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克时艰”和“艰时克共”

 

最近,有个新词“共克时艰”横空出世,引起世人关注,请教“姓党”的百度方知“这是新华社造的词语,意思是共同克服时下艰难,是一种当前比较流行的缩略式造词方式”。此词的问世缘于近期的中美贸易战,7月6日开始,美国向总值34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中国同日采取对等征税措施回应。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拟对来自中国的价值2000亿美元的产品加征10%的关税。这项清单列出6千多项产品类别,包括海鲜、水果、棉纱、羊毛、电视机、家具等。对此,中国商务部发言人11日回应称,“美方以加速升级的方式公布征税清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我们对此表示严正抗议。”,“中方对美方的行为感到震惊,为了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中国政府将一如既往,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制。”

同日中央广电总台在《大公网》上发表《共克时艰上下同心赴“国运之战”》的檄文,在声讨美帝“霸陵”暴行的同时,突然记起了十三亿的屁民,想起了被他们在寒冬中驱赶的无处安身的“低端人群”,祭起了爱国的民族大旗,“抗击美国贸易战,对中国而言,是事关国家核心利益、民族未来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的大事。为此,中国唯有不惜付出一定的可控代价,承受一定的边际损失。…抗击美国贸易战,对中国而言是一场‘国运之战’。中国人深知‘有国才有家’,因而愿意承受个人生活方面暂时的损失,共克时艰上下同心,维护经济持续发展和民族复兴的长远大局。这正是中国抗击美国贸易战的最强底气!”

不料被党媒“代表”而表态“愿意承受个人生活方面暂时的损失,共克时艰上下同心”的草民们却并不买账,纷纷吐槽、一片声讨和冷嘲热讽:

“我们的官媒更像神经病。一会儿历害了我的国,一会儿国运之战共克时艰。前倨后恭。什么时候这个国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平和淡定不卑不亢?”

“不是说好‘罚,绝不接受! 打,随时奉陪!’打呀,震惊什么?”

“不愿意! 请放开外汇管制让我跑路,谢谢!快跑,祖国来了!”

“怎么蔫了?怕什么呢,梁家河的大学问该派用场了。”

“内政外交屡屡失手,让手下善后或背锅,自身又开始梁家河伟人崇拜了!”

“看来美帝搬起的石头,不长眼地砸了咱家皇上的脚,痛乎哉不痛也!”

“闯了大祸连罪己诏都不用发日子比古代皇帝好过!”

“平日里丢弃韬光养晦,一味的显露筋骨,本来就是六两的肌肉,非得宣传力大无比;其次,义和团式的狂热,平日刀枪不入的架势,谁当许景澄劝告,就差杀头和滚蛋。”

“要想让人民真心与政府共克时艰,就请立即公开公布各级政府官员的财产及子女亲戚的就业情况,唯有如此中国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否则,只有呵呵了。”

“我们这些普通百姓暂时承受一下损失,主动放弃一些利益是可以没错。那么,权贵们和官僚们尤其是‘半羽’本人,他们愿意为了国家承受一部分个人损失,放弃一部分个人利益吗?”

“奉送那位让十三亿人民与统治者‘共克时艰’的作者一句话,国不顾民,民不理国。民之艰辛已有太多年了,那个时候你们高高在上,视民为草芥甚至为奴,什么房奴,车奴,社保奴等等,而当真正的危机临头了,看到那个外患甚至太强大你可能吃不住了,你们开始想到民了,是不是有点晚了”

按说在国家危难之时,民众理应和国家上下一心,同仇敌忾共赴国难,为了国家的整体利益牺牲一些个人利益也是“匹夫之责”,国家发布号召也并无不妥。关键是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国家,执政者是否合法,国家是否是为民的,以及统治者平日里是如何对待民众的。现实的中国就是一个由几大“红色家族”把持、瓜分的封建法西斯帝国,国家机器和司法成了他们随心所欲的玩物。他们以多于军费的成本将整个国家变成了一座警察国家,剥夺了民众的一切民主、自由和选举这个最基本的权利,他们可以随意主宰和决定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压制和扼杀一切不同的声音。他们利用窃取的权利,疯狂地盗取国家资产,搜刮民脂民膏,无官不贪,造成了严重的贫富不均和两极分化,“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悲剧一再重演。这样一个腐朽、黑暗的国家,有什么理由在国家危难时让民众冲在最前面,有什么权利来让民众为他们的失误和作孽造成的后果买单。民众的抵制、发泄和不满也是理所当然、无可厚非的。

笔者记起了近一个世纪前的另一场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天灾人祸。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毛的头脑发狂,为了“超英赶美”、跑步奔向共产主义,盲目、狂热追求高速度和高指标。“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于是乎举国上下大“放卫星”,全民大炼钢铁,虚报粮食产量(甚至有亩产万斤粮、十万斤红薯的报导),导致了“浮夸风”、“共产风”的盛行。并以此为据,“横征暴敛”,将农民的口粮全部掠走,在和平时期饿死了近四千万种粮的农民。其实从基层到中央,从党内到社会,不乏头脑冷静的有识之士。但经五七年的“反右”,三百多万社会精英被“引蛇出洞”惨遭镇压,“万马齐瘖”。罗织彭德怀冤案的“庐山会议”后,更无人再敢发声,无人敢于出面纠正、制止,以致任灾祸蔓延横行。正是这些“人祸”造成了空前绝后、震惊世界的灾难,实际上那几年基本上风调雨顺,根本不是什么“自然灾害”,更不是什么苏修逼债,完全是 “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这“三面红旗”的“政治灾害”,是毛和他的爪牙们一手制造的人祸。

面对空前的大饥荒,当局号召全国人民勒紧裤带和政府一起共度难关。天真、淳朴的百姓节衣缩食、终年不见一丝油、肉、蛋等副食,“瓜菜代”、大锅清汤、忍饥挨饿,即便不少人因长期缺乏蛋白、脂肪,营养严重不足而全身浮肿,肝病比比皆是,也不敢有一丝怨言,而且以能为国分忧而自豪。而号召要人民为国分忧的当局,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干部并没有和百姓共甘苦,仅部级以上者就被特供“每户每天肉一斤,每月鸡蛋6斤,白糖2斤,甲级烟两条。”,且这只是公开在纸面上的。无耻的御用文人们还言之凿凿地编撰了太祖几月不吃肉的神话,以示其与民同苦,这些弥天大谎欺骗了全国人民多年。据韶山纪念馆所编《毛泽东遗物事典》(红旗出版社1996年11月版)所载1961年4月26日毛的菜谱介绍,这是毛吃腻了式样万千的中式美味后,厨师们绞尽脑汁为他制订的西餐菜谱,为其“换换口味”。仅从此谱中的鱼虾部分来看就有数十种中外驰名的品种,当然,鸡鸭牛羊肉类部分也绝不会缺席的。

历史过了一甲子,当今低能高位的圣上又是大权独揽,独断乾坤,头脑狂热,夜郎自大,还不许“妄议”中央,妄议圣意,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终将中国又一次引到灾难的边缘。面对祸端,不知反思,没有悔过,却唱起什么“有国才有家”的高调,又骗着要屁民们“共克时艰”,“承受个人生活方面暂时的损失”。你们的那个国与普通民众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有家才有国,没有人民你们那个国什么也不是,千万不要再用你们那一套颠倒的歪理来欺骗民众。岂不知今日的百姓早已不是六十年前的顺民,今日的国情、世界情势也非六十年前可比,当局的谎话和骗术怎能再忽悠国人。

时下的中国可谓已是内忧外患。内忧为贫富悬殊继续扩大,官民矛盾不可调和,经济加速衰退,国民道德大辐滑坡。老百姓已被高房价、产业化的教育和天价医疗三座大山盘剥得民不聊生,几乎身无长物,没有人再会愿意勒紧裤带、牺牲个人利益去和那些耀武扬威、家藏亿万硬通货的皇亲国戚、贪官污吏们一起“共克时艰”。外患不断,他们频频误判国际形势、误判对手,不断出台的那些大外宣,哪些是蛊惑人心的宣传,哪些是基于理性的判断,他们自己都傻傻分不清,在这种情况下,不出现误判也就天理不容了。

穿衣帝自身文化水品和认知能力低下,作为最高领导人却缺乏驾驭全局的才能和政治智慧,缺乏应有的政治气度和开阔格局,缺乏领导人必不可少的政治敏感和预见性。好大喜功,作风霸道,疯狂揽权,迷恋个人崇拜,施政粗糙,滥用权力和财力,鲁莽冒失,不知进退,瞎指挥,胡作为。以“妄议中央”、“妄议中央的大政方针”的罪名,堵塞言路,终使自己成了孤家寡人。由于自身的局限性,大开历史的倒车,抱着毛的僵尸不放,以致国内文革的复辟、回潮愈演愈烈。其所依赖的“智库”又仅是清一色的从前幕僚旧友、潜邸的包衣奴才们,即所谓的“之江新军”。这些人混入中共高层后,摇唇鼓舌、阿谀逢迎、逢君之恶,投其所好,欺上瞒下、无耻吹捧,指鹿为马、助纣为虐,以谄媚固宠,常保爵禄。他们除夸夸其谈、夜郎自大外,并没有任何国际视野和治国的韬略和实际经验,还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于是统领十四亿人口大国的竟是一个傻班主,一群猪队友。

连一片芯片都搞不出,整个国家的高科技、现代化都建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科技基础上,还要整天口不离“大国崛起”、“厉害了我的国”、“中国已经全方位超越美国”,还在南海频频出手,惹是生非。抛出大撒币的“一带一路”计划,自以为得计,以为就此可以取代美国的老大地位而统领地球,世界即将被尽收囊中,其实不过是赔本赚吆喝罢了。在国际上与伊朗、朝鲜这些流氓国家眉来眼去,又想和北极熊结盟,共对美国。近日来又异想天开、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可以联欧抗美、联日抗美、联俄抗美,制约美国,还想当然地认为手有“美债”、“美国在华企业”两张王牌可吓尿美帝……步步臭棋,愚蠢至极,结果是四面树敌,无一真诚盟友。

其实美国人最多也只是对区区五千亿中国货加征关税,对于当前贸易战带来的这些经济损失和财政亏空,当局完全可以轻而易举地从那些靠盗取国有资产而富可敌国的红二代、暴发户身上筹措,完全可以从你们自己这些中央到地方,刮取民脂民膏的贪官污吏、窃国之贼身上去筹措。只要他们和你们都放点血,舍弃一些多得无处存放的不义之财,就足以解国家倒悬之危,何必舍近求远地从百姓身上去搜刮。再说“打土豪、分田地”本就是你们祖传的发家和打天下之法宝,祭出此宝来坐天下也定会所向无敌的。切记,不要把民众逼上绝路,虽然中国历来的统治者们都不太惧怕内忧,在他们看来,在他们强大的国家机器面前,“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罢了。虽布衣之怒难能“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但别忘了“水能载舟,亦可覆舟”。

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和捉襟见肘的困境,和任何一次灾难来临时一样,当局自然会先将灾祸转嫁到平民百姓身上,由百姓买单,从社会底层开刀。君不见当局已打坏主意,开始了向民众那点保命的养老金下手的试探,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关注和警惕。前不久一个打着“宜春市一老年大学学员”名号的匿名者,在该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官网建议,鼓励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该匿名者在这个建议中,大放厥词,奢谈什么“为了为国家减压,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应该加强引导,鼓励宜春市民主动申请放弃领取养老金,让我市市民要有大局意识,多为国家着想,不能只顾自己的利益而侵害国家利益,我们应该把更多的钱放在更需要的地方,比如中国红十字会,中华慈善总会,希望工程等等都需要钱。”

并威胁“2020年1月起,对仍旧不主动申请的个人采取直接划扣社保金的办法,列入黑名单,并移送公安机关依法严肃处理”,还打着法律的旗号,公然赤裸裸地挑战那个在权贵们眼里本来就已是“幌子”的法律,“现在养老金紧缺,大家不能只顾自己不顾国家,对于这种只顾自己利益的行为,却不为国家考虑的个人,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基本资格,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建议没收财产,直接驱逐出境。” 试问,中国人在自己的国土上被“驱逐出境”到何处?何必要羞羞答答,不如直言不讳“就地正法”更直率些。

他们已把罪恶的黑手伸向了养老金,已在虎视眈眈试图侵吞受法律保护的公民养老金。盗亦有道,这种卑鄙伎俩连明火执杖行抢的土匪都不如,土匪还有底线,不抢孤寡老人的棺材板钱。谁能相信这是一个什么“老年大学学员”无意中的胡言乱语,我们分明看到了“学员”身后包藏祸心的当局的马脚。奉劝那个有梁家河大学问的宽衣帝和他的喽啰们,切莫乱动歪心思,否则民众不仅不会与你们“共克时艰” ,当心他们被逼急了会“艰时克共”。

华夏文摘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