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道盡捱貴藥心聲 票房熱賣 李克強批示促降藥價

 




電影《我不是藥神》改編自真人真事。圖為電影海報,徐崢任男主角,飾演中年保健品商販程勇。(網上圖片)


電影《我不是藥神》原型、被媒體稱為「藥俠」的陸勇(圖)表示,儘管現在醫治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的格列衛藥價已下降,但他還是選擇服用印度的仿製藥,稱每月藥費不到300元。(網上圖片)


總理李克強(左二)今年4月11日曾到上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考察民生迫切需求的藥品供應及價格,當即要求有關部門一定要加快審批,保障供應,讓民眾盡早用上最新防癌藥。(網上圖片)

以真實事件改編的電影《我不是藥神》,自本月初在內地上映以來,票房強勁,也引發對內地「看病難、吃藥貴」現象的關注。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也針對電影引發的輿論效應作出批示,要求有關部門多措並舉打通中間環節,加快落實抗癌藥降價及保障供應等相關措施,「讓群眾有切實獲得感」。

《我不是藥神》 講述神油店老闆程勇從一個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販,一躍成為印度仿製藥「格列寧」獨家代理商的故事。該片自7月5日在內地上映以來,至今票房已超過26億元人民幣;雖以喜劇形式呈現,但看過該片的人均稱「感動到流淚」,該片更引發對患病、特別是癌症等重症患者需要支付高昂醫藥費的廣泛討論。

「病不起」患者 冒險網購仿製藥

央視曾在兩年前對網購抗癌藥做過一項調查,指由於抗癌藥價格昂貴,且當時不在醫保範圍內,一些患者只能通過網絡渠道求購便宜的「印度版抗癌藥」,其價格僅為正貨的1/10左右。不過網購進口抗癌藥也有風險,今年3月一名蘇州女子因在淘寶網店上銷售德國藥品,被判囚10個月。《北京日報》稱,根據藥品管理法的相關規定,沒取得中國藥品批准文號或進口許可證的海外進口藥物,即使成分符合國家藥品標準,仍列作假藥處理。

這實際上就是電影中描述內地「病不起」的悲涼現實。為此李克強作出批示,指「癌症等重病患者關於進口『救命藥』買不起、拖不起、買不到等訴求,突出反映了推進解決藥品降價保供問題的緊迫性。」中國政府網報道,李克強要求有關政府部門加快速度落實政府此前推出的舉措,「對癌症病人來說,時間就是生命」,要「急群眾所急」,推動相關措施加快落到實處。

李﹕救命藥不能稅降了價不降

今年4月和6月,李克強曾兩次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較大幅度降低抗癌藥生產、進口環節增值稅稅負,採取政府集中採購、將進口創新藥特別是急需的抗癌藥及時納入醫保報銷目錄等方式,並研究利用跨境電商渠道,多措並舉消除流通環節各種不合理加價,對創新化學藥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強化質量監管。「抗癌藥是救命藥,不能稅降了價不降。」李克強稱,「必須多措並舉打通中間環節,督促推動抗癌藥加快降價,讓群眾有切實獲得感。」

自5月1日起,103種已上市抗癌藥實行零關稅,對已納入醫保的抗癌藥實施政府集中談價和採購,對未納入醫保的抗癌藥實行醫保准入談判。

逾百抗癌藥5月起零關稅

新華社17日引述國家醫療保障局指,2018年抗癌藥醫保准入專項談判工作將要開始,醫保機構與相關醫藥企業代表將就價格協商,最終確定相關藥品的支付標準。這意味着繼2017年後,又一批「救命藥」有望通過談判降價或納入醫保。去年有36種藥品因談判降價,平均幅度44%。

電影改編「代購抗癌藥第一人」

電影《我不是藥神》由曾經轟動一時的「陸勇案」真實事件改編。陸勇被視為「代購抗癌藥第一人」,亦有媒體稱他為「藥俠」。

當局告陸勇賣假藥 後撤控

陸勇是江蘇無錫人,原是無錫一家針織品出口企業老闆。2002年,陸勇患上慢性粒細胞性白血病(CGL),要服用售價2.35萬元(人民幣,下同)一盒的瑞士諾華公司生產的「格列衛」抗癌藥,服用兩年,原本家境殷實的他亦難以維持。2004年6月,陸勇得知印度生產的仿製「格列衛」,藥效幾乎相同,但一盒僅售4000元,遂轉服仿製「格列衛」,並在病友群組裏分享消息。隨後他幫數千病友網購該藥,2004年9月,該藥團購價更降到每盒200元左右。

由於陸勇所購買的仿製藥沒有批文、不具備合法渠道,因此被藥監部門定性為「假藥」。2014年7月21日,湖南沅江市檢察院以「妨害信用卡管理」和「銷售假藥」罪名起訴陸勇,輿論高度關注。2015年1月27日,沅江市檢察院撤訴,29日下午陸勇獲釋。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