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少年教育文化交流团员在港铁站就地大便遗下文化“结晶”


尖沙咀
法广


大陆一个教育机构的少年文化交流团28日来港活动,其中一个团员宣称肚痛就地在熙来攘往的尖沙咀地铁站大便,事后用几张卫生纸盖住施然离开,在香港留下大陆文化的“结晶”。香港成报29日在社论中,痛斥“随处便溺,千载不变,内地人文明旅游沦空谈”。

在地铁站大堂便溺的男童大概10岁左右,同行还有4名小童,又一名成年男子带领,全部身穿一件印有“vChina”字样的蓝色团体制服,据香港传媒翻查资料,相信是大陆一家教育发展中心。

 

有女乘客拍片上载Facebook群组,见这个团的几个团员站在大堂角落,地上遗下多张纸巾,女乘客以广东话质问成年男子,对方并无理会,女乘客改以普通话发问:“我们这里是香港,不是你们内地,你听得懂吗?”对方才以普通话回答:“这个孩子,突然闹肚子!”女乘客指摘他没教导小童解决问题:“你看现在谁帮你整理啊?你拉完大便你自己不去整理?”一名到场清理的女工则满腔怨气说:“你的脑筋是否有问题?”

 

尖沙嘴港铁站内无洗手间,但大堂有指示如需使用职员洗手间可以通话机向职员求助。港铁发言人指,昨午1时半接获相关报告,了解事件后,职员劝喻相关人士离开。

 

成报的社论则指出,按照新闻定律,内地人随处便溺千载不变,已非新闻,但亦令香港市民愤慨,除了卫生问题外,或多或少是隐含情绪渲泄。近年,“一国”压倒“两制”,一些内地人以“大国”自居,气焰嚣张,已令港人厌恶;如今,眼见连“一国”下的“随处便溺”劣根性,坚持不会“包容”,情绪大爆发!

 

社论又指出,小童因肚子痛而要拉大便,应值得谅解,但在此事上,关键有两点:第一,为什么带队的男子不去善后,当看见清洁工人收拾残局时,他完全没有协助的意图,亦没有一点悔意;第二,该名男子作为领队,理应关顾同行小童的健康状况,假如曾经提及肚子痛,领队是否应该及早想办法呢?况且,作为带团领队,究竟有否为此行来港做好功课准备,连在港铁站找职员求助的常识也不懂,怎么带团呢?

 

事实上,早于4年前,已因内地童在旺角随地排泄而引爆一次中港矛盾,并成为国际笑闻。当年美国华尔街日报以《香港怒吼,但88%内地人不介意随处便溺》为题报道事件,交代小童随街便溺事件始末,内地网站涌现大量谴责港人对便溺童拍照、批评港人不包容内地人文化的帖文。

 

成报的社论最后反问京官:“香港小童能在北京天安门撒下一堆鲜粪吗?”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