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疫苗威脅生命北京嚴控輿論

一名中國兒童正在安徽省合肥市接種麻疹疫苗。 (資料照片)
一名中國兒童正在安徽省合肥市接種麻疹疫苗。(資料照片)

“嚇得要死”通常是一種誇張說法。但在過去的一個星期裡,這種說法對數以億計的中國公眾來說卻是可怕的事實陳述。

他們這幾天連忙翻查自己的孩子的疫苗接種記錄,以便弄清楚自己的是否接種了疫苗生產造假的廠家生產的疫苗。然而,中國共產黨當局對有關消息的控制和封鎖使他們無法得到確切的信息。

中共宣傳部門對涉及千百萬人生命安危的疫苗造假問題的報導嚴加控制,禁止獨立調查報導,並採取無所不用其極的方式管控和封殺網絡信息,其中包括不加警告直接封閉賬號的措施,使中國公眾的不安和恐慌進一步加深,走投無路的絕望感瀰漫。

中國國內外的許多觀察家多年來反復指出,自1949年武裝奪取中國大陸政權以來,中共當局每次面對涉及公眾生命安全的重大危機都有一個始終一貫的應對方式,這就是,封鎖消息,編造消息,再配合動用國家暴力懲罰傳播當局不喜歡的消息的人,最終度過危機,轉危為安;然後,再一次危機,再一次如法炮製,繼續穩坐釣魚台。

眼下來自中國的各種跡象令許多普通的中國人和中國國內外觀察家認為,這一次疫苗危機也不會成為例外,中共當局不會因為這一次危機而變得開始珍惜中國普通百姓的生命。

這一次危機的導火索是,7月11日,中國疫苗生產巨頭企業長春市長生生物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一名員工實名舉報該公司疫苗生產存在造假。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隨後在7月15日對長生生物進行了突擊檢查,發現狂犬病生產疫苗存在記錄造假。

這樣的消息本來就已經使成千萬上億的中國人膽戰心驚,但接下來的一系列發展使眾多的中國人進入了嚇得要死的狀態。那些令人憂心如焚的發展包括:

——時至今日,長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造假究竟是怎樣的造假依然是中國的國家機密,中國公眾不得與聞;中共當局控制的媒體不報導,中共當局也不准許中國公民個人、公民組織、或專業團體進行獨立的調查;

——去年11月,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就接到報告,得知長生生物生產的一批百白破疫苗效不符合標準規定,接種後可能會影響接種兒童的白喉、破傷風和百日咳的免疫效果;那批疫苗25萬支全部銷往山東省;

——在問題疫苗銷往山東的醜聞有限曝光之後,中國一個主談育兒經驗的社交媒體微信公眾號《口袋育兒》旋即發表文章試圖就公眾介紹有關的知識,但文章迅速被中國互聯網信息內容主管部門責令立即刪除;《口袋育兒》就此發表聲明稱,“口袋育兒堅持科學育兒,一貫保持專業性和嚴謹性。我們愛惜自己的羽毛,一個字一個字地在建立品牌的聲譽。故特此聲明:不是我們文章有問題,是有關部門不讓說了。”

——中國中央政府和山東當局在過去9個月裡對山東公眾和全國公眾保密,中國公眾至今不知道長生生物生產的那批百白破問題疫苗究竟怎樣不符合標準;中國官方的澎湃新聞7月22日報導說,“山東省食藥監局另一相關處室主要負責人表示,…涉事疫苗由企業召回,山東省食藥監局負責監督召回。據她了解,2017年已開始這一召回工作。涉事疫苗還剩多少,召回了多少,這些疫苗分發到了山東省哪些縣市,各接種點的接種的人群的數量等,該局並不清楚。”

——中國一位筆名為“獸爺”的媒體人7月21日發表題為“疫苗之王”調查報導,展示了問題企業長生生物幾位控股股東的不同尋常的能力,其中包括如何通過低價收購國有資產和生產廠家,迅速佔領了中國利潤率高達80%的疫苗生產市場的半壁江山;其大股東原本都是月薪幾千的普通人,其中的高俊芳當初以4000萬元資金入股,但公開資料顯示她當時的月薪只有6000元,沒有人知道她從裡籌措的資金;這批能力驚人的股東操控的疫苗生產企業在過去的10年裡屢屢出現醜聞,包括疫苗造成兒童死亡的醜聞,但其企業屢屢可以化險為夷,發展壯大。

——中國當局雖然看似多年來對造成兒童死亡的問題企業心慈手軟,屢屢予以放行,使之可以繼續順利生產問題產品,使它們可以相當安全地威脅中國當局所稱的“祖國的花朵”的生命,但中國當局會對膽敢違抗當局旨意報導有關消息的記者、編輯和報社予以迅速的嚴厲懲罰,對公眾尋求信息的行為毫不留情,迅速採取果斷措施;7月22日有微信用戶報告說: “鄰居微信群討論了一下疫苗,群就被'限制使用'了,發消息別人看不到,還有個鄰居轉發了'疫苗之王',被限制登錄了。”

——就在中國公眾甚至中國官方媒體都在質疑中國的食品藥品監管部門的失職之際,中國網民有發現了一個在他們看來是十分殘忍的笑話,這就是,在2008年造成中國官方所說的幾十名兒童死亡、近30萬受害的三聚氰胺毒奶粉醜聞發生後被免職的官員、當時的國家藥監局食品安全協調司司長孫咸澤在中共新黨魁習近平上台之後的2014年6月獲得提升,被任命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安全總監”,2015年7月升任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副局長。

許多觀察家不約而同的指出,中共當局喜歡提拔任用輕賤中國公民權利乃至公民生命的官員,因為中共當局相信,官員敢於大膽輕賤公民權利和生命意味著中共政權絕對信任、絕對忠誠;習近平當局將提拔孫咸澤顯示了這個思路,習近平當局放縱和保護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以防火安全為理由在隆冬季節的黑夜裡把成千上萬的移民工和妻子幼兒驅趕到大街上也是同一種思路。

提起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醜聞,許多中國公眾還記得,當初中國媒體早就發現了毒奶粉導致兒童患病和死亡的不詳信息,但當時以胡錦濤為首的中共當局嚴令禁止中國媒體進行任何報導,以避免敗壞即將到來的2008年北京奧運會的喜慶氣氛。只是在北京奧運會過後,中共當局才准許中國的媒體有控制地曝光毒奶粉醜聞。

在2008年的三聚氰胺毒奶粉毒害中國兒童的醜聞暴發之前,三聚氰胺已經造成國際醜聞——美國有關當局報告說,來自中國的寵物食品摻有三聚氰胺,導緻美國幾千隻寵物貓狗死亡。中國當局對美國當局的說法提出憤怒的抗議和嚴厲的譴責,聲言美國當局是污衊中國,污衊中國產品。

在三聚氰胺進入中國國產奶粉導致大批中國孩子死亡或導致會大大縮短受害者壽命的終生殘疾之後,中國政府以及為中國政府辯護的人才徹底停止譴責美國對中國的污衊。與此同時,中國當局也採取有力的措施,積極抓捕那些堅持通過法律途徑為受害兒童討公道的人。

在2008年毒奶粉事件導致大醜聞之前,中國已經發生多次危害兒童健康的問題奶粉醜聞,其中最著名的包括所謂的“大頭娃娃”的醜聞——奶粉摻假營養成分嚴重不足,導致食用問題奶粉的嬰兒身體發育不良,顯得頭顱格外大。那些醜聞的一個​​共同特色是有關企業和個人在政府的保護下安然過關,後來的醜聞規模逐步升級。

2008年毒奶粉事件規模到底有多大?造成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受害?現在依然是中國的國家機密。

中國官方媒體普遍報導說,三聚氰胺毒奶粉導致將近30個兒童死亡,將近30萬兒童受害。但是,中國當時的總理溫家寶提供的數字則是3000萬人受害,是中國官方媒體大力宣傳的受害數字的100倍。截至目前,中國當局沒有解釋為什麼會有這樣的100倍的差距,也沒有說明究竟是溫家寶總理提供的數字還是官方媒體大力宣傳的數字更為接近真實。

溫家寶當時說的話是,“一個(摻有有毒的三聚氰胺)三鹿奶粉(事件),我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網民們大概不知道。我們普查了受到奶粉影響的兒童達到3000萬,國家花了20億”。

許多中國民眾對溫家寶的這番話表示強烈不滿。有網民說,“20億,折合給3000萬兒童每人66塊6毛6,(按照2008​​年的價格)相當於肯德雞的一個全家桶,廣州的一盤白斬雞——傷害了一個孩子一輩子的健康和生存權,用66塊6毛6就打發了,就這還心疼得直嘬牙花子:'我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溫家寶在中國有一個外號“影帝”。批評者說他喜歡逢場作戲,喜歡播灑鱷魚的眼淚。

在最新的疫苗醜聞發生後,批評者發現,習近平治下的中國情況可能更不妙,因為沒有了對他們動輒假裝同情的影帝,他們連一盤白斬雞一樣的可憐的賠償也不會得到。

眼下絕望的中國公眾相互安慰的話是:盡量找外國疫苗來打吧;假如找不到,就听天由命吧,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奇蹟了。

在另外一方面,對於中國公眾圖謀尋求外國疫苗來避險和自救的舉動,中國政府已經採取了有力的防範措施。中國藥品監管機構眼下正在大力宣傳:“迷信”進口疫苗毫無必要,我國已經建立覆蓋疫苗全生命週期的監管體系。

與此同時,中國官方媒體日前報導說,年過六旬、在中國開私家診所的美籍華人醫生郭橋“因決定採購、銷售和接種”中國斷檔3年的疫苗給急需接種的兒童接種,被以販賣假藥的罪名判刑7年,罰款200萬元,儘管郭橋聲言他購買和接種的疫苗是絕對正牌產品,是為了應對迫在眉睫的需要,儘管新生兒捨此之外沒有任何其他合法途徑獲得接種,儘管他接種的嬰兒無一有不良反應,儘管許多嬰兒家長感謝他。

此外,中共當局為應對眼下的疫苗醜聞和危機而採取的措施還包括,大力刪除中國網民貼出的因2008年毒奶粉事件被免職的孫咸澤獲得提升、榮任為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藥品安全總監”的消息和評論。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