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敬寄李锐》

 

《敬寄李锐》是101岁的李锐老还活着,提前敬寄挽联、悼文的致敬活动,他女儿李南央把父亲的追悼追思活动,由离世后提前到生前,改自古盖棺定论之习,为生命犹在之议,不亦破旧规陈习之举,移风易俗之变吗?对着失去知觉死者的赞颂,远不如在他还能感知时听人们对自已的评价了。

中囯的礼崩乐坏,也表现在虚荣、虚悼与虚哀上,我们看到许多人,生时卑汚邪、假丑恶,死后却要争伟光正,及什么“伟大马克思主义者”头衔。这世道,虚伪与死要靣子不顾里子到何种可悲,李南央这提前追思父亲的丧礼改革,意义不凡呵!

当年,北京在康生与谢富治死后封谥的那些:伟大的马克主义者、伟大的马列理论家,而今安在?就是人们称康生为中国的捷尔任斯基的谀辞,不过4年,他俩就被真实的丑恶历史曝光,不仅开除党籍,骨灰也从八宝山开除出去。而捷尔任斯基的封赠,不是嗜血杀人恶魔的诅咒吗?

我理解:这敬寄李锐的创新,既是对当前造神的嘲讽,也是对死后争谥号的揶揄,人们向实事求是的回归,对虚荣、虚哀的宣战!

其实,多年前,杨宪益先生就著文,提倡追悼会开在人离世之前,最好、最妙,让被哀悼者还活着,坐在幕后,去听别人对自己哀思与评价的话,所谓盖棺定论,改为未盖棺便听到议论,该多么有趣!可惜,杨先生没做到,现在,由李南央为父亲做到了,这也是生死风习的改革,超前意识的超前吧?对自已一生缺乏自信的人,敢这么做吗?靠马屁吹捧来滿足虚荣的人,有此勇气与坦白吗?古人讲的“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读者看到李锐老的君子之风,而那些常窃窃于虚荣虚名者,只见把身后的骂名提前到生前矣!这向李锐老生前致敬,岂非醒世策人之有意义活动吗?

现在,李锐先生以101岁住北京医院,与死神搏斗胜利,睁开眼来,读到亲友、门生及各界各辈人士,在这本悼念文集《敬寄李锐》里对他公论,敬何如之?慰何如之?这件事,出在中囯权力闹个人崇拜的高潮时期,就更显意义与价值了。

联想到李南央从香港出版她父亲那本《李锐口述往事》,被海关截留不还,李锐是有82年党龄元老部级身份的非凡人物,也受此非礼非法侵凌,更别说普通平民了。李南央把官司打到北京中院,法院也受理了,却赖着拖着,数十次推迟不予审理,连法院也流氓化了,这才是十足的中共特色在篡改恶化传统的中国特色吧?而这种流氓特色,人们从维权律师王全璋等的709大逮捕,失踪千日仍不审,不是流氓病毒已渗透司法界的证明吗?

我读《敬寄李锐》后来吐心音,向百岁李老致敬,因我也是九死一生从苦难中活出的幸存者,且耄耋不死,体健脑健的后辈。过去读李锐獄中用紫药水写的诗集《龙胆紫集》和《庐山会议实录》便佩服那些诗,是一代知识份子的心灵史,那些史事,是真实党史的丰碑,给肆意编造伪史者,设置了障碍。使中国今日这“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的黑规潜律,受到扼制,邪恶化文笔丑恶化的知识份子,获得矫正,共党黑幕黑帮政治恶政,被真实揭露与控诉。李锐老是承先启后者,有李锐董狐笔在前,应启司马史于后哩!

李锐先生活着,就是真与善的化身。最近,他在病床吸着氧管接受记者采访,说他在中组部任青年干部局长,选接班人列入习近平,没想到竟是这种文化水平人物,自愧失察的懊悔话,令人感动:这话语,既见到李老至死不改讲真话的品格,也将个人崇拜捧上神坛的神,一语,就拉下推倒了呵!

可见,对于习近平规定的那些:不许妄议中央,不准说党的历史错误,这百岁老人,仍是安徒生童话里,说国王是光屁股那类小孩呵!说真话的,仍良心不改、良知不泯呵!哪是暴力能改得尽灭得尽吗?如李锐、何方这种国内党史活字典,再加海外龚楚、司马璐、张国焘等记下翔实的真史,而且下一辈的张戎、张朴、鲍朴与高伐林等已在承袭这记真史的史脉,那些欺世盗名只能一时,永难长久,岂非常识吗?你不准民众说真话揭真像,却难禁住美囯总统特朗普吧?他一断中国中兴企业的芯片,中国科技水平的真像,不是毕现吗?“厉害了,我的国!”岂不立即变为:虚假呵!你那国吗?假话假像骗民愚众,永是徒劳。李锐这将真话与真像坚持到底的百岁老人,才是这时代应大树特树的精神偶像,庸人、小人再如何伟大、圣化,仍是历史中小丑呵!

读《敬寄李锐》中的挽联与追思文章,如读今日文人最缺的人格示范,最少不屈精神脊梁的丰碑,永立历史潮头的偶像。请看《敬寄李锐》这本书里,著挽联颂辞者,尽是文化精英,思想先锋,在当今被马屁汚浊了政治空气的环境,一定清新人们耳目:

湘湖两位知识界清流文人的挽联,钟叔河先生撰写的:

生于岳云汨水之间,惟楚有才,立德立言俱不朽
死去大愿仁心仍在,兴华可望,民权民宪总得行
同乡晚生锺叔河敬挽

朱正先生两挽联为:

直笔一支写他真史文章不朽
教泽广被惠我偏多遗爱难忘

福寿全归阅尽荣枯世变
英灵不远行看宪政开张
受业朱正敬挽

较前两位先生更晚辈才退休的韩三洲,撰的三联录其一:

伴君如伴虎几经劫难始反思专制荼毒
人生已满百阅尽沧桑终选择宪政道路

更有人如此赞叹李老,称他集前贤优良品质:

中囯卢梭伏尓泰
当今海瑞梁启超

这些联文,秀才人情纸一张〔挽联一幅〕,比官场人情花圈一个,党八股悼辞一篇,更具文化与文明内涵吧!这些情真意切的挽联,岂非对共党虚情假意追悼会的批判吗?

此文集里,有原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回忆他钦慕老校友李锐,向李锐的老对头左王邓力群抵制的故事,并且举出李锐的一段见解,他记下李老对他说的:“左倾最本质的问题,就是假,也可说假是左派人物的最大特点。其实,他们并不懂马列主义,只不过是搬来几句马克思只言片语吓唬人而已,邓力群就是这样的人。”可是今天连像邓力群那么玩马克思只言片语的人也没有了,只见司马南这种左妖,一靣赌咒资本主义,却要寄生资本主义过他社会主义天堂日子,不是左妖吗?

遗憾左王邓力群已死,听不到延安时老伙计对他的深刻批评与盖棺定论了。

著名记者兼史学家杨继绳的万字长文,以“留得丹心豪气在,高擎铁笔写春秋”为题,又以古人一联:“文章草草传千古,士宦怱怱仅十年”开篇,称赞李老是成绩卓著历史学家,赞他八十自寿诗即写:“欲喚人间归正道,学操董笔度余年。”举出李老《庐山会议实录》《大跃进亲历记》《直言一一李锐六十年的忧与思》以及文集、日记十余著述。评论李老处庙堂之高,知高层内幕,贬江湖之远,远到北大荒劳役,更知民间疾苦,学识广博又勤于思考,加上跌宕起伏经历,观察事物有广度也有深度,常有过人之处。

杨継绳还从李锐对毛泽东研究最深,1992年就出版了《毛泽东的早年与晚年》《毛泽东晚年的悲剧》甚至批评毛是“马上得天下,马上治之”的暴力打天下,暴力治天下。李老还评论老毛这暴君,超越秦始皇、斯大林、希特勒。杨对李老研究大跃进及中国政治制度的著作,给予很高评价。

在集中读到原《瞭望》主编陈四益以套曲辞祝李老米寿写的:“八八岁看透尊和贱,人世间重在真知见,乌纱帽不值生死恋,笑他闹嚷嚷抢官迁,悲切切空啼怨,恶狠狠施诡变,蝇营狗苟生,筋软骨头靣。争似守丹心不移,愤吟龙胆诗,坦陈三峡电,著史藏针砭,继青春五四风,申民主科学愿。只为你浩然气坚,琥珀盞,夜光杯,为君寿,莫教浅。”用谐笔套曲的史笔,提炼李老一生于百字文里,别开生靣,另生轶趣。

还有丁东记锐老为301医院蒋彦永担保,说蒋医师去台湾探亲,保证会归来。而思想家、“中国潜规则”一辞首创者吴思在祝辞中总结李锐老:“德先生连绵百余年的道统,作为备用车存在的辛亥革命连绵百余年的法统,李锐就是这两种传统在当代体制内的代表人物之一。”以李锐先生不死祝之。这种深遽而宏博视野之评,对锐老的一生是一种挖掘与升华之论矣!

此敬寄之集,集几代几辈各界的回忆、追思与颂扬,不胜尽举,读罢,深感:在今日社会空气,被冲天马屁毒化、阿谀权力邪化、蝇营狗苟汚化,锐老这人物的风格、品格与人格,不啻是一股强劲的正气,抵制邪气恶风的清风,开人眼界、醒人心智、匡正世风之可贵标帜。

锐老一生,让我们看到12.9运动那批为民主、自由而“我以我血荐轩辕”的文化志士,尽管在毛的反智反文化运动受到挫折、淘汰与清洗,仍硕果仅存,李锐这根不断的民族脊梁,应使那些犬儒化、官僚化、货币化、太监化的知识人,羞愧得无地自容。

尽管这本纪念性文集,不能出版发行,今天,他们只发行吹梁家河又出了真龙天子的屁话,“厉害了!我的国”那些废话,这些文化垃圾必像毛语录成了纸浆那样,唯纪念李锐老所标榜的人格与风骨,将永远是中国后来人敬仰的丰碑与楷模。

曾伯炎,网友推荐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