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政變傳聞 或因捧習過頭收反效果


美中貿易戰正如火如荼,川普政府威脅向中國發起大規模新攻勢之際,北京政壇氣氛詭異,海外多家媒體刊登有多位重量級中共元老連署致信中共中央,批評最高領導人習近平搞個人崇拜和「左」傾冒進,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處理。

傳言言之鑿鑿指出,元老有意讓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取代「犯錯」的習近平,並由現任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取代「捧習」過頭和應對貿易戰文宣不當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

這種傳聞如果確有其事,無異針對已成為中共核心的習近平的「政變」。即使不能成事,其反座力仍可能帶給中共政壇大規模地震和餘波。

然而,冷靜觀察中共政壇走向,所謂「連署信函」可能只是一些對時局不滿的有心人士,出於自己願望而杜撰;或是中共特殊利益集團出於本身利益需要而釋放消息,探測外界反應,或趁機損損習近平。實際上,習近平通過第一任期快速集權,中共各派系已無人能挑戰他的絕對領導地位,更不用說年老體弱、家族利益完全被捏在習近平手裡,必須看習近平臉色行事的元老們。尤其習近平通過徹底整編軍隊,已把軍權、武警權力全部轉移到讓他放心的自己人手裡,更讓中共短期內發生任何形式的「政變」都不可能。

有人把中共官方新華網日前轉發「華國鋒認錯」的舊聞延伸解讀,認為文中提到前中共主席華國鋒因搞個人崇拜而被調查和下台,是影射習近平。尤其文中引述華國鋒的話:「黨可以管主席,主席犯錯誤可以批評,不稱職可以免職」,被延伸解讀為習近平也應受中共監督,若不稱職也可像華國鋒那樣被解職。

但這樣解讀忽略一個基本事實:華國鋒當年作為毛澤東欽定接班人,是弱勢的老實人,本身沒有權力根基,而且事件發生的1980年,華國鋒已處於權力末期,強敵環伺。審時度勢下,體面地下台對他來說已是最好選擇。

習近平2012年掌權後,通過選擇性雷厲風行反腐,在政界鏟除威脅他的「江派」、「秘書幫」、「石油幫」和「團派」;在軍界,從軍委副主席到總政主任、總參謀長,死的死,關的關,退的退,整個軍隊體制全打亂,換上「習家軍」。習近平不僅成為掌握實權的黨、政、軍「一把手」,中共「核心」,還通過修憲可無限期連任,可能成為「永遠的主席」。

習近平還立下「不可妄議中央」的規矩,大搞「一言堂」。這樣的形勢下,如果還有元老敢連署上書中央批評習近平,除非都吃了豹子膽,非死諫不可。然而,從傳言披露的「連署名單」包括江澤民、朱鎔基、溫家寶等來看,似乎誰都不可能有此膽量。

儘管如此,上述傳言事出有因、無風不起浪。近日有幾個事件引外界關注。一是各地急撤習近平畫像、宣傳品;二是原本為拍習近平馬屁而大張旗鼓宣傳的陝西梁家河研究項目被叫停;三是央視新聞聯播直播習近平新聞時發生黑衣人入鏡事件;四是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破天荒未在頭版刊登習近平的新聞。

這些雖都是單一事件,卻都指向為對習近平的宣傳降溫,與去年以來全國上下肉麻地「捧習」形成鮮明對比,說明中共高層甚至習本人為當前形勢所迫,開始為中共上下重回「文革」左傾老路踩煞車。

中共為習近平個人宣傳降溫,還有一些深層原因。一是習近平剛上台時發動反腐,曾獲得全國上下支持,但五年來人們發現雖然有官員下台,換上去的卻是同樣腐敗、風評不佳的官員,腐敗並未得到制度性根治;二是習上台後加強輿論控制,人們不僅不敢說,也不敢想,對改革開放40年的中國來說不可想像。他們尤其對中共為洗腦而強行推動「政治學習」深惡痛絕。此時再刻意宣傳習近平,只會收到反效果。

更嚴重的是,對習近平上台後拋棄「韜光養晦」,盲目推動「中國製造2025」、「一帶一路」和進行「厲害了,我的國」、「戰狼」等一系列自我膨脹宣傳,川普政府定位中國為「戰略競爭對手」,對中國發動貿易戰,把戰艦開進台灣海峽,風雨飄搖的危急關頭,北京當局卻除了讓外交部、商務部發言人每天打「嘴砲」,拿不出有效應對辦法,內部對貿易戰是戰是和,爭論不休。民眾怒火因此集中習近平身上,此時如能從神壇上抽身,未嘗不是明智的應對抉擇。

《世界日报》社論 2018年07月15日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