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家超之流正是損害香港的蟊賊

都說破壞香港獨特制度及自由開放生活方式的大有可能是香港土生土長的「精英」,這句話看來一點也不錯。

現任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是土生土長香港人,回歸前在皇家香港警隊服務,回歸後青雲再上成為特區警隊高層;到2012年脫離紀律部隊成為問責官員,去年更晉升為保安局局長。這樣在香港本土培養的政府官員理應非常了解自由、人權、法治原則對香港的重要性,理當知道盡力保護香港獨特價值與生活方式才能真正落實兩制。

用對付黑幫條例 打壓民族黨

可正是這個李家超,他居然想到使用久未運用及專門對付黑社會等犯罪組織的《社團條例》來打壓「香港民族黨」,宣佈可能按社團條例第八條宣佈「香港民族黨」為非法組織,迫令它停止運作,也令港人支持、參與民族黨的活動變成違法行為。李家超的圖謀顯然是:一方面為北京除去主張港獨的民族黨,一方面又不用北京或親中陣營出面,免卻北京背上破壞兩制之名。如此機關算盡大概可討得「習帝」龍顏大悅。

然而,《社團條例》這條老舊法例的存在及立法原是為了針對糾眾屢屢作奸犯科,殺人放火無所不為的黑社會及非法組織。這些非法組織通常有較長歷史,深入社區,又四處招攬走入歧途的年輕人變成他們犯罪團夥一分子,嚴重威脅社會秩序與安寧,政府自然不能不從嚴對付,以各種包括法律打擊及取締這些組織。

「香港民族黨」成立不過幾年,辦了幾場有關香港獨立的活動,召集人陳浩天則出席了一些研討會及公開活動,他們也有派成員到一些學校附近派傳單宣揚該黨的主張。不過,「香港民族黨」的活動從沒有違反本地法律,沒有對社會治安做成任何衝擊,沒有引發犯罪浪潮,沒有導致香港不同地區出現嚴重罪案。

簡而言之,他們的所作所為基本上是在行使市民按《基本法》享有的言論自由與權利,沒有使用任何暴力傷害他人,沒有違反任何刑事法例。李家超居然拿這個沒犯過任何刑事罪行的黨跟黑社會同樣對待,以同等嚴苛的法例懲治,這完全是在濫用權力,濫用法律,視旨在制約政府亂用權力的法治原則如無物!

拿法律為政治服務 以言入罪

此外,「香港民族黨」提倡的政綱雖然富有爭議性,也不被大多數市民支持,但他們並沒有提倡以暴力或非法的手段落實自己的主張,沒有使用任何強制或違法方式逼市民或政府接受他們的見解。像這樣沒有違反任何刑事法例的團體及團體負責人根本不應受到政府任何懲處追究,更不要說按嚴苛的法例全面取締,不能運作。可現在李家超之流單憑該黨的言論政綱,單憑京官們提出的甚麼國家主權、安全「紅線」就定該黨的罪,要把他們取締。這不但是拿法律為政治服務,更是以言入罪,並且違背了無罪推定的重要原則。還有甚麼比李家超的所作所為對香港的核心價值損害更大呢?

最可怖的是,李家超開了這個先例,用上了這個連北京當權者也未必知道的「辣招」後,往下來它肯定成為特區政府及北京當權者的有力武器,可以隨時整治看不過眼的人,看不順眼的團體。

今天是「香港民族黨」之後可能是支聯會、香港眾志、泛民主派政黨、獨立敢言的傳媒、評論人……總之,只要北京當權者示意某人某團體觸碰了國家主權紅線,特區政府如李家超之流就會立時「識做」跟進,使用各種惡法包括《社團條例》、《公安條例》懲處、取締,北京連親自動手都不需要,還可以振振有辭地說特區政府是依憲法、依法律辦事,體現了「法治」。

從「香港民族黨」案開始,中國式的「法治」正式搬到香港這片土地上,硬套在港人身上,而下手的正是李家超等受香港培育的「精英」,他們可真是敗壞香港,損害兩制的蟊賊。

盧峯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