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博弈展三個新維度:更廣領域更大範圍更深層次

 

特朗普宣佈對2000億美元中國商品追加10%關稅,針對高科技產品,中美貿易戰升級。而6月香會,美防長馬蒂斯和印度總理莫迪示意將落實印太戰略,加强圍堵中國;「一帶一路」在香會也遭美國及其盟友狙擊;美國已開啟從更廣領域、更大範圍、更深層次三個維度圍堵中國、遏制中國的新局面,台灣牌也打得越來越猛, 中國須做好戰略戰術部署,應對這場博弈。

178032081517901191
《超訊》2018年7月號

從貿易戰開始,美中拉開了博弈的序幕,比往年來得更跌宕起伏、高潮不斷。美國宣佈對中國出口產品實施徵稅,中國亦制定徵稅清單予以反擊。6月18日,中國的端午節日,美國宣佈兩件大事,參議院以85比10的投票結果通過恢復中興通訊銷售禁令法案,特朗普總統宣佈將對兩千億美元中國產品追加10%關稅,特別意旨明確,針對智慧財產權和技術相關商品。美國政界、軍方、學界、商界、社會組織對於遏制中國的態度和行動空前一致,且呈現曠日持久之勢。

新加坡見證了美國與朝鮮最高領導人的歷史首次會晤,雖然沒有達成「可驗證和不可逆的」無核化,見總比不見好。2018年6月12日,特朗普和金正恩於新加坡正式會面,歷史之握,讓美國信心滿滿,撤除了夢寐以求的最大隱患。

中國以為協助美國解決了朝核問題,美國可以投桃報李,美國卻認為美朝握手後,可以騰出手來遏制中國。

美國前所未有地加足馬力,開啟了遏制中國的新篇章,頗有更廣領域、更大範圍、更深層次圍堵中國的三個新維度。不過,金正恩6月19日再次訪問中國,凸顯美朝和緩背後的中國因素。美中角力形勢嚴峻!

美中博弈新維度的背後原因

這背後隱藏著的,是美國不容中國挑戰其世界霸主的地位,美國要維持世界規則制定者的地位。世界處於新舊格局轉變的過程中,美國、歐盟各國內部出現了不同程度撕裂的狀態,這源於近20年來,隨著全球化的不斷發展,全世界出現貧富差距加大和財富分配極度不平衡。沒有在全球化中得益的群體,站出來挑戰舊的規則,這個過程中,各個國家乃至全世界需要梳理各自的治理體系。某種程度上,特朗普代表的「特朗普們」,就是這樣一個群體的典型。新舊轉變之際,美國不允許中國主導新舊世界格局轉變,制定世界新秩序和新規則。這是美中博弈呈現三個新維度的橫向座標。
從歷史的縱座標來看,每一次世界霸主的更迭,都離不開血雨腥風,所謂「修昔底德陷阱」。自1500年以來,一個新崛起的大國挑戰現存大國的案例一共有15例,其中發生戰爭的就有11例。英國花了一個半世紀的時間,用四場大戰,取代荷蘭成了霸主。而美國取代英國,從1894年GDP超越英國,到1944年布雷頓森林體系奠定美元國際貨幣體系的中心地位,才真正意義上取代英國。雖然歷經兩次世界大戰,但並沒有實質發生直接戰爭衝突,這種和平取代老大並上位的方式,美國經歷過,不想成為曾經的英國,所以必須防患於未然。

然而,2001年「911事件」以來,美國中東仍然難以全面脫身,並不能讓美國全部身心遏制一不留神崛起的中國,仍然需要亞太乃至印太地區合縱連橫,加強盟友之間的支持。但是,特朗普上台以來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特離譜精神」,讓美國在亞太地區遏制中國顯得力不從心,所以必須從全域和要害上遏制中國,而且要招招扼喉,美中博弈的新常態,愈演愈烈。中國必須做好戰略和戰術的部署,應對不斷升級的美中博弈。這是美中博弈呈現三個新維度的歷史縱向座標。

領域更廣泛

美對中博弈,首先呈現出的是從經濟、軍事、政治再到意識形態等各個領域的全方位狙擊。馬蒂斯作為美國防長,除了軍事,還詳細提出要開展印太地區的經濟、價值觀等各方面的合作,特別是在基建方面,這在旨在探討軍事安全問題的香會上還是第一次。

因為美國發現僅單方面狙擊中國,並不能起到很好的遏制效果,反倒造就了中國的不斷成長。在2018年6月的香格里拉對話會(簡稱「香會」)上美國防長馬蒂斯的發言,可以管中窺豹略見一斑。香會上,歷屆防長大體從本職工作出發,主要在軍事和防務問題上做主旨發言。而馬蒂斯從軍事政治經濟等各個領域都做了詳細而又深入的部署,同時強化中國的負面形象。

雖然中國領導人多次強調中國不稱霸、不擴張,但這似乎難以讓美國相信。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人民幣國際化,原油期貨交易平台,南海吹沙造島,吉布地軍事基地,等等,特別是人民幣國際化和原油定價權的大踏步向前探索,美國認為這是對「石油錨」美元的硬通貨地位造成了很大威脅的重大隱患,這讓美國覺得有必要在各個領域同時遏制中國,不能讓中國成為世界新規則的制定者,更不能讓人民幣威脅到美元的地位。

顯然,為配合美中新一輪的全方位博弈,國防部長的發言涉及各個領域。事實上,美國已經在全方位發起新一輪遏制中國了。從發起變化無常、持續不斷的貿易戰,一「芯」扼腕;到更名太平洋司令部為「印度-太平洋司令部」,與印度一起坐實「印太戰略」;收回環太平洋軍演對中國的邀請,越南首次加入環太軍演;再到對台灣系列支援活動不斷升級;聯合印、日牽制「一帶一路」倡議;還有2018年美國政府對西藏提供1700萬美元援助資金,達到歷史新高;終極是中美的道路與制度之爭等等。美國正在全方位無死角地開展遏制中國。

在軍事方面,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日前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會上,批評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活動,指中國在人工島上部署武器系統是為了威嚇區內國家,美方因此取消邀請中方參與夏季的環太平洋軍事演習,而且不排除會有更嚴重的後果。對於馬蒂斯的言論,香格里拉對話會中方代表團團長何雷表示:在南海島礁駐軍或部署武器是中國主權範圍內的事情,是國際法所允許的。

中國在南海的填海造島以及軍事存在,讓美國不得不加緊派駐更多的軍力到印太地區。六年前的香格里拉對話會,時任美國國防部長的帕內塔曾表示,美國將在2020年前向亞太地區轉移一批海軍戰艦,屆時將有60%的美國戰艦部署在太平洋。美國近來不斷派遣最先進的戰機和戰艦,F-35B戰機的部署將使美國在海上取得空中優勢。美國「羅斯福號」最新航空母艦亮相南海。何雷並回應了馬蒂斯表示,美國將幫助台灣建立適當防禦能力的說法,何雷指台灣問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不容挑戰,堅決反對任何國家對台灣軍售,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名義,在任何時候將中國的任何領土從中國版圖割裂出去。中國軍隊有決心有能力捍衛國家主權。

2017年,儘管美國軍費開支在縮減,美國的軍費仍然是中國的四倍。而且,美國在韓國的軍事基地進行重整,整合後更強的軍力直接針對中國。不過,美國在中東尚未完全抽出手來,亞太地區直接發生大規模戰爭是現階段都儘量避免的但又不得不做好準備的。正如蘭德公司報告稱,一旦中美發生軍事衝突,將會是異常規模巨大成本昂貴的。不正面衝突的另一面,將是更多領域的遏制中國。


在基建方面,針對中國「一帶一路」,馬蒂斯和印度總理莫迪很有默契地在香會上強化中國「一帶一路」帶給相關國家的債務問題,而且,兩國正在聯手日本在4月初達成共同參與第三國基礎設施開發的協議,美國在印太地區牽制中國的西進策略已經非常明晰。「一帶一路」上一些國家開始使用人民幣結算,對美元有威脅;「一帶一路」基建標準和規則採用中國標準,對美國既定的世界規則有影響。這是美國圍追堵截「一帶一路」的根源所在。


在台灣問題上,從特朗普上台後與蔡英文的通電話開始,一刻未停止對中國打台灣牌。馬蒂斯在去年的香會上首次公開提台灣問題,今年更加濃墨重彩和深入細化。馬蒂斯提到前不久中方強烈抗議但最終還是通過的《與台灣交往法》,美國要按照《與台灣關係法》幫助台灣建立適當的防禦能力。中國代表團團長何雷中將立即在會議間歇期間向媒體記者們表示,台灣問題是中國的核心利益,不容挑戰。堅決反對對台灣軍售。絕不允許任何人以任何名義在任何時候將台灣從中國版圖割裂出去。中國軍隊有決心有能力捍衛國家主權。

此外,備受關注的美國在台協會台北新館,於6月12日正式啟用。代表美國政府的助理國務卿瑪莉•羅伊斯(Marie Royce)參加新館落成儀式時表示,基於美台的友誼,必須到台灣見證美國在台協會新館的落成儀式。對於之前外傳的美國將派海軍陸戰隊駐守辦事處,在台協會處長梅健華(Kin Moy)表示,美國官員一貫的立場是不方便公開討論維安措施。舊辦事處的維安工作由美國職員加上一部分的台灣職員負責,未來新館也一樣。

不過,此前在台協會前處長楊甦棣的確指出,當年他籌備新館時,一開始就決定美國在台協會新館,將由美國「陸戰隊使館警衛隊」負責保安。即便此傳言不屬實,並不能排除美國不斷深入打台灣牌的態勢,而且,這種態勢會逐漸深入。對於中國來說,要做好各方面應對美國不斷深入地做足台灣問題的文章。

在貿易方面,中美貿易戰將是一場持久戰。美國在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問題上,據中國商務部統計,近五年來,美國對中國逆差平均每年增長3.5%多,幾乎達到美國整個貿易逆差的一半的份額。對於商人總統特朗普來說,美國再強大,首先要從看得見摸得著的銀子開始抓起。諾獎經濟學獎獲得者美國經濟學家湯瑪斯薩金特說,美國挑起貿易摩擦是愚蠢的決定,美國對華貿易赤字過高,這是美國人自己的問題,和加徵關稅無關。美元的硬通貨本質決定了美國在對世界各國的貿易中必然處於逆差地位。不過,美國的「特朗普們」只看到了全球化分工給美國帶來的逆差,而以中國為首的國家們享受了由此帶來的順差。

在技術方面,美國發動核心技術戰嘗到了甜頭。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在2018年批評指,「在我看來,中國肆無忌憚地公佈了『中國製造』2025計劃,相當於向其他國家宣佈:我們將主導未來所有的新興行業,你們的經濟根本沒什麼未來了。」他並指《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美方的主要狙擊對象。中美貿易戰,美國對於中國核心技術的扼喉,也是非常明確的。核心技術對於軍事實力的支撐作用,決定了美國不可能讓中國白白享受美國的核心技術,以此壯大軍事實力。對此,中國不能再抱著不斷依靠外來技術的想法不放,把壞事變成好事,加快走自主研發的道路。正如習近平6月14日在山東考察時強調的,要堅持走自主創新之路,要有這麼一股勁,要有這樣的堅定信念和追求,不斷在關鍵核心技術研發取得新突破。

地域更擴大

美國曾經認為中國不能對美國構成真正的威脅,而從2011年開始,亞太再平衡,更多強調軍事和意識形態領域對中國的遏制。到2017年特朗普推進印太戰略,美國正在更大的地域,不惜以任何方式,從「處處添堵」到「一劍扼喉」,遏制中國不僅體現在更加廣泛的領域,還體現在更大的地域。
2018年的香會,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和印度總理巧妙唱雙簧,坐實印太戰略,將美國包抄中國的範圍,從亞太拓展到印太。印太戰區是美軍全球六大戰區中覆蓋區域最大的戰區,鷹派菲力浦•大衛森出任印太司令部首任司令。美國對於印太戰略的重視關鍵在於遏制中國的需要。

此前,對於特朗普上台以來提出的「印太戰略」,很多方面表示此戰略停留在模糊的概念上,並沒有清晰的策略和細節。這次香格里拉對話會,先是印度總理莫迪出場發表主旨演講,提及「印太」達12次,再有美國防長馬蒂斯17次提及,二位配合從政治、經濟、軍事、意識形態等各方面細細鋪陳,將「印太戰略」有血有肉地呈現給印太同盟國。除了馬蒂斯的講話,美國三位參議員還專門召開記者會,強化美國在印太地區的領導地位以及建立印太地區開放自由法律規範的承諾。

美國將「亞太戰略」拓展到「印太戰略」,是出於什麼樣的考量?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拉惹勒南國際問題研究院李明江副教授接受《超訊》專訪時提到,一是中國在經濟、軍事、外交等各個領域崛起,讓美國在亞太地區遏制中國顯得力不從心,印太戰略有助分散中國在亞太的精力。二是隨著中國和南亞聯繫更多,以往亞太和南亞的區分已不符合當下情況。三是中國在南亞和印度洋的軍事活動日益頻繁,美國意識到有必要協調中國在兩洋的活動。四是如果中美大規模軍事衝突,美國做最壞的打算,中美在印度洋的較量必不可少。

此次香會,美印聯手唱了一齣雙簧,連袂推出印太戰略的清晰藍圖,聯合在印太地區開展全方位的合作。不僅坐實印太戰略,而且合縱連橫圍堵中國的目標已經從戰略細化到戰術層面。

層次更深入

除了領域廣、地域擴,中美博弈將呈現更加深入。顯然,美國之前的理想主義外交思想,期望通過讓中國融入美國為主導的西方經濟體系,從而帶動中國的制度改革,即漸進式的顏色革命。不過,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以來,不但沒有採用西方模式,還為美國培養了最大的戰略競爭對手,進而使得「中國模式」「中國道路」對美國主導的西方模式構成了威脅。中國的經濟貿易服從於政治的「政治經濟學」,與西方的自由公平透明的市場體制產生了激烈的碰撞。特別是近期對「中國模式」「中國道路」的廣泛宣傳,讓美國等西方國家產生了極大的敵意和反制。

對於中美制度層面的博弈,一是經濟層面的,二是意識形態層面的。美國發動貿易戰、技術戰,背後終極離不開意識形態層面的目標。有人指出,中國應當去意識形態地在國企領域引入市場機制、深化經濟體制改革。這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暫時平衡和緩解美中博弈的激烈程度。但從長遠和根本上,不符合中國的國情,也不能滿足美國的終極目的。經濟和政治,二者很難割裂。

首先,經濟上,貿易戰打的是市場背後有形的手。美對中的301調查源於1974年美國《貿易法》中的一項規定,賦予總統廣泛的權力,採取行動處理美國貿易夥伴「不合理或歧視性的行為、政策或做法」。301調查指出「中國技術動力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是通過中國政府的行為、政策和實踐來獲取外國技術,這些行為、政策和做法是不合理或歧視性的」。《中國製造2025》將「集中力量辦大事」和「技術換市場」發揮到極致,這在美國乃至西方國家眼中, 導致了很多美方企業在進入中國市場准入的不公平競爭。說到底,不公平不透明合理的制度,雖然讓美國換來了一些市場,更多的卻是愈發增加的貿易逆差,甚至侵蝕了整個美國宣導的自由平等公平的市場制度。

其次,意識形態上,貿易戰、技術戰背後是兩國的政治制度和發展道路的博弈。麻省理工學院斯隆管理學院黃亞生教授指出,中美雙方的貿易爭端遲遲不能徹底平息,實際上反映了兩國更深層次的制度矛盾。

尤其是,中國最近似乎也多了「中國模式」「中國道路」的探討和宣傳。特別是中國共產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不斷發展,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途徑,給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發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獨立性的國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選擇,為解決人類問題貢獻了中國智慧和中國方案」。這讓美國乃至整個西方都必須更加警惕「中國模式」「中國道路」對西方核心價值和政治制度的此消彼長。

美國人眼中的「中國模式」,在政治體制和價值觀上,都給美國帶來了不可揣摩的衝擊力,不得不防範和遏制。德國《索爾布呂肯報》的評論很好地揭示了美國遏制「中國模式」的根源,評論稱,在西方面臨動盪的當今世界,中國模式越是成功,就越是對西方價值觀構成威脅。歐盟正風雨飄搖,美國的總統則是一個不可預測的煽動家。而此時的中國仿佛就是一個穩定的港灣。「中國模式」「中國道路」給美國乃至整個西方帶來的將是整個制度上的挑戰。

美國發動貿易和技術戰,挑戰的是中國政策,進而挑戰中國的整個制度。這更加能說明,美中博弈不是表象的、不是短期的、不是單一的,而是深層次、長期的和結構性的。■

文/馬超,《超訊》2018年7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