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不一樣了嗎?

劉粵瑛

我在特金會前進入朝鮮,觀察朝鮮內部對美朝互動過程的反應,同時發現被嚴厲制裁下的朝鮮,內部經濟狀況非常嚴峻,政府無法保障民眾基本生活;在更趨嚴格的思想監控與網絡管制下,朝鮮或改革但未必能開放。


平壤少女(圖:鳳凰衛視)


廣場上的學生(圖:鳳凰衛視)


平壤有軌電車(圖:鳳凰衛視)


在酒店大堂專心觀看朝鮮中央電視台報道美朝峰會的當地職員(圖:鳳凰衛視)


鳳凰衛視記者劉粵瑛在平壤

美朝峰會在新加坡登場,吸引了全世界的關注。此時的平壤,又是怎樣一番風景?新加坡的那些看似樂觀的氣氛,難道真的可以隨著大氣層,吹到數千公里外的北方?朝鮮,不一樣了嗎?

作為新聞記者,曾經有機會數次赴朝鮮採訪,而上次去已經是四年前。當時金正恩剛剛上台不久,一切都還沒有太大的變化,仍然堅持著金正日時代所走的先軍路線,而朝鮮導彈試射有成功也有失敗。可在之後的四年裏,半島局勢自朝鮮第六次核試驗後急劇惡化,到去年底更是戰爭一觸即發。在聯合國通過對朝鮮實施史上最嚴厲的制裁後,中國也開始嚴格執行有關的制裁措施。當時各界都在關注著,朝鮮在沒有了中國物資的支持下還能撐多久。

此次進朝鮮,正是特金會舉行前,在朝期間,觀察了朝鮮內部對美朝互動整個過程的反應,同時也深切體會到,被嚴厲制裁下,金正恩走出朝鮮登上國際舞台的這步棋,確實給朝鮮,帶來了喘息之機。

來過朝鮮的人都知道,外國人在朝不准使用朝鮮貨幣,只能在外國人指定的商店和酒店,使用美金、歐元及人民幣消費,即使如此,對比四年前,也可以發現,此時在朝鮮的消費足足上漲了三、四倍之多。

舉例而言,四年前,五六個人(在朝期間,記者除了要為自己付賬,還需要為朝鮮陪同及司機一起付賬)吃一頓普通的午餐,二百多元人民幣(約三十多美元)足夠,可這次,則需要六百元左右。

酒店的價格大幅上漲,在指定外國人住的高麗酒店,一晚的房價約為美金一百二十元,也就是人民幣七百多元。這只是單純的房價,不包括任何其他的費用。當記者需要一些A4大小的普通白紙時,則需要用一元人民幣一張的價格在酒店購買。看著酒店工作人員認真地一張一張地數著白紙時才發現,平壤紙貴,無虛言!

相比之下,四年前的平壤,雖然物質並不豐富,但中國商品不少,價錢也合適。如今的平壤,來自中國的貨品大幅減少,其他外國產品基本看不見,貨架上大多都是朝鮮自己生產的商品。雖然對於外國人來說,這些價格尚可承受,但一般朝鮮本地人則鮮有光顧。

在平壤街頭,記者看到流動食物檔裏,四隻熟雞蛋售價八千朝幣,以黑市人民幣換算,也就是八元左右。熟悉朝鮮內部情況的人都知道,朝鮮普通公務員一個月的工資也只有二千至五千朝幣,也就是說,他們一個月的收入只能買一、兩個熟雞蛋!很明顯,靠國家分配和供給,早已不能滿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需求。食物、藥物等生活必需品極為短缺,電力供應、石油等嚴重不足。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如何維持基本生活?雖然有一些消息指朝鮮已有限度地放鬆市場管制,允許民眾在一定條件下經營小商品買賣活動,但可以肯定的是,民眾的工資收入與市面上的物價明顯不成正比。

朝鮮總共兩千多萬人口,首都平壤的人口大約是二百多萬,這意味著擁有平壤戶口的人基本上都是朝鮮精英階層,平壤狀況尚且如此,整個朝鮮的情況應可想而知。

外匯緊缺 美元無法找換

在平壤,外國人使用美元消費,以往通常可以找回美元,例如消費六十美金,找回四十美金,應該不是太大問題。可目前美元的流通顯然出現問題,用美金結賬,多數情況下找回的是人民幣,這中間經換算後,損失得更多。還有一種情況,就是無法找零錢時,乾脆給一瓶水算是抵消,外匯緊缺的情況顯然易見。

同時,匯率多少也是很難讓人理解的狀況。按照朝鮮官方牌價,人民幣兌朝鮮幣,是一比十五,而黑市價則是一比一千一百,美金兌朝鮮幣則達到一比八千,差距之大讓人瞠目結舌。

雖然國際社會對朝鮮的制裁是始於二零零六年,但一直以來,相關的制裁措施並沒有從根本上對朝鮮社會起到太大的衝擊,朝鮮國內生產總值在二零一六年依然增長了百分之三點九左右,即二百八十五億美元,是十七年來最快的增長。

真正令到朝鮮經濟幾近無法運轉的是去年開始實施的制裁;朝中官方貿易的下降對平壤而言是一個重創。二零一七年中國從朝鮮的進口下降了三分之一;十二月份,來自朝鮮的進口同比下降了百分之八十二。事實上,自從去年七月份以來,中國對朝鮮的出口每個月都在下降,十月份之後的石油產品出口下降到近乎零。

與此同時,由於制裁,朝鮮對外的人工輸出和貿易也基本停頓,大量在海外工作的工人被遣回,外匯資金來源被中斷,朝鮮已基本絕於世界經濟之外。

朝鮮成國際舞台主角

眾所周知,當經濟狀況極為困難時,最容易出現社會不穩定的情況,這一點,朝鮮的當政者也十分清楚。要擺脫這一困境,必需讓國際社會解除制裁,即使不能完全解除,放鬆制裁也能讓難以為繼的朝鮮喘一口氣。一場美朝會談的國際大秀在新加坡上演,而此時的平壤卻看似異常平靜,因為這裏的人們最關心的是﹕制裁解除了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高麗酒店的大堂,當金正恩與美國總統特朗普會面的畫面通過朝鮮中央電視台播放時,幾乎所有的朝鮮工作人員都圍在電視前,觀看這一歷史時刻。沒有看到他們的臉上有什麼表情,沒有欣喜慶祝,沒有相互交談,人們只是靜靜地看著。事實上,特朗普過去從來沒有在朝鮮的圖片或新聞畫面中出現過,這一次,朝鮮人終於看到了特朗普的樣子。

有別於以往,這次金正恩還在新加坡時,朝鮮就開始幾乎同步報道美朝峰會,而不是等領導人回國後,再根據自己的標準和規則,播放領導人的畫面。朝鮮官方此次是高調、自信而全面地向人民展示著金正恩在國際舞台上的高大形象。

朝鮮人民怎麼看金正恩在國際舞台上的表現?在申請了數天後,當局終於安排了一些所謂的一般民眾,接受簡單的採訪。「這次朝美峰會,進一步推動了朝鮮半島及其周邊地區的和解與和平,符合穩定與繁榮的歷史潮流」,「敬愛的最高領導人同志進行精力充沛的對外活動,主導了朝鮮半島政局,從而開創了朝美新的局面」。

從這些被安排的採訪中是無法得出真實的答案。那真實的情況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第一,金正恩出國期間,朝鮮內部運作正常,沒有特別加強安保,沒有戒嚴,沒有異常的舉措。第二,朝鮮內部的經濟狀況非常嚴峻,雖然民眾表面上沒有展現出或是不敢表現出不滿,但基本的生活保障已無法依靠政府配給來滿足。貨幣貶值,貨品短缺,價格飆升,外匯不足,在此情況下,如何穩定民心,走出困局,已經不是用發展核武器的自豪感能夠做到的了。

朝鮮會走向改革開放嗎?

這個問題可能是目前最多人關注的,各種的揣測和理論分析都有,樂觀的說法,朝鮮會逐漸開始與國際接軌,金正恩有可能成為朝鮮的鄧小平,因為金正恩跟他的祖父、父親都不同,他接受的是西方教育,他敢坐飛機,同時在國際舞台上也表現出自信的一面。不過,悲觀的看法則認為,只要朝鮮維持的是現有的金氏政體,朝鮮就無法真正走向改革開放。改革也許有可能,開放,則未必。

在此,我們可以分享一些在朝鮮內部的觀察,至於結論,則由讀者自行判斷。

首先,朝鮮對外來者、外來思想的監控沒有任何放鬆。

作為朝鮮官方邀請的媒體,鳳凰衛視的採訪組此次正是在美朝峰會舉行前期進入朝鮮平壤。此時已經舉行了板門店的朝韓領導人峰會,金正恩兩次訪華,整體半島局勢大為緩和。

但是在平壤機場海關通關時,行李檢查過一下x光機就可,但每一位帶了手機和電腦的人都要單獨到另一個區域,將所有手機和電腦打開並解鎖,讓安檢人員仔細查看裏面的東西。任何有違朝鮮意識的圖片、影片,書本等,都會被禁止進入朝鮮。

進入朝鮮後,所有的外國人(除常駐機構人員外)都必須住在指定的酒店、由指定的人員陪同、在指定的範圍內活動、跟指定的人接觸、用指定的外幣、在指定的商店消費等等。而對外國人的監控可以說是全天候無死角。從這一角度來看,朝鮮,還是以前的那個朝鮮。

其次,網絡管制更為嚴格。

朝鮮一直以來都是內外兩條網絡並行,國內的民眾使用內聯網,而外國人可以花費很高的價錢,使用海外網絡。記者以前去朝鮮時,雖然外聯網價錢不菲,但接通後基本上是可以訪問任何網站,不會受到限制,但是這次不知是因為時機太敏感,還是朝鮮政策有變,幾乎所有中國、韓國及日本網站都無法打開,只有一些英文網站未受影響,得到資訊的來源大大受限。

朝鮮真會開放嗎?金正恩曾在二零一零年的黨內會議上鄭重表示:「國民經濟要在三年內恢復到上世紀六十年代到七十年代的水準,讓朝鮮人民達到吃米飯、喝肉湯、住瓦房、穿綢緞的生活水準。」如今,時間已過去了八年。■

(劉粵瑛是鳳凰衛視資訊台助理台長、採編部總監。)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