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毛澤東的一九七一和習近平的二零一八



一九七一年見證了毛澤東政治生涯的最後一個轉折:從一個無法無天的獨裁者變成一個弱不經風的病人。就在那一年之前不久,毛澤東剛剛通過發動文化大革命的政治險招擊敗了自己的對手劉少奇,使自己達到了政治權力和個人聲望的頂峰。將毛從頂峰推下深谷的正是他在文化革命中親自選定的接班人林彪。林彪是毛澤東的政治盟友,他曾經幫助共產黨奪取全國政權,並且幫助毛澤東清除了以劉少奇為首的黨內反對力量。林彪與毛澤東的決裂和他在一九七一年九月的出走敲響了毛澤東發動的文化革命的喪鐘,也敲響了毛澤東的政治喪鐘。

習近平在二零一八年的政治處境與毛澤東在一九七一的處境十分相似。在去年剛剛召開的十九大上,習近平達到了他的政治權力頂峰,他排除阻力,快速攀爬上了黨中央的核心的寶座;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思想寫進了黨章;他還借助王岐山的幫助,清除了一大批潛在的政治反對者,並且公開放肆地在黨的政治局和中央委員會的所有重要崗位上安插了向他輸誠的政治投機者;他還縱容鼓勵了這幫無能的投機分子在全國範圍內掀起的對他的個人崇拜。所有這些,都使得他成為在權力集中程度上僅次於毛澤東的中國執政黨領導人。

但是,二零一八年似乎正在成為習近平從頂峰跌落的轉折年份。如果說對毛澤東的打擊來自於他自己的親密戰友,那麼對習近平致命的一擊卻來自中國以外的地方,那就是中國最強大的意識形態、地緣政治、經濟利益的競爭者美國。在許多中國人和習近平的黨內同志眼中,習近平追求個人虛榮的狂妄行徑引來了美國和西方的警惕和報復,他提前引發了的中美貿易戰和全面對抗正在將中國置於一個十分困難的境地,現在的中國,無論是知識精英、還是社會精英、抑或政治精英,都將中國的困境看作是習近平的個人困境,採取了袖手旁觀甚至樂觀其囧的立場。

毛澤東從一九七一年開始的政治跌落過程經歷了五年的時間,期間經歷了他與黨內政治官僚系統的妥協,以及新一輪的決裂,最終是他自己自然生命的消失完結了他的統治。而習近平則恐怕沒有毛澤東那麼幸運。這是因為習的政治根基遠不如毛澤東那麼深厚,也是因為習的政治眼光和手段遠不如毛澤東那麼老練。習近平是被共產黨的極權體制抱養成長的,這個體制的逆向淘汰是由這個制度的本質決定的。習近平在「潛底」過程中的無所作為是他能夠走上政治高位的原因,也是他最終不堪一擊的原因。正可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習近平唯一比毛澤東幸運的地方是,在目前的共產黨內,他的所有的潛在的政治對手也與他有著類似的成長經歷,因此他沒有強勁的政治對手。例如,團派的李克強也是被這個體制養大的,也是一個既缺乏歷史遠見也缺乏政治勇氣的領導人。習的對手不夠強勁,他的跟從者也是十分無能。面對美國的強大貿易、政治壓力,舉目四望,習近平根本找不到一個真正能為他分憂的政治盟友。如果說,對手的無能給了習近平苟延殘喘的機會,而手下的無能則會讓其在內外交困中束手無策,等待死亡。

雖然習近平從高位跌落到谷底的過程需要多長時間還無法確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的跌落速度一定比毛澤東更快,而且他一定會拉上信奉極權制度的中國執政黨為他的政治消亡作為陪葬。如果說,毛澤東身後的中國執政黨內的官僚集團還能夠通過改革和開放重振旗鼓,習近平之後的中國官僚集團已經不具備那樣的機會了。因為習近平領導下中國執政黨已經將自己最貪婪、最猙獰、最愚蠢的面目在中國民眾和全世界面前展露無遺,中國的進步力量不會再給他們另一次機會,世界上其他的進步力量也不會再給他們另一次機會。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