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億千億,輸與官家事夷狄



上月,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宣佈,委員會決議尊習近平外交思想為圭臬。而習近平的外交思想,最近幾個月更發揮得淋漓盡致。

五月初,中共與多明尼加建交,賄以三十一億美元,酬謝多明尼加與台灣決絕;六月,上海合作組織會於青島,習近平許諾設立專項貸款三百億元人民幣,作其他七個成員國的及時雨;七月,北京人民大會堂中阿合作論壇上,他又宣佈設立專項貸款二百億美元,協助阿拉伯國家,順便又許以十億元人民幣供「維護社會穩定」建設,並再給巴勒斯坦一億元人民幣無償援助。

而習近平意猶未足,遠赴非洲送錢財,小如送盧旺達一億二千多萬美元,供修築公路;多如送南非一百四十七億美元,供促進百業,其間南亞島國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突然興奮宣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贈我國二十億元人民幣,而且任我調度。」習近平做了外國的開庫觀音。

宋朝王安石有一首《河北民》:「河北民,生近二邊(接連契丹、西夏兩國的邊境)長苦辛。家家養子學耕織,輸與官家事夷狄……」當時宋朝難敵契丹、西夏,唯有求和,許契丹每年「銀十萬両,絹二十萬匹」,又許西夏每年「銀、綺、絹、茶二十五萬五千」;王安石有感,為百姓作不平鳴。不過,宋君臣其實絕不甘心「事夷狄」。有一年,西夏國主李德明上表,請宋室贈粟一百萬斛。真宗與朝臣商議,或主張「降詔責之」,宰相王旦卻要教李德明知愧,請真宗下詔說:「具粟百萬於京師,其遣眾來取。」李德明奉詔,大慚,不敢復請(《宋史紀事本末》卷十四、二十一、三十)。統治者不是喪心,怎會用國民膏血有如泥沙。

中共外交部長王毅談到給巴勒斯坦之援助,說「不能教巴勒斯坦人民失去希望」;外交部發言人耿爽談到贈斯里蘭卡之巨款,說是要「造福斯里蘭卡人民」。習近平既然要做天下救主,中國十三億賤民說不得就要犧牲小我。

所以,七月十七日,江蘇徐州傳來一則小新聞:一個孕婦囊篋蕭條,不能入醫院待產,兩天沒飯吃,還被迷信房東趕到戶外分娩。月前,廣東高州也傳來一則小新聞:男嬰朱偉豪患腦積水兼腦瘤,父母負擔不起手術費,只能看着孩子日日病痛煎熬,在家等待死亡。同時,安徽六安市幾十名教師,過去一年不獲支付薪水,向市政府請願,卻被公安飽以老拳,鎖以手銬,說他們「不聽從勸導,嚴重擾亂公共秩序」。中國萬萬千千這樣的小新聞,編織起來,就是習近平的偉大外交思想。

王安石有幸不生於今日,否則寫《河北民》就可判處十年監禁。二零一六年,吉林延吉市少年權平身穿「習特勒大撒幣」T恤上班,於是罪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被公安抓去,至今杳無消息。習近平說:「外交大權,黨中央要牢牢掌握。」

古德明 專欄作家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