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新冷战——中国人民又被拉来垫背

《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内幕》杂志

 

【明镜书刊 】 : 在2018年7月6日的《中国研究院》第50次研讨会里,明镜集团执行总编陈小平和经济学者张艾枚、经济学家吕朴、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讲座教授谢田、自媒体主持人秦伟平、历史学家刘仲敬讨论了中美贸易战的走向。今天《明镜书刊》节目,我们请来明镜电视编辑刘欣女士,给大家详细介绍这场讨论。该节目文字稿收录在《内幕》杂志第79期。

法广:吕朴先生在国内,先听听他的看法,他对这场已经开打的中美贸易战有何感想?

 

刘欣:吕朴认为中美贸易战打起来会是两败俱伤。他说,中国领导人实际上有一个最后的底牌,就是中国国民的忍耐力。中国国民的忍耐力,可以讲要比美国国民的忍耐力要高得多。而且从现在来看,领导的态度有一点“不惜打成一片白地,坚决要打下去”。如果这么样打下去的话,很可能就把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这些成果毁於一旦,所以他对这一点是颇为担心。他呼吁,中国领导人千万不要选择走新冷战的道路。

 

法广:谢田教授怎么评价这场贸易战?

 

刘欣:在讨论中,谢田教授提供了一个数字。就是中国改革开放后一共从美国赚了6万亿美元。对于如何看待这个贸易战,他认为,美国对欧盟是剪羊毛这种性质的经济战,但是对中国,就是一种新冷战。他特別指出,川普实际上通过经济的手段,在全球范围内剷除邪恶的共产主义和恐怖主义。这实际上就是这个中美贸易战背后最根本的那个本质。

 

谢田教授指出,习近平现在处在一个关键点上,他可以解体中共,改变中国的政治结构、经济结构、贸易结构,来避免这个贸易争端,也可以继续顽抗下去。如果一路对抗下去,中国经济就完了。而且大家要警醒的是,中共很有可能拉着中国人民来作垫背,它会挟持中国人民,来跟它一起打这个仗。那中国老百姓是不愿意打这个仗的,但是中共可能会用它的权力,用它的能力,来拖中国人民下水。这是我们必须警醒注意的几个问题。

 

法广:秦伟平和刘仲敬怎么说呢?

 

刘欣:秦伟平认为如果这些年没有美国这个老大带着中国玩,中国不会有今天,就冲这个,不应该跟美国打贸易战,中国应该饮水思源,不应该忘恩负义。另外,他认为中美贸易战是中国和美国战略关系定位的一个根本性的改变。他提到了贸易战和美国《国家安全报告》之间的关联性,这次是对中共的一个全面的遏制。

 

秦伟平也有类似的担心:那就是中共为了自己的执政安全,可能是绑架14亿人的利益,然后跟美国对抗到底。那最后结果就是,短期可能看到美国有阵痛,全世界可能因为中国这次经济泡沫的破灭,然后也会爆发全球性的金融危机。这种阵痛带给全世界的损伤,然后几年之后就过去了,消亡了。但对于中国,对中国14亿人来说,对中国这个国家来说,这个民族来说,这个阵痛其实刚刚开始,可能未来20到30年都是属于一个长期且比较黑暗的时刻。这个代价,可能是非常非常大,已经不是说某一个个人需要承担责任。那整个这个代价,真的是难以想像的。

 

刘仲敬讲的东西比较多。他首先指出,美国人是罗马人的地位,但是他没有享受罗马人这个地位的这种待遇,因此他心中愤愤不平。贸易战只是说他发洩这种、表示这种不满的一个机会,因此贸易战,并不是仅仅针对中国的一个战,而是美国对这种不满的一种战,中国只是这个贸易体系中的一部分。而且他还提到,中国是在通过贸易这种关系,跟世界发生联系的唯一的一个渠道,在其他方面,中国跟世界仍然是敌对的。这是刘仲敬的关键意思。

 

法广:那张艾枚女士是怎么说的?

 

刘欣:张艾枚联系到《美国国家安全报告》,认为这次贸易战是中国和美国之间的一个全面竞争,因为在那个报告里头,中国和美国的全面竞争的关系,被川普进行了制度、意识形态、全方位的描述。第二个,她认为中美之间这种全面竞争关系是一种新冷战。这个新冷战和美国跟日本、美国跟苏联的这种冷战不同,她冠以新冷战。而且她指出,美国跟苏联并不是全面对峙,而跟当今的中国是一种全面的对峙。

 

她认为,习近平到底是硬还是软,他心里是没有数的。其实他现在才发现,公开地拋弃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在各方面咄咄逼人,张牙舞爪,在邻国和邻国打仗,然后又和美国打,对他来说,他準备好了吗?他可能认为自己并没有準备好,所以他心里是没数的。特別是对美中贸易,这种不停升级的,日益扩大的,他没有数。但是有一点,习近平是可以肯定的,一旦中国的经济发展到极糟的状况,他拿美国当替罪羊为自己开脱。

 

法广RFI 艾娃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