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俄外交災難與中歐突破

美俄峰會成為外交災難。特朗普痛貶盟友,為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開脫罪名,引起美國輿論與共和黨內部激烈反彈,不得不為「失言」道歉。中國與歐盟峰會理性務實突破,形成強烈對比。


美國總統特朗普(左)與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

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坐到了英國前首相邱吉爾曾經坐過的扶手沙發上,但他卻在努力顛覆由邱吉爾、美國前總統羅斯福在抗擊納粹戰火中建立起來的美英關係,以及戰後形成的國際秩序。白宮總統發言人桑德斯發布的這張惹來英國網民憤怒的照片,很諷刺地證明特朗普及其團隊成員缺乏起碼的歷史感覺,更不用說主動承擔起歷史的職責。

特朗普的歐洲之行,包括北約峰會、首次訪英,以及壓軸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的美俄高峰會。令人驚訝的是,特朗普在與美國傳統的「敵人」會面時,不是藉著戰後美國主導建立的強大盟邦力量來震懾對方,而是完全相反,語不驚人誓不休地把盟邦踩在腳下,親者痛仇者快,在美國輿論與共和黨內部激烈反彈下,不得不為失言道歉,但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已提出警告,美國不要被「強人政治」所害。

特朗普似乎具有「強人政治」的崇拜情結,月前,他與朝鮮領袖金正恩舉行了歷史性的高峰會。跟他對西方六國領袖不假辭色的抨擊形成鮮明對照,特朗普對朝鮮獨裁者金正恩卻是「溫情脈脈、尊敬有加」。特朗普是在加拿大魁北克參加七國峰會後飛往新加坡,就在空軍一號上,他決定不參加七國峰會的聯合宣言簽字,同時對鄰居加拿大的總理杜魯多猛烈抨擊。

同樣,在這次特朗普與普京會晤之前,特朗普對北約盟國「討債逼債」,更對歐盟支柱德國進行了猛烈的攻擊(儘管特朗普的爺爺是德國人),說出了「德國是俄羅斯俘虜」的重話。到英國之前,特朗普就讓東道主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文翠珊)下不了台,在給梅下指導棋(直接起訴歐盟)不成後,就威脅她說,如果執意推動她的「軟脫歐」計劃,就讓美英自由貿易協定泡湯。

把支持美國前總統列根(特朗普號稱是列根的追隨者)打贏舊蘇聯帝國的歐洲盟友們羞辱一遍後,特朗普就飛往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覲見」俄羅斯政治強人普京「大帝」。在盟友面前傲慢無禮的特朗普,苦等近一小時才與姍姍來遲的普京握上手。特朗普非但沒有冒火,還與普京談了近兩個小時。在兩國首腦聯合記者會上,一貫貶低別人的特朗普竟然沒有對俄羅斯用過一個貶義詞,「謙卑至此」,美國前情報局頭子忍耐不住,索性把「叛國」的帽子帶到了特朗普頭上,共和黨參議員麥凱恩稱特普會是一個「悲劇性的錯誤」,共和黨參議員葛蘭姆直接指出,特朗普的表現向莫斯科發出了「軟弱」的信息。

其實,在特普會前三天,美國特別檢察官穆勒主導的「通俄門」調查突然有了進展,並起訴十二名被認為干涉了美國總統大選的俄國軍隊情報人員。本來,美國國內各方都期待特朗普當面譴責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行為,並強烈要求普京同意引渡那些人到美國接受大陪審團的司法審問。但特朗普非但沒有譴責俄羅斯,相反,他和普京還演了一齣「雙簧」,譴責美國情報部門和司法部門,用特朗普的話來說,「普京總統的否認非常有力」。對特朗普屁股坐在普京的板凳上非常不滿,《紐約時報》乾脆登出了《特朗普與普京VS美國》的專欄文章。

特朗普對北約盟友的怒目相向與對普京的低眉俯首形成了強烈對比。雖然沒有證據證明特朗普有把柄握在普京手裏,也可以理解特朗普不允許「通俄門」調查詆毀了他戰勝希拉里的「傑出選舉」,況且特朗普也從不隱瞞他對普京的欣賞,但特朗普討好普京,用兩小時會談「改變歷史上最糟糕的美俄關係」,還是有幾個原因可循。一是可能採用基辛格的「聯俄制華」策略,遏制中國崛起,主要是與莫斯科聯手抬升油價,給中國製造困難;二是營造美俄親善,證明「歐盟和北約無用」,為特朗普施壓盟友製造外部環境;三是在敘利亞問題上急需與俄羅斯和解,避免俄敘盟軍對美軍的正面打擊;四是鼓勵俄羅斯介入朝鮮半島和談,避免金正恩只聽命於中國。

特朗普遠北約歐盟而近莫斯科,已嚴重損害戰後因馬歇爾計劃而來的美歐關係,故而被定位成「外交災難」。與特朗普的單邊主義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中國正全面探尋與歐盟強化關係的途徑。在剛結束的中歐峰會上,習近平表明要與歐盟合作,成為「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近年中歐貿易擴大,中歐班列十年激增二百倍,東歐鐵路升級迫在眉睫。可以肯定,隨著特朗普針對全球的貿易戰擴大,中歐組成「經貿統一戰線」的可能性也愈大。得道多助,失道寡助,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正在摧毀多邊主義協作的國際機制,卻可能刺激中歐與日本等携手建設一個不依賴美國市場的新國際多邊架構,繼續推動全球化發展。屆時,一貫要贏的特朗普可能把美國帶入一個失敗的時代。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