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藥神》為何可以通過片審

近日內地上映一部電影《我不是藥神》,口碑好、票房高。從街頭的宣傳海報,到諧星擔綱男主角來看,原本以為這是一部喜劇片,但影片內容卻充滿悲情。影片放映結束,燈光亮起時,筆者所見,拭淚者不在少數。

影片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講述的是一種白血病救命藥,在中國存在正版進口與印度仿製兩個版本,藥效一樣但卻有天地差價。一名經營保健品的小店老闆程勇,便以走私印度仿製藥牟利,但客觀上他也為白血病患者提供了吃廉價藥的機會。後來程勇被白血病好友的自殺所觸動,價值觀由此改變,以倒貼錢方式,供給白血病人最廉價的救命藥。

但程勇的行為違法,被抓捕後判刑入獄。影片最後,眾多白血病患者默默站立街道兩側,目送程勇的囚車,並摘下防菌口罩向心中的「藥神」致敬。這也是影片最令人動容之處。

客觀地說,內地允許這樣一部影片通過片審公映,出乎了不少人的預料,因為該片的公映或許是要承擔「遷怒政府」的社會輿論風險的。該影片事實上是觸碰了內地長期以來民眾看病難、看病貴的痛處,人們在看完影片步出影院陷入沉思時,難免拷問現有醫療體制。

例如在現實中,為白血病患者延續生命的正版進口藥「格列衛」,內地售價是23,500元(人民幣,下同)一盒,即使藥企有慈善優惠,一年也要花7萬元。然而2017年內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25,974元,即便是一線城市,市民如遇大病,也將陷入醫療恐慌,傾家蕩產或放棄醫療者並不鮮見。官方資料顯示,目前內地3000萬未脫貧人口中,因病致貧、返貧家庭便佔了四成。影片中患者所言「吃3年正版藥,吃掉了房子,吃垮了家庭」,道出的正是內地醫療保障的脆弱與患者面臨的困境。

但實事求是地講,中國近10年來醫療改革也在不斷推進中,近兩年進步更為突出。政府在財政方面對醫療衛生的投入在加大,醫保補助標準在提高,藥費也在降低。醫療扶貧計劃也使貧困人口減少了851.6萬。今年5月1日,內地宣布進口的抗癌藥正式實現零關稅,同時部分天價抗癌「救命藥」已列入內地醫保報銷目錄,患者的經濟負擔大幅下降。影片在結尾時也提及「格列衛」已進入醫保,給內地白血病人帶來了生存保障。

在筆者看來,這一給人希望的結尾,以及政府近幾年在醫改方面所做的努力,是使得這一觸及國人之痛的影片能夠獲得政府片審通過的重要因素。

敢於面對批評 是審片部門應有胸懷

另外,現在有不少輿論將《我不是藥神》與去年內地熱片《戰狼2》的票房相比較。這也令筆者聯想到兩部影片的風格之迥異:《戰狼2》張揚的是愛國激情,呈現的是近似「厲害體」的自豪情緒,但筆者感覺有些發力過猛;而《我不是藥神》卻更接近社會現實,更冷靜也更清醒,讓人拭淚之後有更深度思考,進而推動社會進步。這或許是中國時下反「浮誇」文風在電影界應有的表達。

敢於面對中國之不足甚至是批評,這是審片部門應有的胸懷,顯示出的是對創作的包容。其實,這才是政府真正的自信所在。

歐陽五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