水面,前《中國經濟時報》總編輯包月陽對此就深感慨嘆:「有時候,時間能改變一切。有時候,時間甚麼也改變不了。」

除長生生物以外,國企武漢生物生產的四十萬支百白破疫苗亦被檢測出現問題,疫苗問題沒有倖免者,因為國家規定必須注射疫苗,才允許就學,所以資本家、中產、農民都沒有區別,京東集團創辦人劉強東甚至在微博裏控訴自己女兒亦曾打過長生生物的疫苗。

假疫苗受害者輕則是疫苗無效,有需要時無法發揮效用,重則被注射有毒疫苗,引起各種併發問題,有機會致殘。山東濟南的母親王世霞就對亞洲週刊說,在二零一五年七個月大的女兒注射了長生生物的百白破、乙肝疫苗,當天下午就發高燒三十九點七度,後來甚至感染關節炎、腦萎縮,要每隔兩個月就到北京去覆診。上海七十二歲的母親華秀珍亦提到現年三十多歲的女兒在二零一四年被白狗咬,後打了成都康華製造的狂犬病新疫苗,渾身就出了紅色皮疹,打了三針之後,腦部出現嚴重受損,甚至有腦部萎縮的問題。這些案例轉介到疾控中心作檢測,都是不受理收場,或聲稱沒有問題,反映中央政府必須有統一的安排,為這些疑似受害者作檢測。

利益鏈「大到不能倒」

《疫苗之王》曝光的「長生系」疫苗企業長生生物、江蘇延申以及深圳康泰三家的疫苗都曾經出現問題,但在這次事發之前,三家企業卻都依然繼續生產,未被勒令停產,追本溯源,這三個企業的本源都是國有的生物製劑研究所,屬於國家財產,但卻被三人分別以低於市價進行收購,而且三人皆是平民出身,如何能有數以千萬計的資本進行收購,找到銀行借貸、擔保,都是難以解答的問題,但能低價收購國有資產,必定涉及權力的關係,沒有負責官員的保駕護航,是不可能獲得這般優待。

長生生物是狂犬症疫苗龍頭,業務毛利率達到百分之九十一,為行業之冠,更是A股當中毛利率表現最好的企業之一,比貴州茅台還賺錢,去年生產三百五十萬份瘋狗症疫苗,最少佔全國百分之二十五,位居第二。深圳康泰生產乙肝疫苗的市場佔有率達到全國百分之五十,江蘇延申則是全國最大的流感疫苗供應商。三家企業均是行業巨頭,總值達百億人民幣,如此龐大的產業,背後的勢力盤根錯節。

因此,在輿論風暴之前,長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的生產紀錄造假,亦僅被罰款三百四十四萬人民幣便了事,顯然是不合比例的懲罰。直到百白破疫苗被測出問題,國家主席習近平作出批示,吉林省委才作出行動,把董事長高俊芳及五名高管拘捕。

至於新近出事的武漢生物則是國企,是國務院國資委主管的中國醫藥集團旗下企業,後台相當堅實,是「大到不能倒」的企業,被檢測出有四十萬支百白破疫苗不合格之後,僅被作出行政處分:「處以沒收違法所得、罰款」,但行政處罰決定書、罰款金額也沒有公開,被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疫苗企業亦與整個醫藥系統、監管部門的利益盤根錯節,涉及長春長生的司法裁定文書中,貪污賄賂案件多達二十例,十餘起通過提供回扣行賄,涉及狂犬病、乙肝、水痘等多種疫苗。除了研發及生產環節存在賄賂行為,疫苗銷售過程裡,打通關係的費用佔大宗。長春長生的職員、醫藥代理經銷商向地方醫院、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等相關部門行賄,從基層防疫站、打針護士到開藥單的人,層層受賄。而這次事件中關聯的狂犬病疫苗為每支七十二元,回扣額竟高達每支二十元。疫苗公司花費大量費用在此節打通關係,例如長生生物,銷售費用達五億八千萬人民幣,當中最奇怪的推廣服務費高達四點四億,而長生生物的淨利潤也僅有五億六千多萬,便可見過程中賄賂金額達到數以億計,形成龐大的關係網,盤根錯節,難以徹底清理。

缺位的監管體系

中國現有四十五家疫苗生產企業,有十八家公司出過疫苗問題事件,當中包括許多行業龍頭,這必然牽涉到監管系統的問題。當中最關鍵的是省級疾控中心,因為疫苗採購由省級疾控中心負責,國家食藥監局(現被合併到國家市場監管總局)、衛生局都不參與,疫苗上市流通,就由省級疾控中心統一招標,發往各地疾控中心。問題是,地方疾控中心負起疫苗採購的責任,當中收受巨大的回扣,同時又充當監管部門,檢測疫苗注射後病症,本身就具有利益衝突,違反法律上的迴避原則,出現既當球員,又當裁判的問題,結果還是「自己人查自己人」,使受害者無法申冤。

疫苗亦應由藥監部門嚴格把關,通過質量管理、設備物料、人員配備等多方面審核後,方可獲得GMP證書投入生產。而長春長生公司卻能夠隨意變更參數,編造生產記錄和產品檢驗記錄而安全過審。但是,二零一零年時的山西疫苗事件和二零一六年山東疫苗事件,以至今次的疫苗事件都暴露出藥監部門的嚴重缺位,使得藥物的生產紀錄造假、生產過程的問題無法得到充分處理。

長生生物的假疫苗事件在七月十五日曝光,七月二十一日由自媒體打響報道的第一槍,之後就掀起輿論風暴,但到了七月二十五日,輿論風向便驟然由黨媒引領而起微妙變化,《人民日報》主管、《環球時報》主辦的《生命時報》在七月二十五日訪問北京大學教授吳昊,指「生產紀錄造假(疫苗)產品造假不能劃等號」,又稱「國產疫苗性價比較高」,引起輿論嘩然;被視為親北京的觀察者網七月二十五日的報道則把焦點放了在名為張凱的律師公眾號發文,蹭到了輿論熱點而獲利豐厚方面,把輿論導向報道者的負面新聞;《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又在微博上說,「有少數人,千方百計推波助瀾,試圖瓦解政府努力處理事件產生的正面效果」;視頻網站梨視頻更徵集外國疫苗問題的素材,作「輿論對沖」。

這些輿論上的微妙變化是否反映政府的處理手法正靜靜地改變?曾在微博上展示兒子因打了疫苗而長膿瘡的浙江主播楊光,在二十三日發出道歉聲明,說自己「引起公眾不必要的恐慌」。而在亞洲週刊記者採訪的過程中,亦多次遇到本來在微信朋友圈上破口大罵,但卻不願接受採訪的受害者家屬,反映當局可能對有關家屬進行施壓,要求他們噤聲。

儘管如此,中國頻發的食品、藥品安全問題,最終必定會對中國的公信力構成嚴重打擊,尤其是高舉「中國製造二零二五」的時候,中國製造的疫苗卻問題百出、屢見造假,必定無法得到國內外消費者的信任。假疫苗問題,刺痛的不光是中國兒童的生命、家屬的心靈,更刺痛了中國權力機制,暴露了中國的制度性貪腐,必須開放輿論監督,把權力關進籠子裏,才可以杜絕十數年來不絕的食品、藥物安全問題,重建國民對中國製造、中國政府的信心。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