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美國步步進逼 中國須化被動為主動

中美貿易戰有升級之勢。華府公布加徵關稅新清單,擬對總值2000億美元中國貨品,加徵一成關稅,中方表示會採取必要反制措施。中美貿易戰關乎兩國國運,縱使不見硝煙,慘烈程度未必遜於流血戰爭,中方不能一味見招拆招被動應對。面對美方步步進逼,中方需要沉着應戰,不可頭腦發熱失分寸,亦不可抱着綏靖主義。中方不能對美方輕易「鳴金收兵」存有任何幻想,需要採取更主動戰略,適時提醒華府中方也有殺着,迫使對方知難而退。

借鑑毛澤東戰術

應付美方新攻勢

中美互相向對方340億美元貨品加徵關稅不過一周,美方已準備發動第二輪攻勢。華府最新關稅清單,除了針對「中國製造2025」的高新科技產品,還包括雪櫃、服裝等零售產品,措施最快9月生效。中方抨擊美方手段下流,連美國零售業也批評總統特朗普違背承諾,向零售貨品徵稅,變相懲罰美國家庭。

貿易戰爆發以來,美股整體走勢強勁,原因之一是不少投資者認為貿易戰「影響有限」,然而貿易戰真正影響尚未浮現,美企業績和經濟數據亮麗,某程度只是反映去年特朗普大幅減稅成效。近日美國聯儲局前主席格林斯潘便指出,開徵關稅表面是給商品出口國製造麻煩,其實是由己方國民埋單,皆因關稅措施如同向國民加稅,會打擊美國人購買力,抵消大幅減稅效用。

目前中美貿易戰令人最不安之處,是看不到有「和平之路」。美國誓要遏阻中國高科技發展,維護美國霸權,中國則把高科技產業升級視為富強之路。貿易戰結果關乎中美國運,雙方都不會輕易退讓,美方若未能取得「重大收穫」,等同向全世界承認失敗,全球霸主地位將重挫;對中方而言,向華府屈服,等同放棄「民族復興中國夢」,以後在美國面前再難抬頭,其他國家也會上門討好處。隨着貿易戰開打,中方很難一味靜觀其變。國共內戰期間,毛澤東提出「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強調不為對手動作所惑,主動出擊打擊敵人要害。現在中方難再寄望美方回心轉意,必須慎思如何打好這場貿易戰。

特朗普揚言可以輕易打贏貿易戰,一大理由是中國輸美產品總值超過5000億美元,是美國輸華產品總值3倍,一旦鬥徵關稅,美方籌碼更多。部分美國主流媒體也相信這一套,認為美國經濟形勢大好,貿易戰勝券在握,經此一役,美國在全球經濟優勢將擴大,其他貿易伙伴都要俯首稱臣,云云。然而一些分析師和學者卻質疑,這種看法太過樂觀。

首先國際貿易不能只計有形商品,還要看「無形資產」貿易。經濟全球化,一件商品的價值創造,往往分佈於多國,即所謂全球價值鏈,有些國家強於「生產」知識研發,有些強於生產製造。舉例說,美國一年專利費淨收入高達800億美元,中國卻是淨支出逾100億美元。有學者推算,若將無形資產貿易收入也計算在內,美國一年對外貿易逆差足足少了一半。美國發動貿易戰,沒有認真考慮對本國無形資產貿易影響,倘若將之計算在內,美方所受打擊可能遠比想像為高。

玉石俱焚重招難亂用

適時警告勿「相互毁滅」

此外,中方手上亦有反制辣招。美國最新徵稅清單針對中國高科技產品,偏偏未有涵蓋智能手機,正好突顯美方弱點。中國是蘋果手機生產基地,今年初蘋果總裁庫克訪華後,旋即到訪白宮與特朗普會面,外界相信庫克正是擔心貿易戰會打擊蘋果業務。美國貿易專家指出,中方面對美國加碼徵稅,可以向在華美企埋手,例如以技術理由,關閉蘋果iPhone生產線,又或增加在華美資車廠生產成本,中方必要時還有更辣招數,包括限制在華美資將利潤匯回美國,甚至拋售美債及讓人民幣貶值。

中方拋售美債,必令外匯儲備損失慘重;人民幣大幅下跌,則會導致資金外流,不利內地去槓桿和產業升級改革。雖然大行分析認為,中方不會隨便使用這些辣招,人行也表示會維持人民幣穩定,可時一旦貿易戰曠日持久,就連美方專家也不敢排除北京會採取貶值策略,甚或沽售美債,不惜壓低美債價格推高債息,跟美方「累鬥累」。當然,這些玉石俱焚重招不能輕率亂用,可是就如核武一樣,有時確要提醒對手,己方手上有殺手鐧,足以「保證相互毁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

貿易戰某程度是貨幣戰的延續。2008年金融海嘯後,西方發達國家陷入增長太少債務太多困局,於是透過印銀紙等手段讓貨幣貶值,從貿易伙伴身上「偷走」經濟增長,然而當各方都這樣做,貨幣戰不再管用,取而代之的,就是發動貿易戰「明搶」。上世紀1920年代,西方世界也曾爆發貨幣戰,並於30年代惡化為貿易戰,最後演變成「真刀真槍」的二次大戰。21世紀的貨幣戰始於2010年,到2018年發展成為貿易戰,往後國際形勢如何發展,令人憂心。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