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時報鼓吹中國加快發展戰略核力量,網民嘲諷

中國在2015年9月3日閱兵式上展示的東風-5B洲際彈道導彈。
中國在2015年9月3日閱兵式上展示的東風-5B洲際彈道導彈。

丁力 葉林

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發表社評,說面對美國在南海、台海不時展現的咄咄逼人姿態,中國的核力量根本就“不夠用”,要加快發展戰略核力量。這種論調遭到不少推特用戶的嘲笑和諷刺。

環球時報7月20日這篇社評的標題是《特朗普敬重超級核大國俄羅斯的啟示》。文章批駁了中國戰略界流行的一種看法,那種觀點是:“核武器只要夠用就行了,持有太多核武器既要付出更大成本,還可能誘發外部的警覺,導致額外的戰略不確定性。這種觀點認為,中國沒有必要著力增加戰略核武器的件數,而應將重點放在核武器的現代化上,確保第二次核打擊能力的真實性。”社評的撰寫者認為,這種看法是對大國戰略核態勢的嚴重誤讀,應該促進國家形成外部勢力不敢對中國進行任何軍事恫嚇的強大威懾。

該社評最後一段有個平衡性的“但是”,表示“我們不認為中國應把加強核力量作為壓倒一切的工作,不惜犧牲其他重大發展利益。但是這項工作應當作為最重要的事項之一加以籌劃”,刻不容緩。

這篇社評下面發表出來的162個跟帖中有不少支持性評論。

但在言論自由的美國社交媒體推特上,有一片嘲諷之聲:“藥不能停”“這都什麼邏輯哭笑不得”“ 不作死就不會死。”“ 當年蘇聯也是核大國,結果最後玩崩潰了。”“ 如果這樣就好了呀! 軍備競賽。。。。立馬就垮了!”

中國核武庫與核戰略

在北京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活動中,軍車載著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駛過天安門(2015年9月3日)
在北京紀念抗日戰爭勝利70週年閱兵活動中,軍車載著東風-26中程彈道導彈駛過天安門(2015年9月3日)

中國不對外公佈自己擁有的核彈頭數量。瑞典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2018年6月發布的估算數據顯示,中國目前擁有大約280枚核彈頭,比2010年增加了40枚左右。中國近年來也在推進核武器運載系統的研發。

今年2月中國國防部發言人任國強對美國國防部發布的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回應稱,美方在“妄加揣測中國發展意圖,渲染中國核力量威脅”。他強調,中方“始終恪守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

任國強說,中國的核武器發展“始終採取極為克制的態度,始終把自身核力量維持在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

中國2015年發布的軍事戰略白皮書也說,中國堅持自衛防禦的核戰略,核力量始終維持在維護國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白皮書還說,中國始終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堅持自衛防禦的核戰略,無條件不對無核武器國家和地區使用或威脅使用核武器,不與任何國家進行核軍備競賽。

美國新聞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的資深記者戈茨(Bill Gertz)今年3月5日發表文章說,核武力量建設是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所宣布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隊現代化目標的核心部分,北京正在發展新型公路機動的戰略洲際彈道導彈、新型可搭載多個彈頭、通過發射井發射的洲際彈道導彈、還有最先進的通過潛艇發射的彈道導彈。戈茨表示,一架新型轟炸機也在發展計劃之中,北京將獲得三合一的戰略核力量。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委員會核安全事務研究員帕特里夏·金(Patricia M. Kim)2018年6月在美國國會眾議院的一次聽證會上說,中國歷史上一直保持著核彈頭數量較少的核武庫,著重於通過保持“二次打擊”能力(即核報復能力)震懾來自外部的核威脅。這一策略要求中國具備強大的偵察和雷達能力,以此達到預警的需求,並需要在外部來襲的核力量面前具備生存防護能力,以及具備能突破對手的導彈防禦系統、對敵方構成重大破壞的對抗襲擊能力。

中國“ 不首先使用核武器” 原則面臨挑戰

環球時報的上述社評下面的讀者評論中,有些人主張改變“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

帕特里夏·金今年6月也說,中國有戰略家建議北京將這一原則放寬,主張對某些“可以導致極度破壞和中國常規武器無法抵抗的大規模外部入侵的非核​​武器攻擊”使用核武器,甚至有人呼籲中國完全廢除這一政策,以震懾那些挑戰中國領土主張的國家。

但是反對者表示,廢除“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將讓中國更容易受到攻擊,也傷害中國的國際形象。

美國如何看待中國核武,中國如何看待美國核武

美國國防部2月2日發布的2018年《核態勢評估報告》將中國、俄羅斯和朝鮮視為主要核威脅。報告說,美國將維持可信的軍事能力,讓北京方面在衝突升級時權衡損失和收益時意識到,使用核武器將得不償失。

但這個報告也表示:“我方長期尋求與中國對話,提升我們對於各自核政策、規則和能力的了解;提升透明度並且幫助管控錯誤估計和錯誤理解的風險。”報告說,美方希望中方可以“分享這一利益”並開啟“富有意義的對話”。

鳥瞰華盛頓五角大樓
鳥瞰華盛頓五角大樓

美國新聞網站“華盛頓自由燈塔”的資深記者戈茨(Bill Gertz)寫道,中國多次拒絕與美方就這一問題進行對話,原因是,中方認為任何有關其戰略核武能力與非核武能力的討論都會對威懾能力造成損害。戈茨今年3月5日在《亞洲時報》網站上發文,稱中國在核武器戰略問題上缺乏透明度,是美中兩國在核武威脅問題上面臨的一個重要問題。他透露,美方官員曾要求中方在核武能力的問題上更加開放,但中方官員回應稱中國的核武力量屬於“敏感問題”,“現在對中國來說不是告訴別人我們有什麼的時候”。戈茨寫道,中方官員認為公佈核武庫的規模將會“消除其威懾價值”。

美國核安全事務專家帕特里夏·金強調,美國不應該過分擔心中國的核能力。她說,美國和俄羅斯擁有的核彈頭數量佔世界總量的90%,並且還在各自推進核武器系統的現代化;此外,中國的核武器運載能力遠低於美國,核武器結構目前主要集中在陸地和海上,而美國還具備戰略空投能力。

帕特里夏·金說,中國的核能力現代化軌跡深受美國核能力影響,北京十分警覺美國對中國核震懾能力底線和核報復能力構成的挑戰,因為北京認為,美國彈道導彈防禦體系和全球及時打擊能力的擴張威脅中國國防,中國將因此加大核武器系統的發展。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