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去全球化, 是去中國化,是去中國的全球化

 

川普〔或譯“特朗普”〕上台之後的美國,退群成了時尚: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退出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退出TPP;退出巴黎協定……。真是一言不合就退群。本來所謂全球化,就是美國主導的各種群支撐的全球化。美國連連退群,無疑是全球化的重挫。退群而外,美國更點燃了貿易戰的戰火,連連向加拿大、韓國、日本、歐盟也包括中國下了戰書,維持全球化的自由貿易的基石似乎搖搖欲墜。全球化似乎已經日暮途窮。去全球化的哀嘆一時甚囂塵上。

但是且慢。最近局勢又有翻轉,全球化的前景似乎沒有想像中的悲觀。

首先是川普一度宣佈不排除重返TPP;雖然因為日本等TPP成員國驕傲地回應說美國也不是想重返就可以重返的,必須遵守一定的條件才可以重返,川普隨後變臉,反對重返。但天知道陰晴不定的川普什麼時候會不會再來一次變臉呢?再說了,TPP進程並未因此中斷,而是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繼續強勢推進。固然沒了美國,但更沒了中國──TPP從一開始就排除了中國。如果說TPP是全球化的新的發動機,那麼TPP主導的新的全球化一開始就沒中國什麼事兒,屬於典型的去中國的全球化。

並非去全球化,而是去中國化,是去中國的新的全球化。這大趨勢,已經越來越清晰了。

上台即忙於退群的川普,在上個月的G7峰會上解釋過他的退群初衷。他認為過去的全球化是全世界包括歐盟佔美國便宜的不公平的全球化。為此他敦促各國降低對美國農產品的貿易壁壘。他更主張“零關稅”,呼籲七國集團成員取消所有關稅、非關稅壁壘和補貼。實際上,這可以理解為川普或者說美國所要的新的全球化。稍後,川普還就美國與歐盟即將爆發的汽車關稅大戰提出零關稅方案。

這遭到中國“分析人士”的嘲笑,認為這不可行。只不過,這些所謂“分析人士”很快就被打臉──7月5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宣佈,支持美國的零關稅方案。美歐汽車關稅大戰一夜間煙消雲散。

這就是美歐關係的真實寫照。不管他們怎麼吵吵鬧鬧,看起來怎麼劍拔弩張,實際上很容易緩和。從劍拔弩張到握手言和,往往分分鐘的事。

設想一下,如果美歐汽車關稅大戰的成果不斷擴大,從汽車貿易領域向其他貿易領域延伸,那麼,川普在G7峰會上提出的以取消所有關稅、非關稅壁壘和補貼為核心的新的全球化,不就逐漸實現了嗎?這才是真正建立在自由貿易基礎上的全球化,或者說,是全球化的鳳凰涅槃、浴火重生。

只是,這樣的全球化,跟TPP一樣,肯定也沒中國什麼事兒。

還是以美歐汽車關稅大戰為例吧。這場大戰未戰即和,已經令中國政府頗為惱火。半官方的《多維新聞網》當時的報導,標題就叫《美國挑起貿易戰,中國強硬反擊歐盟卻認輸了》,透露了中國政府的不快。正在歐洲訪問的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更是公開警告歐盟:“當前形勢下,中歐應共同維護多邊主義和基於規則的自由貿易體系。中國現在站在反對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的前沿,不希望背後有人打冷槍。”

“應共同維護”是中國政府對歐盟的期待,但這不過是一廂情願。歐盟並無興趣站到中國一邊。早在今年4月,中國駐歐盟使團團長張明就呼籲中歐聯手,但歐盟不領情,多次透露美國應該和中國打貿易戰,歐盟則要獨善其身。甚至不滿足獨善其身,有機會便不惜如王毅所說背後打冷槍。

如此,還能指望美歐主導的新的全球化一旦成型,這全球化會帶中國一起玩麼?

美歐無論就歷史血緣,文化習俗,還是就價值觀,還是就制度體系而言,都是近親。他們之間的衝突歸根結底是可管控的,他們之間的問題歸根結底是可解決的。試圖以所謂國際統一戰線今天聯歐制美明天聯美制歐,戰術上或可能,戰略上絕無可能。

一言以蔽之,全球化並非窮途末路,而將柳暗花明又一村。但又一村之後,全球化會不會有中國的位置,會不會帶中國玩,如果中國沒有根本的體制變革,那麼答案已經不言而喻。

這顯然是改開以來,40年未有之大變局。

是什麼深層次原因導致這一變局,為了文章不遭外星人劫持,就不展開分析了。這裡可以說的是,這變局其實也沒那麼可怕。沒有了TPP,沒有了美歐主導的新的全球化,中國也不會孤家寡人,中國畢竟崛起了不是?中國模式畢竟橫空出世了不是?中國畢竟向全世界輸出中國經驗中國方案了不是?所以,中國完全可以有中國自己的全球化,中國特色的全球化。TPP不帶咱玩,美歐不帶咱玩,咱可以跟俄國玩、跟伊朗玩,或者像40年前一樣,跟廣大第三世界國家玩。反正咱不缺錢,又有上合組織作平台,一帶一路作平台,正好以此引領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進程,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
 
正所謂,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歐耶。

笑蜀,笑蜀雜談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