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新政府與中國發展關係困難重重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市中心。 中資企業2015年曾先後兩次從傳出腐敗醜聞的馬來西亞政府投資基金—— “一馬投資”手中購置地產。 (2016年3月10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市中心。中資企業2015年曾先後兩次從傳出腐敗醜聞的馬來西亞政府投資基金—— “一馬投資”手中購置地產。(2016年3月10日,美國之音朱諾拍攝)

朱諾

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的特使、新政府元老理事會牽頭人達因(Daim Zainuddin)上星期訪問北京的主要目的是為計劃下月訪問中國的馬哈蒂爾總理打前站,並試探中方對於就在馬中資項目進行重新談判的態度。達因在北京與中國總理李克強和外長王毅舉行了會談。

新加坡《海峽時報》(The Straits Times)說,讓馬中關係重回正軌是馬哈蒂爾政府上台後的一個重要任務。今年5月,馬哈蒂爾出人意料地擊敗了與中國關係密切的前總理納吉布,再次出任馬來西亞總理。觀察人士一度紛紛猜測,馬中關係有可能發生重大轉變。然而,馬哈蒂爾執政後數次公開表示,“高度重視對華關係”,“支持一帶一路倡議的方針不變”,並希望盡快訪問中國。

不過,馬來西亞國內局勢的變化卻傳遞給外界另一種信息。馬來西亞逮捕了前總理納吉布,並就納吉布等官員涉嫌的貪腐案件進行了調查,發現馬來西亞國家的真實負債規模已經超過1.1萬億令吉(約2700億美元),達全國GDP的80 %。隨後,馬來西亞先後宣布暫停了4項中資項目,包括一條鐵路、三條天然氣和油氣管道,涉及中方資金220億美元。

馬來西亞政府對暫停上述中資項目的解釋措辭相當謹慎。一方面,馬來西亞政府稱,這些中資項目的合同以及貸款利率對於馬來西亞來說不夠公平,希望就此與中方談判,重新商議投資條款;另一方面,馬來西亞官員暗示,納吉布等人的貪腐案與中國公司和中資項目有些關聯。馬來西亞會議員潘儉偉(Tony Pua)暗示,被暫停的兩個中資天然氣管道項目涉嫌前政府的貪腐案件,並為馬來西亞前官員洗錢。

馬來西亞財政部長林冠英(Lim Guan Eng)上個月宣布,負責沙巴天然氣輸送管道項目的財政部旗下全資子公司“蘇里亞戰略能源資源”(Suria Strategic Energy Resources,簡稱SSER)已經向中國公司支付了88%的項目資金,但是該項工程只完成了13%,這樣的操作在外資項目中十分罕見。

潘儉偉上週在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S)採訪時表示:“整個項目看上去就像一場騙局,有明顯洗錢傾向。”他還說,“管道項目連建設都還沒開始動工,僅僅完成了前期調研工作”,馬方就支付了83億令吉(約20億美元)。馬來西亞財政部認為,這筆錢可能用於支付與“一馬發展有限公司”(1MDB)醜聞相關的債務。

《海峽時報》報導,馬哈蒂爾的特使達因上星期在北京與王毅會見前,馬來西亞反腐委員會突查了兩家位於吉隆坡的中國公司辦公室。知情人士透露,達因特使事先並不知情,中方在會面時提到了對“突查中國公司”事件表示關切,令達因十分尷尬。

馬來西亞反腐委員會沒有公告“突查”的理由,中馬兩國在達因與李克強會面後發布的新聞也只表示了“中馬關係繼續保持友好”,而沒有提及“突查”事件和中方的“關切”。

中國是馬來西亞第一大貿易夥伴,馬中關係能否保持穩定發展,對馬來西亞經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然而,馬來西亞國內對於中資企業涉嫌馬來西亞前政府官員腐敗案件的猜測,給馬哈蒂爾“重建馬中關係”的希望增加了很多困難。

《南華早報》資深記者、新加坡財經作家杜漢士(Toh Han Shih)撰文說:在今年7月2日於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法律合作論壇”上,來自中國和其他國家的350多名代表共同呼籲,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各國應該在聯合國反腐敗公約和其他國際公約的基礎上,共同加強反腐合作。

杜漢士表示:“如果馬來西亞的調查顯示,中國公司或高管參與了馬來西亞前政府的腐敗活動,中國領導人必須讓法律充分發揮作用。畢竟,在中國正在進行的反腐運動中,習近平也不會免除對中國腐敗高級官員的懲罰。”

對於馬來西亞反腐委員會“突查中國公司”,馬來西亞國內出現了種種猜測。一些人認為,達因在馬來西亞的政治對手對達因這個“馬哈蒂爾的左膀右臂”心懷不滿,故意在這個時候“搞事情”,使他在中國官員面前難堪。另一些人認為,馬來西亞國內一些不希望看到政府與中國重建熱絡關係的人用這一事件向中國施壓,以期在下一階段與中方重談投資條款時,迫使中方讓步。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