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能跟康熙皇帝相提并论吗?

  
习近平修宪数月之后,官方媒体看到反对声音日渐稀落,便开始主动、高调地展开造神运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旗下的“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近日刊载署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发展研究中心党委副书记崔承浩的文章「领导人长期执政对国家保持长期稳定发展的重要意义」,宣称「强大的领导人」必须有相当长的任期时间,才能保证其建立丰功伟业。

这篇马屁文章称:「适当延长领导人任期,有利于一张蓝图绘到底,有利于确保发展规划的长期性、政策执行的稳定性和干部队伍的纯洁性。」这篇文章更是直接为习近平涂脂抹粉,认为中国是“按形势发展延长任期”,「绝不是搞终身制」,修宪是「党心所向,民心所向,是对历史使命的勇敢担当,也是最大的实事求是」。

习近平不及康熙之万一

这篇文章最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直接用康熙皇帝“长期执政功绩卓著”的历史经验来为习近平修宪提供“前车之鉴”,比起袁世凯称帝之前犹抱琵琶半遮面地营造君主立宪适合中国国情的舆论来,可谓是摘去遮羞布、祼身来登场。文章的作者表面上共产党员,骨子里却以习近平的家奴自居。

那麽,习近平跟康熙皇帝之间真有可比性吗?美国历史学家罗威廉《中国最后的帝国:大清王朝》一书中指出,康熙皇帝普遍被认为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皇帝之一。康熙在十六岁时,就设计剪除了权臣鳌拜,由此拿回大权。那麽,习近平刚刚掌权就对前朝“政法沙皇”周永康痛下杀手,是否也是同样的戏码呢?

罗威廉指出,康熙更是相当成功的军事统帅,除了亲率大军平定三藩之乱、征服内亚,以及击败沙俄的侵略,与之签署一份平等的《尼布楚条约》。而喜欢炫燿武力的习近平从未领导过一场胜利的战争,对俄国的威权领袖普廷低眉顺首,授予普廷金光闪闪的“友谊勛章”,不仅不敢追讨被俄国侵占的百万平方公里领土,而且对受到俄国种族歧视政策迫害的侨民的悲惨处境不闻不问。

康熙拥有广博好学之心及缜密心思,热衷于听讲各思想学派(包括西方传教士)的演说与辩论。他公开演证科学与数学原理,而且喜欢炫燿自己掌握要领、熟记细节的程度。藉由耶稣会传教士,他涉猎西方药学和解剖学。康熙也赞助出版《全唐诗》和其他大部头文选,并主导修纂《康熙字典》,作为中国语文学的权威辞书。习近平的学养却无法望康熙之项背:与从小接受由第一流的学者主持的贵族教育的康熙截然相反,习近平的青年时代是无书可读、一片荒芜的毛泽东时代度过的。后来,习近平拥有了清华大学的虚假博士头衔,也喜欢每到一地就附庸风雅地“背书单”,却时常唸白字、出洋相,无法掩饰其半文盲的本质。

御用文人将习近平与康熙作对比,原因之一大概是康熙击败了占据台湾数十年的郑式集团,将台湾纳入到清帝国的版图之中。习近平对征服台湾同样是念兹在兹,甚至视之为其执政生涯中将要摘取的一枚最亮的明珠。然而,民主台湾与独裁中国早已渐行渐远,台湾年轻人走向“天然独”的趋势不可逆转,美国与台湾的关系也明显升温,内外环境都让习近平吞并台湾、统一天下的迷梦越来越渺茫。

习近平超越西方、称霸世界的野心,或许胜出康熙一筹。康熙的自我期许是打造亚洲第一帝国,他对中华“朝贡体系”之外的世界不感兴趣。一七一七年,康熙对旅外的清帝国子民可能参与颠覆活动疑心重重,下诏严令商人及其家人居留海外的时间不得超过三年,逾期不归者此后禁止归国。换言之,康熙并不希望其子民播迁全球。而习近平虽然号称不再“输出革命”,却将数千万海外华人都视为如假包换的“中国人”,乃至被他如臂使指地利用来颠覆他国政府的“第五纵队”。他下令扣押多名到中国旅行和探亲的、拥有他国公民身份的海外华人——他对“中国人”身份的认识,停留在靠肤色和人种来判断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帝国时代,远未有“进化”到“现代民族国家”的阶段。


什麽是「非常时期,非常之举,非常之功」?

更搞笑的是,这篇文章列举出若干具备「非常时期,非常之举,非常之功」特质的政治人物为习近平背书——如俄罗斯彼得大帝、俄罗斯总统普廷、美国前总统小罗斯福以及南韩前总统朴正熙等几名长期连任的领袖。文章强调,“在国家命运的重要转折关头,更能看出这些领导人长期执政的重要性和必要性”。然而,将这些人物仔细与习近平相对照,立即显得驴唇不对马嘴,表明文章作者知识贫乏、思想僵化到了何等地步,以及为了媚上而不惜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以俄罗斯彼得大帝而论,彼得大帝意识到俄罗斯非得走向西化和现代化不可,开啓了俄罗斯融入欧洲文明的重大改革。为了实现这一改革,年轻的彼得一世乔装打扮,到荷兰的造船厂当普通工人,以“偷师学艺”。然而,正如美国研究俄国问题的学者拉伊夫在《独裁下的嬗变与危机:俄罗斯帝国两百年的剖析》一书中说指出的那样,彼得一世的改革成果有限,“全面看来,国家有关服役贵族和知识精英的目标是达到了,但就平民而言,则直至十八世纪中叶为止,可说是彻底失败。”他更指出,俄国公民社会始终未曾产生出一套本身但包括价值、原则与实践经验的完整意识形态,借以引导它参加国家的政治生活和经济发展。公民社会在有机社会发展自主的整体结构之前就已经分崩离析。缺乏自治的代议组织,再加上独裁政治和知识分子都不能担起领导责任,这一切导致了俄国政治体制逐步瘫痪,出现真空,最后导致帝国统治的崩溃。直到今天的普京时代,俄国仍然在此“现代化的陷阱”中不能自拔。彼得大帝和普廷提供的不是卓越的榜样,而是失败的教训,习近平学习彼得大帝和普廷,最终必将走向穷途末路。

以二战前后四度连任美国总统的小罗斯福而论,其四次当选在美国宪政史上并非值得称道的例子。正是其四度当选并拥有过大的声望和权力,才让美国民众警醒出现独裁者的可能性,由此着手修订宪法,明确规定总统任期限制为两届八年,任何人不能违背此条款。其实,罗斯福的若干社会主义色彩强烈的“新政”政策,在当时已经受到民众的质疑和抵制,美国最高法院判决《国家工业康复法案》和《农业调整法案》等违宪。罗斯福攻击最高法院的“九个老家伙”对宪法的解释“只适合于骑马生臭虫的旧时代”。罗斯福企图跨越三权分立之界限,连其支持者都不敢苟同。而罗斯福在其第四个任期刚刚开始之际就骤然去世,由杜鲁门接任总统,那是二战尚未结束的时候。不过,美国虽然失去了罗斯福这位巨人,作为“新手”的杜鲁门继续领导美利坚作战,因为有良好的制度保障,并没有因最高领袖突然换人而对战局产生负面影响。因此,罗斯福的例子不能说明领导人无任期是好制度,反倒验证了对权力严加约束乃是民主政治之真谛。

作者最后例举的韩国独裁者朴正熙,在此更显得不伦不类。难道作者是诅咒习近平像朴正熙那样被情报部门首脑刺杀吗?朴正熙企图成为比古代的韩国国王还要专权的“终身总统”,虽然他推行自由经济政策带来韩国经济的腾飞,却因为对反对派和民主运动的残酷镇压,使得人民和统治阶层中的很多实权派人物都与之离心离德。本来是其政权忠心耿耿的捍卫者的情报部门,率先发难,朴正熙落得个死于非命的恐怖结局。这篇文章的作者是否在在使用曲笔告诉读者:昨天朴正熙的下场,就是明天习近平的终局?


民主选举是政治分赃吗?

这篇文章在结尾处公然批评「西方国家所谓的选举制、政党定期轮换,实质是一种政治分赃」,进而不点名的嘲讽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对内无暇顾及国家发展长期规画,对外「今日退群,明天毁约」,严重败坏国家声誉、扰乱国际秩序”。

文章作者认为民主选举是“坐地分赃”,那麽一党专制自然就是为“人民服务”了。此一见解,宛如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一辈子都没有跳出过深井,自然得出井底的世界比“小小的天空”更美丽的结论。

川普当选总统后,一改奥巴马时代软弱无力的对外政策,一切以美国价值和美国利益优先,像里根总统那样让美国重振雄风。美国的经济增长态势喜人,国防军事获得更多资源,美国的国家声誉也得以恢复。就连左派的《纽约时报》也不得不承认川普傲人的政绩以及一路升高的支持率。美国民众对民选领导人和政府的实际感受,跟中共御用文人的隔洋远眺如同冰火两重天。

扰乱国际秩序的,不是美国,而是中国。战后的国际秩序是美国缔造和主导的,美国岂会自己破坏自己的成果?正是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里,包藏祸心地加入联合国、世贸组织等美国创设的国际机构,却又苦心积虑地企图颠覆之。中共在南海无度扩张,对台湾武力恐吓,在香港镇压本土运动,以及用“一带一路”将“中国式病毒”散播全球,已成为让民主国家侧目的“害群之马”。根据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发布的报告,以中国为首的独裁政权正在使用“锐实力”影响其他国家的自由和社会,独裁政权想要控制信息并伤害民主,西方国家不可等闲视之。

仅以台湾而论,台湾的民主化成就让中国尴尬且羞辱。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向中国喊话说:「台湾不会是你的敌人,现在不是,以后也不是。你最大的敌人,是『真民主 』、『真自由』。台湾正是真民主,真自由的代名词而已。」而台湾现任总统蔡英文在“台湾民主基金会”成立十五周年的庆典上引用「自由的代价是恒久的警惕」之谚语,并指出:“现在尤其是如此,只有大家一起采取行动,才能确保民主能继续形塑未来的世界,历史的进程不总是确保民主的前进,不过在台湾,走回头路不是一个选择。”中共如何接招呢?

逆时代潮流的恰恰是中国。今天,中共的御用文人不再使用江泽民、胡锦涛时代的叙事策略: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中国民众素质尚待提升,民主只好缓行;反之,为了迎合习近平粗鲁蛮横的个性,他们也开始赤裸裸地否定民主,并宣布中国“永远不搞西方的那一套”,因为那一套“不是好东西”。

可是,执政之前的中国共产党,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中期却在党报上谴责国民党“一党独裁,遍地是灾”,并热情歌颂美国的民主制度。1945年8月日本战败投降,中共党魁毛泽东8月底即赴重庆和蒋介石谈判战后和平和建国问题。路透社记者甘贝尔向毛提出问题:中共对“自由民主的中国”的概念及界说为何?

毛回答说:“自由民主的中国”将是这样的一个国家,它的各级政府直至中央政府都由普遍、平等、无记名的选举所产生,并向选举它的人民负责。它将实现孙中山先生的三民主义,林肯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原则与罗斯福的四大自由(“言论和表达的自由”、“信仰上帝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它将保证国家的独立、团结、统一及与各民主强国的合作。(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第27、28页)

对照毛泽东及当时声称中共要“以美为师”的《新华日报》言论,崔承浩及其幕后老板习近平能不脸红心跳吗?他们恐怕连这点自知之明都没有。他们宛如笑话中的主人公:一位女士,看新闻说有个人在高速上逆向行驶,便电话给回家路上的老公,告诉他这个新闻。结果,老公说:“今天什么日子?所有人都在逆向行驶。”原来,这位先生正是高速路上逆向行驶的那个人,只不过,他自己并未察觉。

余杰,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