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慕愛戀傷感孤單 劉霞詩作盡寄思念


去年劉曉波病重時在病牀接受美國及德國醫生診治,柏林藝術家孟煌將當時情况畫出,作品明年將在柏林展出。(鍾林枝攝)


孟煌



「非洲挺好玩的,眼睛一對到非洲人,他們就對着你跳舞,我(劉霞)都不敢看啊」,劉霞曾經一邊跳着非洲舞,一邊眉飛色舞對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和好友孟煌(圓圖)說着非洲旅行經歷、如何登上「上帝居所」、非洲第一高峰乞力馬扎羅山。孟煌及劉霞好友廖天琪在德國柏林接受《明報》專訪時,細說劉曉波與劉霞相知相愛、相濡以沫的愛情。孟煌說,劉曉波心願是與劉霞周遊世界,但無法離境,「自己(劉曉波)雖然出不去,但十分支持劉霞出國旅行」。廖天琪剖析劉霞詩歌指,其初時詩歌流露對劉曉波傾慕、愛戀,到後期,孤單、寂寞成為她的主要題材。

「曉波出不去 盼劉霞出國圓兩人夢」

劉霞與劉曉波1982年相識,當時二人均各有家室。孟煌憶述,貴為「文壇黑馬」的劉曉波早已風靡北京高校;廖天琪亦表示,文革結束後,中國無異於文化沙漠,精神極度飢渴,每個知識分子都寫詩,但內容大多承襲文革風格「一無所有、語言空洞,沒有特色」,劉曉波多次撰文批評中國新詩,卻被劉霞的詩歌吸引。1989年民運爆發,劉霞寫下《一九八九年六月二日——給曉波》,廖天琪表示,這首詩完全無關政治,單純是劉霞寫給劉曉波的情詩,表達對其愛慕。

1996年劉曉波因「擾亂社會秩序」罪被判處勞教3年,廖天琪指出,劉霞此時的詩詞多充斥思念、孤單、寂寞,她當時作品《玩偶》、《沉默的力量》、《只是醒來而已》,包括「醜娃娃」題材,反映傷感、創傷、當權者暴力及殘酷,但劉霞「和玩偶們一起生活」,亦是寄託對曉波的思念。而劉霞近年作品多表達她對自由嚮往、追求,廖天琪指,面對無處不在的監視、監聽,劉霞拒絕妥協,選擇「把自己關在房間裏」。

柏林辦「空櫈」展 孟煌﹕他是特別生動的人

孟煌與劉曉波、劉霞經藝術家艾未未介紹,於2000年1月結識,當時剛獲釋的劉曉波帶劉霞參觀孟煌的展覽。如今劉曉波逝世一周年,孟煌在柏林舉辦「空櫈」展紀念友人,他形容劉曉波是「特別生動」的人,開心的時候不顧形象在眾人前亂跳舞,私下說話結巴,台上滔滔不絕演講。孟煌說,有次曉波不經意說「還是藝術家可愛」,流露他的現實困擾,既熱愛藝術生活,但不能「背叛89年自己承諾」,「扛着中國走向民主化的路」。孟煌說,非常開心劉霞能到柏林,但亦希望她可選擇到西班牙定居,以治療其抑鬱症。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