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乱是政治问题

中国问题疫苗事件仍在不断发酵。图为一名医生为儿童注射疫苗。(AP)

王丹

7月15日爆发的长春长生公司生产假疫苗之事,在中国的网路上掀起被称为“疫苗之乱”的舆论风潮。这次事件随著当事人被捕,案件进入司法程序,也许会逐渐风平浪静,但是借用一句中共常常引用的马克思主义的话来说,事情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从假酒到毒奶粉,从毒胶囊到这次的毒疫苗,越来越多的国人想必会慢慢开始觉醒,认识到问题的本质:这表面看起来是食品安全问题,但是实际上是政治问题。为什麽这麽说呢?

首先,这裡明显有腐败因素。众所周知,疫苗招标和採购环节有广阔的“寻租空间”。2016年就曾经曝光的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中,就有多达64名国家公职人员因为受贿和吃回扣而被判刑。而这一次,长生公司案件中,也已经被揭露出其销售员从2010年起,就开始向地方医院以及疾病防疫部门负责人行贿。毫无疑问,在疫苗生产和销售领域,早就形成了资本和权力勾兑的机制,双方相互掩护,形成庞大的利润集团。这样的腐败链条能够长期运作,没有一党专政的政治体制作依託,是不可想像的。

其次,这裡还有司法体系的问题。8年前曾经曝光出来的“山西毒疫苗案”中,最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在广大的受害者群体中,只有少数家庭提起诉讼后获得法院的立案处理,而就是这少数诉讼案中,最终获得赔偿的也是屈指可数。更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处理结果是,有的受害人还被刑事拘留,律师被轰走,举报者受到恐吓。难怪这次事件的主角,长生公司的负责人曾经大言不惭地对受害者说:“我们每年收入好几个亿,还摆不平你们?!”中国的司法体系不仅不能独立运作,为民作主,反而成为为利益集团保驾护航的专政机构。这不是政治问题是什麽?

当然还有舆论监督的问题。对很多普通人来说,言论自由平时对他们没有什麽作用。但是一旦自己成为受害人,他们就会体验到缺乏言论自由的实质性后果。这次疫苗之乱与前几次影响力波及全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一样,离不开媒体记者和网民的报导与追踪。但是当局只要祭出全面删除相关评论的手段,舆论声浪就会下降;而这阵舆论风头过去之后,那些造假者自然会找到办法慢慢脱身而不为人所知。要想让类似事件不再发生,舆论监督必不可少。但是在当今习近平时代的政治高压之下,言论自由根本就被视为当局的眼中钉。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舆论监督变成了“事后监督”,这样的监督再怎麽严厉,受害人的损失也已经造成,根本就是于事无补。

从另一个角度说,从毒奶粉事件到疫苗之乱,等于证实了食品安全这样的关系到人民生命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法治层面和舆论层面的制度保证。这当然是身为中国人连公共安全问题都得不到保障的悲哀,但是如果我们也要发挥一些“正能量”来看待疫苗之乱的话,那麽也许这件事,可以看成是国人对中共当局的信任危机的进一步积累。

这些年来,中共在各种专制之乱的情况下还能维持一定的稳定,很大程度是是因为人民在无可奈何之下,多少还对当局给予一定的信任,这样的盲目信任是不能靠讲道理去打破的。而疫苗之乱这样的关乎到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实,让那些盲目信任者哑口无言。这样的信任危机,会在心理层面上加剧中共的统治危机。这也是我们说疫苗之乱是政治问题的另一个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