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殺港獨 替習近平分擔壓力

特區政府突然再炒作港獨話題,首次引用《社團條例》第8條,禁止民族黨運作。由於政府打正反港獨旗號,民主派各大政黨不敢公然抗爭,更沒有人支持民族黨,只能表達對《基本法》23條分拆立法、實施的擔憂,這正正顯示特府打港獨牌的妙用,既可以讓民主派噤聲,又可以替身陷政經亂局中的習近平分擔壓力。

特府禁止民族黨運作的動機、時機同樣可疑。《社團條例》第8條的要點在於,只要社團事務主任「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就可以建議保安局局長禁止該社團運作。李家超未能解釋為何引用《社團條例》禁止未成功註冊為社團的民族黨,也未能解釋民族黨如何違反國家安全。這正正反映《社團條例》第8條成為特府實施政治打壓的又一方便工具,一如選舉事務主任因相信參選人不是真心真誠擁護《基本法》就可以DQ其參選。

由此可見,特府以《社團條例》禁止民族黨運作,把原本對付黑社會的法例用於執行《基本法》23條,首度以「國家安全」的名義封殺香港政團,打破了香港刑事條例中有關行動與言論的分界,等同於把23條分拆上市,開了侵害結社自由、言論自由的又一先例,也違背了《基本法》27條的規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集會、遊行、示威的自由,組織和參加工會、罷工的權利和自由。」港人結社、言論的空間再次被收窄,被中共視為眼中釘之一的眾志恐怕更難逃被封殺厄運。

另一方面,民族黨自成立之初就受到中共、港共敵視,特府為甚麼選擇此時封殺?民族黨在2016年3月成立,其後中共喉舌《人民日報》海外版就刊文批評港府姑息港獨言行、沒有對港獨分子組黨進行刑事調查。結果,時任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當日就宣佈,執法機關正循《公司條例》、《社團條例》及《刑事罪行條例》及其他刑事法例,四方面調查港獨違法問題,但特府始終未能找到民族黨觸犯了哪一條香港刑事法例。

對港對台 剛柔並濟

如今,社會大眾和輿論多認為港獨是稻草人,也不支持港獨,但聲稱要修補社會撕裂的林鄭月娥政府,本應平息港獨爭議,竟然主動跳出來挑起港獨話題,不惜讓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問題再成輿論關注的焦點,時機上顯然受中國政經大氣候影響。一如近兩日暴雨成災的自然環境,北京的政治、經濟正因中美貿易戰的升級而陷入狂風暴雨中,習近平面對的黨內外壓力驟增,習帝的權威正經歷他主政近六年來最大的挑戰。

領導人要轉移輿論視線、轉嫁壓力,甚至轉卸責任,最簡單的方法莫過於營造戰勝外敵的形象,把鞏固個人地位等同於戰勝敵對勢力的需要。梁振英從在施政報告炮轟港大《學苑》和港獨,到口口聲聲指佔中有外部勢力介入,就是這樣炒作的。只不過,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梁振英終究未能如願連任特首。

中美貿易戰,並非習近平可以主導,但在香港、台灣事務上,他就可以一顯身手,因此召見連戰宣示對台新政策,因此封殺民族黨打港獨,剛柔並濟,以顯示他的權威、能力,對外爭取民意支持,對內安撫習派軍心,以減輕來自其他權貴集團的壓力。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