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讲台,危险的雷区

 

据说,那儿应当是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地方;据说,只有让各种观点、各种学派、各种见解在那儿交融碰撞,才能培养出思想活跃,视野广阔、见解深刻,人格独立,具有创造性的人才。

我曾经在那儿站了多年,我喜欢那个地方,我也一心想按“据说”好好地站在那儿。可惜,一年又一年,那儿布下的“地雷”越来越多,有明的(如教室的监控摄像头),也有暗的(如课堂上潜伏的“信息员”)。一不小心引爆其中一颗,你的人生也许就改写了。

一年前,我终于被“炸飞”,一跟斗栽到陌生的海边独咽思乡的苦泪。我原本无话可说了,可前两天,听到又有一位副教授被“炸伤”(据说是被“暗雷”——“信息员”的告密“炸伤”的)。

想找人对饮,把酒浇心中块垒,可惜异域他乡无人可约,我只好找出当年写下的一段文字和一张照片,作为故事,倾心中九曲回肠。

2014年9月,我给对外汉语专业开的《中国区域文化》一课吸引了不少外系的旁听生。我自觉课件(我自制的)丰满,讲解独到,暗暗有些得意。

一天,一位相熟的旁听生告诉我,他拉了一位同学也来旁听我的课,听完后,该同学对他说:“听了谭老师的课,更坚定了我入党的决心!”

为什么? 为了更好地同我的叛经离道战斗呀!

我在两个监控摄像头下(红圈内)教书育人。

这几年来,我有些高估我的一腔澎湃激情和三寸不烂之舌,以为自己是一根尖锐的绣花针,不屑对方一个个庞大的气球。其实,我这个叛逆魔高一尺,红色洗脑道高一丈。

“老师,你幸亏没有去教师范专业,那个专业的学生‘左’的很多,教现当代文学的一位老师在课堂上表达了与“主旋律”不一致的观点,几个学生当众站起来指责她。”

这件事我已经听说过。我觉得,敢于当面“亮剑”还算正大光明,怕的是众多的暗箭!因为,学生私下去向有关部门汇报教师的“违法”言行,既是当局的鼓励(甚至规定),也是一些学生的自觉。

这还不够,学校从2013年起,便在每一间教室安装了两个摄像机,说是为了监控学生考试。可考试一学期才一次(后来我参加监考,发现这时它的红灯不亮了),所以,它的功能主要是监控老师。当年期末,教务处就根据摄像记录点名批评老师(如某次早退三分钟、某次课堂纪律不好等等)。每次上课, 我看见它红灯闪亮心里就有气,曾好几次当众冲着它作了几个怪相,说了几句怪话。

最初使用时,两台高科技只是摄像,没有录音,老师们虽然不舒服但还可以自由发声。很快,录音功能启用了,老师们的一言一行都记录在案!而有关人士从此不用再到教室,只要坐在监控室,要了解哪位老师的言行,点一下相关按键就行了——正如公安通过遍布全区的摄像头,监控社会的一举一动。

“谭老师,你知道XXX老师吧?”一位学生对我说。“他上课很幽默,也一向喜欢嘲讽挖苦,我们都很喜欢他的课,但现在他规规矩矩,再不敢随便评论了。”

强化的洗脑教育加探头的摄像录音,让校园里只剩下一个声音——“伟大光荣正确”的声音。

以此,培养出大量的“更坚定了我入党决心”的学生;

以此,保证“红色江山永不变色”!

选自我的大作《一个高校教师的手记》2014年

谭松,《纵览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