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衰敗(三)︰地鐵工程糊塗帳——消失中的公眾責任



杜耀明

地鐵沙中綫多個地盤的工程醜聞不停爆發,既反映地鐵公司監管不力,也是眼前禮崩樂壞的香港,由政府到公共機構都管治失靈的又一明證。

今次沙中綫紅磡站月台發現工人剪短鋼筋,偽裝鋼筋已全部扭入螺絲帽,以掩飾工程失誤,整件事情莫名其妙、匪夷所思。可以說,若非傳媒連日踢爆,地鐵避無可避,也不會公布工程問題。因此,着眼點更應在於,事情由發現至今足足三年,何以一直未能糾正,地鐵甚至連剪短鋼筋的情況有多普遍,其對月台安全有何威脅,連客觀的評估也沒有?

其實一些龐大工程牽涉工種繁多而且工序複雜,偶有失誤在所難免,但問題看來不是偶發。早於三年前,紅磡站擴建地盤分判商中科興業高層人員便發現上千條鋼筋被剪短,其後又跟總承建商的地盤總管視察現場,再次目睹有人剪短鋼筋,亦有人把剪短的鋼筋扭入螺絲帽。到2015年底,地鐵終於知悉剪鋼筋的問題,但只要求總承建商處理問題。在隨後兩年,分判商發現情況沒有改善,依然有人剪短鋼筋,總承建商和地鐵公司則無更正計劃。直至傳媒踢爆工程問題,地鐵才公開情況,政府才下令調查。

政府和地鐵後知後覺,問題首先出在內部監測機制的失效。工程涉及專門的技術問題,但又不容有失,因此一般都設有多重的品質監察機制,盡早發現問題並且盡快補救。例如各分判公司對工程的品質管理是第一重,總承建商對分判商工作的檢驗是第二重,地鐵對總承建商的監督是第三層。三重監察下,再加上政府對地鐵的管制,足以杜絕嚴重的工程錯誤。

今次事件亦不例外。據報載,工程錯漏其實早已留意到,只是沒有對症下藥,更正鋼筋與螺絲帽至適合位置,反而用錯誤掩蓋錯誤,剪短鋼筋再扭入螺絲帽。究竟誰首先發現工程問題,誰決定用欺騙手法掩飾問題,當然必須追究,但奇怪的是,何以一個分判商巡視地盤時也隨處可見的工程問題,其他工程監督人員竟然懵然不知?當分判商向上方一再舉報,又何以問題持續出現,無法制止?

當地鐵終於知悉剪鋼筋的問題,何以認為問題不嚴重,因此不作獨立調查,也沒向政府滙報?地鐵只要求總承建商處理問題,當總承建商表示辦妥,地鐵何有詳細核實情況,還是得過且過、草草了事?若有覆核,何以問題至今不解?分判商繞過總承建商及地鐵,直接向政府投訴,雖然其後表示問題已解決,政府何以可以不聞不問,甚至不會因此提高警覺?究竟政府有何獨立機制監督地鐵工程,掌握工程進度和質素,而不是一切都倚靠地鐵的報告?

沒有的話,政府就跟市民一樣,都沒有渠道知悉內情,但果真如此,地鐵又怎會自找麻煩,主動申報出現問題?更何況,當問題揭露後,地鐵主席位置屹立不倒,高層人員不僅沒有免職,甚至連調查也沒有,他們不申報又何懼之有?同樣,假如地鐵無法探知具體情況,工程進度只信任承建商報告,承建商還會如實反映情況,而知情者又會隨便向地鐵舉報有問題的承建商嗎?

事件曝光後,地鐵依然對告密者深深不忿,卻沒有檢討自己錯在哪裡,也不提改革措施,確保日後的工程符合設計要求,並避免同樣錯誤再次發生。

再看建制陣營,他們看來擔心民主派借機發難攻擊政府,多於保障公眾生命安全,所以竟敢公然背逆民意,反對立法會正式調查此事,部份甚至胡言亂語,扯開話題,中傷指證的分判商與承建商有過節,或誣揑他因政治立場作祟,故作驚人之語。

成串的問題不外說明,今次地鐵工程醜聞,除了地鐵難辭其咎,使內部監測機制失靈,也反映地鐵成為獨立王國,政府即使是最大股東,亦無法有效監督其運作,而政府亦受惠於畸形政制,議會在建制派佔多數下,都會輕輕放下政府的過錯。由地鐵到政府,都受到欠缺問責的制度所庇護,在位者責任感逐漸消失,他們只要有足夠的無耻,捱得住公眾的責罵,依舊可以安然渡日,但如此下去,香港不衰敗才怪。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