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常識的香港政府



村上春樹小說《刺殺騎士團長》被評為不雅,同《龍虎豹》並列。要包膠袋,書展禁售。

前特首曾蔭權上訴失敗即時入獄,因租屋冇申報,另一位前特首梁振英收取UGL5,000萬,一樣冇申報,今天仍是國家領導人級別,繼續發律師信警告提及UGL事件的時事評論員。

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表示會用《社團條例》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以700頁文件列出九大「罪狀」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領土完整,包括上街派傳單、擺街站、意圖參選立法會、聲援旺角騷亂被捕人士、聲稱會滲透政府及警察、出席境外組織活動、出版刊物及發展學生組織。

最近發生的上述三件事表面看是風馬牛不相及,但背後所隱藏的原因,卻點出香港這國際城市已經玩完這事實。一個文明的社會,不需要甚麼偉大舵手、絕對正確的黨去領導,我們只需要有common sense,即具常識的主流民意。村上春樹小說是文學作品,這是常識,猶如《大衞像》是藝術品、《維納斯的誕生》是名畫,你因見到大衞的陽具、維納斯的乳房起淫念,去淫審處投訴,這是你有問題。《聖經》中也有亂倫、迷姦的內容,是否也要將《聖經》包膠袋?而香港反智的淫審制度竟然會entertain這些道德塔利班,用教條主義方式判斷凡有性愛描寫就等如不雅,現代文學旗手的作品竟要十八禁。

至於曾蔭權入獄,公眾見到的是一個折磨三年,耗費過千萬律師費,最後還不知能否捱過牢獄之苦,但同樣沒作利益申報的前特首梁振英則繼續意氣風發,四出撩交打。一般市民都是用常識去作判斷,為何兩人之處理可以有如此強烈的差別?究竟法律的公義何在?

最荒謬是陳浩天的所謂港獨計劃,唔知猶自可,知道就真係得啖笑,而保安局局長的一番言論,更是挑戰市民常識的底線,多於一人就叫做社團?唔係啩?擺街站嗌咪、派傳單就會引起分裂國家暴力行為?乜強國脆弱到咁交關。陳浩天發噏風話要滲透警察,難道警員就會被招攬加入民族黨?一般市民見到真正影響公眾安寧的黑社會,從來冇用過《社團條例》去禁制運作。每次打擊黑社會,警方都要派卧底滲透,搜集會員名冊及入會儀式。如果可以好似對付民族黨咁就簡單得多,警方點解咁笨?

特事特辦 政治掛帥

這些違反常識的政府行為,只有一個原因,就是「特事特辦、政治掛帥」,忘記了英治政務官訓練,但凡政府決定,必須考慮是否開先例、二是考慮外溢效應,影響其他領域,出現矛盾情况,難以自圓其說。村上春樹包膠袋先例一開,相信跟着好多文學作品會受影響。曾蔭權案則旨在對付他一人,律政司司長忘了一視同仁的原則。而香港民族黨,則為了動用現存殖民地留下的惡法,執行中央政治任務,忘記了由此產生的影響,嚴重削弱市民對政府的信任。

社交媒體年代,常識會快速傳播,影響輿論,官員特首以為自己滴水不漏,但很快就有人抽出政府自相矛盾所在,彈弓手大細超的蠱惑招數。日積月累,政府的民望一點一滴地流失,直至發生危機時,便一發不可收拾。

劉細良 時事評論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