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揭维稳黑幕 官黑勾结如此敛财

2018年5月28日,北京公安驱赶参与“访民团结日”的民众,数名访民被带走。(季新华独家提供)
2018年5月28日,北京公安驱赶参与“访民团结日”的民众,数名访民被带走。(季新华独家提供)

“维稳”,一直是共产党当局掌控社会的主要手段。而在中国国家信访局外,每天都聚集数以千计的各地访民。近日,有中国媒体人采访河南省某乡镇信访办主任,揭露了地方官员勾结黑社会,通过截访敛财的一些内幕。

在电视画面上,我们经常看到访民用尽积蓄,冒生命危险到北京上访,但最终都被执法人员抓捕。

一位曾经在官方媒体从事新闻报道的记者日前揭露,中国基层官员堵截上访人员的黑幕。文章披露,河南南部某县乡镇干部李崖(化名)是一位基层公务员,1996年入伍,2011年转业至乡镇工作至今,曾任信访办主任,综治办副主任。他在2004至2008年期间,参与当地政府的截访工作。

李崖在回忆截访生涯时称,每年去北京二十多次,尤其在五一长假、十一长假期间。一个人连夜不休地开辆大面包车到北京,如果顺利,进京当天把访民接回。遇到“搞不定”的访民就雇几个黑保安,把访民打上车。他还称,一些黑保安常在国家信访局外边那些小旅馆里转悠。小旅馆会将访民资料透露给保安公司,保安公司核实访民身分后,立即通知当地政府。一旦对方确定是当地访民,会向保安公司支付100元“信息费”,其后涨至300元。倘若保安公司将该访民送到地方政府,将获得一至数万元。

李崖披露,当地政府雇佣黑保安拦截访民实行“分拆收费”。如仅把访民打上车,一人收费两、三百元;送往目的地,至少收两千元。因此,在国家信访局门前,常常停着一些大面包车用来强行运送访民;也有黑保安自筹资金购车,协助驻京办人员抓访民。一些小旅馆通常被用作禁锢访民。

李崖称,访民的伙食很差,一棵白菜切了放点盐水,几十个人吃,米饭全是几毛钱一斤的旧米。一间房十几个人住,厕所门都是坏的。

如有访民到中南海门口或天安门广场请愿被警察抓捕后,政府将支付更多的钱把人接回。李崖说,内地上访高发区的乡镇,一年的维稳费用大概在一百二十万元左右;有的县估计花费近一亿元。

湖北襄樊南漳县访民王艳曾亲身经历被黑保安从北京带回家的过程。她本周二(7月17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我在北京中南海府右街派出所,驻京办请的黑保安把我截回去。湖北黑保安王一跟我说,(把我)押回去给他一万多元钱。不把我交到南漳县信访局工作人员手里,他这钱是拿不到的。他们拿到钱以后,才放我的”。

王艳说,黑保安王一还教她如何摆脱控制再去北京上访,他们可分摊维稳费:“黑保安说我能跑脱,他再把我带到北京,叫我再去中南海闯,又是她拉我回来,他想赚钱。结果我晚上没有跑掉。他说,我跑出来打电话给他,我跑到一个亲戚家里,他上我亲戚家找我”。

上访13年的王艳揭露,湖北襄阳驻京办工作人员与黑帮勾结,骗取政府维稳经费。她说:“驻京办工作人员和黑社会联合赚钱,驻京办的亲戚或朋友在北京买车,把人送回去一趟,包车是一万多元,再请几个打手,一次600元”。

“维权网”编辑李新德告诉记者,各地政府都有维稳经费:“在北京雇佣一些黑保安把他们接走,然后按名额收钱。因为有一个信访条例,在上面一个高压态势下,为了保持本地的稳定,所以他们专门有这笔经费。比如有重大活动,国际上的什么会议要在北京开,地方政府就开始准备对这些重点人物(监控),他们都有名单”。

今年人大会议上,中国财政部向全国人大提交的报告显示,今年政府公共安全支出预计接近2000亿元人民币,比去年增加5.5%。

有访民称,中国官员亲属设立保安公司在北京明码标价,经营关押遣返访民的生意。各地官员与保安公司勾结瓜分维稳经费,已经形成黑色产业链。

特约记者:乔龙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