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權力秩序面對巨變



特朗普對歐盟和北約發難,也為中國帶來奇特的戰略機遇。北京爭取聯歐對付美國,但須注意俄羅斯是否見利忘義聯美制華。北京應擴大合作,因為區域整合與全球化是北京核心利益所在。

美國總統特朗普及其團隊執意與中國打貿易戰,不單單是為了解決貿易不平衡的問題,而是要對中國崛起釜底抽薪,防止中國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領袖,這是全球矚目的「美中爭霸」。但特朗普為何對美國戰後最大的盟友│歐盟以及北約盟國全面開火,則令人困惑。就在特朗普即將啟程前往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參加七月十一日至十二日北約峰會之際,他對歐盟全面開火,稱美國無意跟歐盟一起對付中國,因為從貿易角度看「歐盟與中國一樣壞,只是規模小一些」,因為美中貿易逆差是三千億美元,美國歐盟的貿易逆差是一千一百億美元。

歐盟高管透露,特朗普在早前七國峰會上已明言,「歐盟是為佔美國便宜﹑攻擊我們的存錢罐建立」,而「北大西洋組織則與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一樣壞」。為此,他行前向北約盟國發出警告:「德國必須多花錢,西班牙和法國對美國不公平」,「美國的國防開支比北約各國防務開支加起來還要多」。

特朗普這番攻擊,促使美國駐愛沙尼亞大使梅爾維爾提出辭呈。更大問題是,國際社會普遍擔心,特朗普從國際組織和國際協定「退群」退上了癮,目前在考慮退出世界貿易組織時,是否也考慮退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並且徹底搞垮歐盟?如果這是白宮的「終極計劃」,那維持戰後七十年國際秩序和架構將要發生重大變化,世界將進入動盪的局面。

北約在一九四九年由美英法牽頭成立後,因著集體防衛的第五條款,有效遏制了蘇聯帝國的擴張,並讓美國打贏了冷戰。蘇聯解體後,華沙條約組織解散,北約迅速東擴,把舊蘇聯原有的東歐盟國收入版圖,迫使俄羅斯在經濟上淪為二流國家,鞏固了美國全球獨霸地位。如今,特朗普堅信無論是北約國家還是歐盟,都是乘坐美國的「免費車」,在貿易和防衛上佔美國便宜。因此,他在「美國優先」的原則下,要為美國「討回公道」﹑「討回欠債」。

歐盟和北約組織成員國十分緊張,在目前經濟不佳且與美國貿易戰烽煙四起的情況下,北約成員國根本無法回應特朗普的「最後通牒」,向華盛頓繳納數千億「保護費」,如此一來,北約峰會的結果就有可能重蹈六月份在加拿大召開的七國集團峰會覆轍:特朗普恐嚇和羞辱盟國領袖一番,最終也達不成任何共識,美國也不會在共同宣言上簽字。

北約的地區性防衛協作組織的功能將受到重大打擊。特朗普這次歐洲行不單參加北約峰會,之後他將順訪英國給脫歐的英國打氣,七月十六日於赫爾辛基同俄羅斯總統普京會面。如果特朗普與普京在高峰會上「惺惺相惜」,在國際議題上「互送秋波」,這讓北約盟國臉面何在?歐洲盟友的這種不安,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六月廿七日於莫斯科與普京敲定「特普會」後,就已經強烈的表達出來。

特朗普從大選到現在,都不隱瞞他對普京的好感,甚至在七國峰會對其他西方盟國領袖不假辭色時,卻呼籲要普京重新回來變成八國集團,這樣才有意思,這種表態已經表明特朗普不再在乎俄羅斯在烏克蘭的作為。北約盟國很清楚,普京一直要分化這個組織,如果特朗普執意與北約為難,甚至可能將美軍從德國撤出,卻與普京打得火熱,這對歐洲防務將帶來巨大挑戰,也是對全球秩序嚴峻挑戰。

特朗普對北約國家的「通牒」,目的還是要拿回巨額「保護費」,而未必真的要跟北約分手。但特朗普對歐盟的厭惡則是一貫的,他要搞垮歐盟,也是既定不變的目標。他在當選總統後首次接受歐洲媒體訪問時就公開表示,「英國脫歐是偉大的事情」。他挑起與歐盟的貿易戰時,卻在七國峰會上「引誘」法國總統馬克龍脫歐,許諾要跟法國簽訂對巴黎利多的雙邊貿易協定;他甚至把同樣的話題也拋給德國總理默克爾,要對歐盟「分而治之」(Divide & Rule)。德法兩國是歐盟的中流砥柱,德法之一脫歐,歐盟就會崩解。特朗普相信,搞垮全球化和區域整合,才是維護美國世界霸權和仲裁者地位的最好途徑。

特朗普對歐盟和北約組織發難,也為中國帶來奇特的戰略機遇。北京擔心的就是美國說服西方盟國一起來遏制中國,如今華盛頓與歐盟北約怒目相向,北京當可通過與歐盟的合作來共同對付美國,免得兩面受敵。不過,北京要防範的是,如果特朗普以搞垮歐盟、削弱北約來討好普京,達成「聯俄制華」的目的,那對北京未必是好消息。

北京須密切關注「特普會」,防範美俄在戰略上做出不利於中國的交換。對於歐盟,北京應該擴大合作途徑,因為歐盟代表的區域整合以及全球化方向,是北京的核心利益所在。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