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疫苗龍頭企業涉造假 關連人物曝光

2018年6月12日,藥監局官方表態稱不必迷信進口疫苗,但一個多月後,疫苗企業作假醜聞再度引爆國產疫苗的信任危機。(藥監局官方發布製圖)
2018年6月12日,藥監局官方表態稱不必迷信進口疫苗,但一個多月後,疫苗企業作假醜聞再度引爆國產疫苗的信任危機。(藥監局官方發布製圖)

吉林長春市疫苗界龍頭企業「長生生物」的狂犬疫苗疑造假事件揭發後,該公司原大股東韓剛君和杜偉民所掌控的多間重點疫苗企業,官方證據顯示這些疫苗生產企業都疑有造假行為,而涉假疫苗「大佬」的真實背景和資金來源不明。官方對民眾的質疑保持沉默,並封殺揭疫苗黑幕的網上帖文。(黃小山 / 劉少風 報道)

長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疑造假問題被揭發一星期後,曾經是南方系的記者在網上披露,以長生老闆高俊芳、前股東韓剛君、杜偉民為主的疫苗「大佬」,佔據了中國疫苗生產的半壁江山。他們至今已經掌控中國最大的乙肝疫苗企業、最大的流感疫苗企業、第二大的水痘疫苗企業,以及第二和第四的狂犬疫苗企業。

除了長生生物之外,他們亦控制江蘇延申、深圳康泰、北京民海生物等。而有關企業都一度捲入疫苗品質或腐敗醜聞,但這些醜聞都未能阻止三人在疫苗領域的迅速擴張。據2017年胡潤財富榜顯示,杜偉民和高俊芳的身家,分別高達73億元和51億元。

根據吉林省藥監發布的處理通報顯示,長生生物在去年底的百白破疫苗品質醜聞曝光後,並沒在第一時間受到處罰,而是在今次懷疑造假之後,藥監部門才被迫披露處理結果。吉林藥監的結論指,在去年的品質問題揭發後,有多達252,600枝問題疫苗,除186枝庫存外,其餘全部售往山東。

隨著官方的管理部門可能捲入疫苗醜聞,中國官方周六(21日)開始對已形成刷屏的疫苗風波作出管控,爆出眾多內幕的《疫苗之王》被迅速查刪。

企業家、大午集團創辦人孫大午對本台稱,導致疫苗醜聞的根源大家都知道,但是無法說。他認為因為沒輿論的監督,導致一些看似合法的企業從事非法的勾當,並因為問題長期被掩蓋而使情況持續惡化。

孫大午說:這個是大家都知道是怎麼回事。我覺得最起碼的輿論監督應該放寬!很多問題都是得不到暴露,而且不能深挖深揭它的根源,所以都是一時掩蓋下去,它會愈來愈氾濫,所有的問題都是這個樣。在這個六證齊全的這種合法的外衣之下,幹著一些腐敗的勾當、一些害人的勾當。

中國紅十字醫療救助部原部長任瑞紅稱,他們原來也有朋友試圖投資生物製藥領域,但被藥監內部的人士警告,有關領域內幕很多,不要碰。她稱,在暴利和壟斷之下,外界無法看到真相。

任瑞紅說:整個中國的這個疫苗的這個現狀就是這樣。當年我們有一個老闆他想投資就是生物製藥這一塊的,因為我們跟藥監局還是有一些聯繫的嘛,我們當時也是找了很好的關係。裡面的人就告知我們說,你可以搞其他的,但是生物製藥這一塊不要碰。就是它內幕很多,不是甚麼人都可以做這個事。凡是這種醫藥暴利行業,你是看不到它的真實情況的。

儘管民眾對疫苗的憤怒再次爆發,但被捕的自由派人士羅富譽的妻子高燕認為,民眾除了在網上表示憤怒,但因為對官方的恐懼,導致現實中依然沒有甚麼行動。

高燕還透露,她的丈夫羅富譽和朋友在兩年多前,曾經想幫助當時的疫苗受害家長,但在警方恐嚇之後,這些家長很快退縮了。

本台記者多次致電長生生物,但該公司沒人接受聽電話;而吉林省藥監和國家食藥監局亦沒對本台作出回應。

官媒《人民日報》周日(22日)發表「一查到底,方可紓解疫苗焦慮」的評論文章,質疑長生生物的生產記錄造假具體情況,對疫苗功效有何影響及問題疫苗的流向,敦促各地衛生部門、疾控中心和食藥監部門迅速調查,及時發布訊息,安撫社會情緒,疏導公眾焦慮。這是應對圍繞疫苗出現的輿情時,最關鍵的一環。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