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要如何「定於一尊」?

全國人大常委會黨組16日舉行集體學習,委員長栗戰書要求確保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在倒習傳聞滿天飛之際,習近平的親信栗戰書這是赤膊上陣護主?既不對,也對。說不對,是因為這場維護「習一尊」運動堪比兩年前擁戴「習核心」造勢運動,已是第三波,不足以成為近日政變、逼宮等傳聞的佐證;說對,是因為習近平竟然要一再發起「定於一尊」運動,正說明他的核心地位並不穩固,還未擺平中共各大權貴家族。

下戰書實為無稽之談

事實上,中國已進入北戴河會議前的政治敏感期,任何牽涉中共領導人的政治、經濟、社會事件,都會被指向鐵幕後的權力鬥爭,甚至出現過度解讀、謠言。栗戰書要求確保習近平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就是其中一個例子。他的表態是「習一尊」運動中必然出現的一環,但因時機敏感,在海外媒體炒作下,被演繹成習近平地位不穩、嫡系大將上陣救駕。

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維護其定於一尊的權威,當然是栗戰書的首要職責。早在2012年7月,栗戰書就從貴州奉調進京,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常務副主任,為即將出掌黨政軍大權的習近平擔任「大內總管」,因輔佐有功,在中共十九大榮升中央政治局常委,後出任全國人大委員長。今次在須向習近平彙報工作的五大國家機構(全國人大、國務院、全國政協、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黨組中,栗戰書率先表態,再次顯示他對習的忠誠。

不過,有人把栗戰書的表態作為習近平被逼宮的證據,甚至形容為栗戰書向倒習派「下戰書」,實為無稽之談。一方面,要「維護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的說法並非栗戰書首創。早在2016年10月,中共十八屆六中全會確認習近平的核心地位後,官媒就報道一些省市、中央國家機關表態要「以實際行動維護黨中央一錘定音、定於一尊的權威」。第二波維護「習一尊」運動出現在今年3月各省市傳達中共十九屆三中全會精神時,第三波則是今年7月4日全國組織會議後。

等睇戲何苦充當道具

十八屆六中全會、十九屆三中全會的公報都沒有出現「定於一尊」的字眼,而習近平7月4日在全國組織會議上明確表示:「黨中央是大腦和中樞,黨中央必須有定於一尊、一錘定音的權威。」各省市隨後傳達會議精神時均未漏掉這一句,表態要維護「習一尊」,情況類似2016年初諸侯爭相表態「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這個核心」。

把栗戰書的表態誇大為「下戰書」,只不過是宣洩對習近平及其親信的不滿,容易造成對中國政治、經濟態勢的誤判,影響博弈或抗爭,一如誇大《人民日報》7月9日頭版標題沒有「習近平」的政治含義。其實,《人民日報》頭版標題沒有「習近平」雖罕見,但絕非習被逼宮的標誌。對上一次是6月29日,標題未見習近平,反而有李克強、汪洋、韓正,與傳聞中的7月11日中共元老逼宮並不脗合。

當然,習近平獲封核心後,斷斷續續出現三波「習一尊」運動,正顯示其核心地位並不穩固,沒有外表那樣風光,特別是修憲廢除國家主席任期限制,貌似帝皇大業可成,實際上反令其核心地位受到質疑。如今中美貿易戰開打,中國政經亂象頻生,黨內外不滿習近平的勢力藉機發難,也讓這一波「習一尊」運動有了特定意義。習近平要如何定於一尊?倒習派要如何反「習一尊」?主戰場將在北戴河。港人大可買定花生等睇戲,傳媒何苦充當權貴的傳聲筒、演戲道具?

李平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