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克爾:我從沒想過辭職

Sommerpressekonferenz Merkel (picture-alliance/dpa/W. Kumm)

政府內斗、內政部長威脅辭職、美國總統川普的謾罵—盡管「內外交困」,梅克爾總理在例行夏季記者會上卻依然顯得頗為淡定。

此刻,人們看到的該是一位彎腰弓背、舉步維艱進入柏林聯邦記者會大廳的人了吧?眼圈深深?筋疲力盡?大謬不然!來的是梅克爾,聯邦總理,身著豔紅正裝,精神矍鑠。如同往年一樣,這位政府首腦今夏也舉行記者會,回答駐首都記者提問,整整90分鐘。不過,今年不比往年,這一點,梅克爾自己也知道。

美國總統川普幾乎天天侮辱、斥責正在主席台上就座的這位女性;在梅克爾何其希望看到其團結一致的歐洲,內部爭議卻超過以往任何時候。在國內,圍繞庇護政策,來自巴伐利亞的基社盟幾乎導致政府破裂。所有這些,梅克爾自然都是首當其沖。但此刻,她卻讓人絲毫不察。被迎上講壇時,梅克爾方知,這已是她從政以來第23次成為記者會嘉賓。眉梢輕輕上揚,不過,只是一瞬:"好啊,有人數過。"-人們或許會把它叫做冷幽默。

社會福利政策、數字化進程、老年護理,等等等等;當然,還有難民政策

記者會就這麼開下去了。梅克爾先簡要概述了她眼下所認為的大事。她表示,涉及社會政策,必須在養老金和護理等領域,以及數字化方面,確定大政方針。她指出,政府將很快制定有關人工智慧的戰略。她提醒大家要看到,現屆政府嚴謹勤奮,在短短4個月內確定了兩個財政預算,德國繼續減少債務:"1990年時,我們還得將16.7%的預算用於還債,現在,只有5.5%。" 對了,還有:"在難民政策上,人們期待我們的是確保安全和加以疏導"。

隻字不提基社盟籍的內政部長澤霍費爾,他曾在庇護爭議中對梅克爾提出辭職威脅;隻字不提川普;不提俄羅斯總統普丁;也未提土耳其強人艾爾多安。然而,記者們則追問:川普不是稱歐洲和德國是敵人嗎?-"我注意到了,並努力通過說理,予以反駁。這當然也和我們的經濟強勢有些關係。"然而,川普不是不信守任何協議的嗎?梅克爾對這一點並不否認,但接著說了一句話:"我們長期來已習慣了的那個秩序框架受到重壓。"

從未萌生退意

國內爭議?基民盟和基社盟之間圍繞德國是否該在邊境就把已在其它歐盟成員國登記過的難民打发回去問題上的分歧和激烈口水戰?她領導的這第四屆政府在組建後數星期便幾乎破裂,她感受如何?梅克爾:"我想,我們(由此)助長了政治厭倦心理"。

她繼續說道:"(政治討論的)口氣常常非常粗魯。我個人將致力於反對語言的粗俗化"。還有:最終,大家還是達成了一致,這才是重要的。然而,這是不是來自基社盟的一種政變呢?梅克爾未直接表態,而只是說,"我認為,我們所爭議的是一個原則性問題。不過,我不願就此作更多說明" 。她是否想到過辭職?"沒有!"

俄羅斯實施混合戰手法

在這位總理发出抨擊之聲時,人們得仔細聆聽,以免漏過了什麼。她如何評價川普和普丁在赫爾辛基的會晤、俄羅斯是否操控了美國選戰?"對俄羅斯來說,混合戰術可算是一種固定的行動手段"。-這可不是猜測,而是一種確認。

梅克爾對普丁的想法就是這樣的。如果歐委會主席容克下周在華盛頓會談上不能在貿易爭端問題上獲進展,那麼,梅克爾說,歐盟就必須考慮採取"反制措施",不過,這是最壞的選項。

"我沒事兒!"

然而,她個人情況怎樣?過去的數星期給她的壓力有多大?多年來,記者們一直試圖多獲得一些有關這位現年64歲女性內心生活的訊息。所有這些爭議不會讓她心力憔悴嗎?"我不受影響,所出現的不過就是挑戰,對我們大家的挑戰。" 接下去:"我現在期待著度假,因為,那時我就可以睡個夠啦。"

不過,記者們還不甘心,末了還要再試一次:與澤霍費爾的沖突沒有傷害她嗎?沒有讓她有所改變嗎?-沒有哇,最終達成了妥協嘛。"妥協乃是好處最終大於壞處的那種建構。"然後,梅克爾還許諾,她無論如何都打算幹完任期:"因為,總體而言,這畢竟是一個有意思的和引人入勝的時代。"這又對了。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Jens Thurau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