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清算

美國6日起對34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徵關稅,中國也以牙還牙,針對同等數量美國輸中國產品加徵關稅。兩個最大經濟體貿易戰開打並升溫。美國已將中國定位為戰略競爭對手,中國也不願在「國家資本主義」之路上退縮,彼此矛盾難以調和,預料川普總統發起對中國的經濟戰爭,對貿易的打擊面可能達到6000億美元大關,即兩國貿易額6354億美元商品中的大部分都受影響,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更不可估量。

美國與中國打貿易戰,主要理由有三。一、中國對美長期保持大量貿易順差;二,中國不遵守世貿組織(WTO)承諾;三,中國通過不公正手段取得美國技術。針對美國這三個理由,中國都有不同說詞,包括貿易順差是因算法不同;WTO前總幹事拉米也認為,中國遵守了WTO承諾;中國重視智慧財產權,不存在不公正技術轉讓等。

儘管如此,美國用這三個理由在貿易上對中國採強硬政策,是共和黨、民主黨共識,也是近年朝野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模式總體檢視的結果。而歐盟與美國先後於2016至2017年,分別根據六個要素和五條標準,否定中國的市場經濟地位,都為今天貿易戰埋下伏筆。中國最近企圖利用美歐矛盾,欲聯歐抗美,卻遭歐盟拒絕,說明中國並未認清自己險境,也未認清美歐矛盾、美中矛盾的本質不同。

美中貿易戰從實質上看,是美國對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一次總清算。事實上,中國自2001年獲准加入世貿組織以來,搭上全球貿易自由化便車,積攢世界第一多的外匯存底,打造國內生產毛額(GDP)躍升為世界第二的巨大經濟體,高科技突飛猛進,軍事實力也迅速上升,說話聲音愈來愈大,以致要和美國組成G2「共治地球」。

然而,與實行市場經濟制度的西方主要國家鮮明對比的是,中國不按市場經濟規律辦事,隨心所欲、明目張膽地實行重商主義,全面推行以政府干預和國家補貼為特色的國家資本主義經濟模式。尤其近年推行「中國製造2025」,極大地扭曲全球市場經濟規律。同時,國家治理上又全面倒退,更加專制和意識形態掛帥。

更讓西方國家不能容忍的是,中國還有意向全球推銷以國家資本主義為主要特色的「中國模式」,要以美國為首的市場經濟模式抗衡。由此觀之,只要中國不徹底改變其經濟制度,美中貿易戰遲早會打響。

不幸的是,中國在應對美國發動的貿易戰時,一直低估川普政府的堅強意志和決心,存有僥倖心理,企圖以多年來屢試不爽的「買買買」模式讓川普滿意,對經濟政策只願作細節上的調整,經濟運行模式毫不動搖,「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和措施更不容挑戰。

川普政府通過去年佛州莊園「川習會」、去年11月川普訪中國,和今年以來美中三輪貿易談判試探後,摸清中國底線和北京欲矇混過關的如意算盤,也堅定與中國打貿易戰信念,把貿易戰推向實戰階段,即使「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也在所不惜。

美中經濟界看待美中貿易戰,大多只從經貿損失角度計較短長,較少從戰略層次看待。 而綜觀美中貿易戰前戲,可以看出川普發起貿易戰,目的其實並不只是要中國一時的「買買買」,要的是長遠的對等貿易關係。因此他今年3月簽署對中國制裁備忘錄儀式上就說:「關鍵詞是『互惠』(reciprocal),這是我想讓所有人都記住的詞……如果他們向我們收費,我們就要向他們收取同樣的費用。」

川普以「互惠」的簡單理念對待中國、歐盟和加拿大、墨西哥等,讓這些國家無話可說,因為美國擁有巨大市場優勢,任何國家都損失不起。尤其中國,多達500億美元的制裁清單落實後,中國大量外貿型企業處境將舉步維艱,甚至引發倒閉潮。同時,美國市場也會被越南等東南亞國家,和墨西哥等拉美國家占領,中國產品今後很難再進入。當然,由於中國對等制裁美國,美國企業也會受到相應打擊,產品也須尋找新市場,並受到損失。

對中國貿易戰是川普的一場政治豪賭。中國的底線是保政權、保制度、保面子;美國的目標則是要實利、要對等、要改變。貿易戰開打後,雙方都不可能全身而退,最終結局要看誰對抗打擊的能力更強、誰堅持的時間更久、誰可使用的資源與手段更多,和誰的戰技更精湛。

《世界日報》社論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