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環保風暴 地方造假走數

呂秉權

內地最近掀起新一輪環保風暴,但有地方的「土皇帝」繼續涉嫌頂風作案、造假成性。

有「中央環保欽差」之稱的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最近完成對廣東、河北、內蒙、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西、雲南、寧夏10個省區的「回馬槍進駐檢查」,對之前巡視所發現的問題「回頭看」,竟發現令人「觸目驚心」的結果(中央台語),那就是一些地方政府的造假之風。

以香港人熟悉的汕頭為例,那裏有一條全長約70公里,西起普寧市,流經貴嶼鎮,東至海門入海口的練江。練江得名於「白練」,意即似熟絹一樣雪白,是當地的一條母親河,居民以前可在江內暢泳、捉蝦、打魚。

練江成「汕頭之恥」

經過長達20多年的工業、紡織(潮南被稱為「內衣之都」)、電子垃圾(貴嶼鎮)、養豬禽牧、生活廢水等重度污染後,清澈的練江已變成「黑江」、「臭江」和「死江」。江水的高污染、低含氧已不再適合生物生存,居民在河岸生活則惡臭難頂,地下水成了毒水。難怪連汕頭市領導都說,練江簡直是「汕頭之恥」。

一年半前,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曾要求汕頭針對練江等污染進行13個項目;年半後,這些項目無一完成進度。中央欽差要求地方交代污水渠工程已完成的里數,但地方竟「篤數」敷衍了事。由2014年至今,中央、省、市、區對練江治污共投入28億多人民幣,但去年地方在污水網沒花上一分一毫,整體對環保的投入亦遠低於全國平均水平。到底數以億元計的龐大治污經費去了哪裏?中央環保欽差沒問這點,只有《法制日報》的報道說這是一本糊塗帳。

在練江附近的田間,當地又用山寨土堆方式,坑埋200多噸電子、工業和生活垃圾,最後被中央欽差三扒兩撥揭穿。

身為國家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的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副組長翟青對汕頭市領導說:「我看這樣好不好,汕頭市可以在老百姓居住的臭水邊蓋幾間或者租幾間房子,市領導們帶頭住到那裏,和沿河老百姓住在一起,直到水不黑不臭。請你們考慮一下。」

叫汕頭市領導跟居民住到臭水旁,已是重話;叫他們跟居民住到直至水不黑不臭,語氣更是十分重。

《法制日報》的報道說,對於翟青提出的建議,汕頭市委政府有關負責人「當即表示同意」。

汕頭市領導的這個「同意」,可能大有另類造假或應付之嫌。到底他們是同意「考慮」,還是同意住在臭水旁直至水清?這當中可能大有語言藝術,我們大可放長雙眼看看何時何日有汕頭高官會搬到臭水生活。

地方「騙黨中央」之風盛行

對付中央環保欽差,內地「村騙鄉、鄉騙縣,一直騙到黨中央」之風十分盛行。其他事例包括:

對監測空氣污染物PM2.5等物質的儀器,有地方用棉花堵塞採集器,或將其搬往郊外,令其數據十分「清新潔淨」;

監測重度污染企業的獨立監察機構由企業出錢聘請,為了中標和維持長期良好關係,「獨立機構」將監察系統的密碼提供給污染企業,讓他們可按喜好和指標任意修改,「不達標改到達標」,以滿足環保標準;

為了欺騙中央做了地下排污工程,有地方政府將普通坑渠蓋改成鑄了「污」字的渠蓋,誤導中央欽差以為真建成了地下排污渠;

表面關停了嚴重污染企業,但其實地方收了錢,企業日間扮停工,晚上則可加緊開工;

地方政府將挺身投訴的居民資料,直接交給被告狀的企業手上,讓「問題企業」解決「製造問題的人」,令這些投訴人不敢再向中央告御狀。

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強調「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並將這市井的說話當成環保新發現寫入了黨章,中央環保欽差奉習的環保思想之命,到處督查。不過,由於中央環保欽差的成員主要是前任和現任國家環保官員,雖說有中紀委、中組部和中辦人員加入,但他們角色始終有限、職級不高。難怪有地方官員面對環保欽差的猛烈批評,仍當他們是「無牙老虎」,造假成性。

對不少地方官員而言,他們不會長期在任,在嚴打的時勢、「官不聊生」之時,更認為應盡快賺夠錢、安好家,在可走之時盡快遠走他方,不再受這「污染」。

「下巴輕輕」跟老百姓住臭水?問問他們的家人都拿哪國護照?正享受哪國的小橋流水?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