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变数读秒以待:纪念刘晓波逝世一周年

 

转眼刘晓波先生离世已经一周年了。就在周年忌日到来的前三天,中共当局释放了他的太太刘霞女士,让她乘机前往德国柏林。当从网络上看到刘霞女士到自由世界那灿烂的笑容时,我真是悲喜交集。悲者,如此一个天真浪漫而心怀美好的女士,居然被一个统治集团弄得心情忧郁以致生而无趣,罹患抑郁症,进而想自杀,可见这个统治集团有多邪恶,现实有多严酷!喜者,从刘霞女士到自由世界那笑脸,可以判断她抑郁症已基本康复。由此看来,抑郁症的良药是制度,治好的速度是飞机的航程。一切的变化是那么迅驰惊人。

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先生临终遗愿之一是让刘霞出国,过自由人的生活。刘霞从法律意义而言是个没有任何违法而被剥夺任何公民权利的人,原本就该享有出国自由,然而仅仅因为她是刘晓波的太太,竟然就让这一简单的出国愿望煎熬一年才得现实,并且从各种信息来看,这绝非中共当局良心发现,而是在国际形势逼迫之下,中共当局做了笔人质交易。由此可见,在刘晓波先生离世一年后,中国时局没有任何改善,变的只是国际形势。

对于中国时局的绝望,其实从刘晓波先生最后坚决要求出国治病可以解读。刘晓波先生在2009年12月23日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庭审的陈词中,明言“我没有敌人”,从中可以听出他对中国时局的乐观,但历经八年牢狱罹患癌症后,尤其在听到自己爱妻与内弟遭遇后,他内心是如何悲愤,现在可能只有刘霞知道。

刘晓波先生的“我没有敌人”通过自己的死来向世界控诉着极权专制的罪恶。虽然至今中国民间对此观点存在不小争议,但此论直刺共产极权的阶级敌人论下的斗争哲学是显而易见的,并且是切中要害的。共产极权需要敌人来喂养,需要不断制造敌人并消灭敌人来延续,也即共产极权是依赖敌人存在而存在,敌人的消失就必将意味共产极权的消失。就此而言,“没有敌人”具有很高的哲学内涵与政治意义。

今天的人类社会,追求实现近代人类总结摸索出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尊严、平等、宪政等等普世价值就是主流,是人类回避不了的课题。中国几十年来以自己的特殊性来外在于人类主流,自别于人类普世价值,并且为了稳固自己奴役国民的特权千秋不变,而将普世价值视为天敌,不仅拒斥,而且意欲灭绝。这从马列阶级专政理论与共产几十年世界实践都可以看见。而中国近代以来的一切进步,都无不表现于对普世价值的推进上。刘晓波先生一生致力所在,也正是期望普世价值在中国落地生根。刘晓波先生参与发起的《零八宪章》运动,是普世价值的中国演进。

晓波先生的生前与身后的中国面临的课题仍然是如何在中国落实普世价值。没有敌人的晓波先生被敌人所害死的事实昭示着普世价值中国化的艰巨。那么今后如何完成晓波未竟的事业,就是一切纪念晓波活动时要回答的问题。

晓波先生对普世价值的坚守与没有敌人的胸怀,都是后人永记不忘的精神粮食,同时他用自己的献身来昭告世界共产极权的残酷与凶险,警醒着世人切莫对共产极权抱有任何幻想与侥幸。今日世界对共产极权的再度围剿,应有晓波血鉴的因素。而刘霞今日得以欧洲成行,亦是晓波血肉之躯铺就。可以说,晓波先生以自己的死来触发着世界格局的变动,进而通过世界之力来撬开中国极权的闸门,启动中国向普世文明转型的按钮。这一切将随着时间推移而日益显现出来。

今天中国的时局虽然依旧艰险,但是历史的变数事实已经悄悄来临。让我们读秒以待!

王德邦,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