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运动在中国重掀风浪 传媒公益多界名人遭公开举报

中国作家蒋方舟等人均称遭受过知名媒体人章文的性骚扰DR网络图片


【要闻分析 】 : 去年发生于美国好莱坞影视界从著名电影制作人哈维,被控数十年来对女性从业者进行性侵和性骚扰事件所引发的“我也是”(#MeToo)运动,在大洋彼岸中国的过去三天中,随着至少3起被指涉嫌性侵的事件在名人圈中被曝光,这一场源于美国并席卷全球的运动再次于中国的土地上,掀起了中国社会对性侵作为一种社会疾病和现象的热议及思考。在这短短的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一场“反性侵、反性骚扰”大火从公益圈燃起,正在向中国社会中的其他各界中蔓延。

与早先有关“Metoo”运动在中国的指控主要发生在大学院校和学术界不同,此次最新一波出面指控并宣称受到性侵的人,则是活跃在媒体圈和公益圈等不同社会层面的人士。他们中被广泛关注的包括民主议事规则专家袁天鹏、乙肝斗士雷闯、环保领域知名公益人冯永锋、媒体人章文......多位知名人士被举报性骚扰及性侵,而这个名单依然还在增加,著名的央视主持人朱军也被指曾有过性骚扰实习生的行为。毫无疑问,这场在此前于中国有所停滞的维权运动,正在重拾火焰并在不断壮大。

 

正如上文所说,“Metoo”是一场起源于美国娱乐界的反性侵社会运功。2017年10月,《纽约时报》和《纽约客》杂志相继曝光了,被业界人士称为“好莱坞公开秘密”的著名制片人哈维被控在从业数十年中,对大量女性从业者采取过性侵的丑闻。很快,关注这一社会问题的美国女权人士和在哈维事件中的受害者,发起了在社交网络以“我也是”标签的方式,对自身所受到过的性侵经历,特别是施暴者进行实名制地公开揭发。由于性侵和性骚扰现象是长期存在于现代社会的弊病,这一运动不但很快在美国本土掀起反对上述行为及犯罪的高潮,包括欧洲、南美洲及亚洲等全球的普通女性和女权支持者们,都对该运动做出了积极响应。

 

一时间从好莱坞巨星,到美国国会资深议员,再到身边的普通人,凡是被揭发的对象绝大多数都不无意外地应声而倒。有意思的是,这场演变为国际化的运动同样在中国于去年底开始生根发芽。特别是2018年元旦,现居美国的罗茜茜通过微信公众号发文,实名举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长江学者陈小武常年性骚扰女学生。该事件点燃了“Metoo”运动中国化的第一把火。尽管这一对普遍存在的社会问题提供运动式解决方式的舶来物,在最开始时遭到了中国官方和网络审查人员的屏蔽,但在受害者及控告人不断勇敢站出来的推动下,涉及校方北航官方在1月10日航宣布,撤销陈小武的全部职务,取消其教师资格。

 

这场由罗茜茜们推动的反性侵运动随后继续扩大,并发展到整个中国高等教育界。多所高校的学生和校友发表联名信,要求建立高校性骚扰防治机制。中国教育部也出面不但表示要“对触犯师德红线、侵害学生的行为坚持零容忍态度”,还回应称“教育部将会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建立健全高校预防性搔扰的长效机制"。在今年稍后的一段时间内,在美国任教并活跃于中国学界的徐钢副教授、原北大中文系教授、长江学者讲座教授沈阳、中山大学青年长江学者张鹏等被指性侵学生的教育届人士,均得到了来自校方和官方的惩处。值得一提的是,正如美国的性侵现象不止发生在娱乐界或政界,中国社会中其他层面,特别是媒体和社会活动人士中,也在近日被前后曝出了从“性骚扰”至“性侵”不等的多个反面教材。

 

今年7月23日,一张举报知名公益人雷闯涉嫌性侵的微信长文在朋友圈刷屏,被性侵女子在文中宣称,自己于2015年7月参与雷闯举办的公益徒步活动,在徒步接近尾声时,雷闯选择和她一起抵达北京,并在住宿的宾馆内对她实施了性侵。据这位女生子介绍,还曾有其他雷闯机构的实习生和志愿者表示曾遭到他的性侵。当天中午,当事人雷闯则在个人朋友圈发表声明承认曾有性侵行为,并表示愿意承担法律责任。7月24日,一篇题为“章文,请停止你的侵害”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化名“小精灵”的举报人指其于今年5月15日被资深媒体人章文强奸。这篇文章还提到,章文事后曾对她说:“你永远摆脱不了做我女人的命运......我上过100多个女生......”“小精灵”并称曾受到章文威胁,还另有其他被章文性骚扰者存在。一天后,包括作家蒋方舟、媒体人易小荷和艺术家王嫣芸均实名爆料,都表示曾遭受章文的“性骚扰”。

 

而与雷闯事件中所发生的后续不同,章文则通过朋友圈称,因为文章作者是匿名,因此其本无回应义务但要给关心此事的朋友们有所答复。他并强调,从未强迫他人做网文中的事情。而在章文做出这一表态后,又有5名女生称曾遭遇到这名资深媒体人的性骚扰。但章文则回应这些指控称,由她们说吧,不再回应和他人吃饭时发生什么事的问题,“我实在是觉得这些问题都是特别无厘头的问题”。此外,80后女作家春树也实名曝光作家张弛、《新周刊》创始人孙冕,称曾遭二人性侵。央视名主持人朱军也被网友爆料曾涉嫌猥亵女实习生。

 

需要强调的是,性侵和性骚扰现象绝不仅存在于社会的某个领域或某个特殊人群当中。上述的各种事件无论其真实性最终被法律证实与否,也绝不会是单独事件,而是由13亿中国人所组成庞大社会中的冰山一角。因此官方如何在法律层面加强对性侵和性骚扰案件鉴定的立法,如何通过教育和机制性建设,对相关事件进行预防,同样应是各方在关注个案时应呼吁的改变。与此同时,女性成为被曝光性侵案件的主要受害者也显露了在男权社会中,特别是男女之间在经济、权利等实力和地位方面所存在的不平等现象。

 

这种不平等在很多时候也会超越性别,因此多这一文化和现实做出改变,将需要长时间的和涉及社会各个方面的渐进性变革。与此同时,在中国舆论受官方严格管制和审查的前提下,中国的“Metoo”运动,作为并不被官方鼓励的民间维权运动存在何种极限,受害者在“Metoo”运动中揭发的对象是否存在限制,其作为一场社会变革力量又将给中国带来如何改变,仍值得大家的进一步观察。此外,受害者们在勇敢揭发性侵事件的同时,作为旁观者和社会舆论如何在对待个案中尽可能的采用“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的判断价值,避免《萨勒姆的女巫》中,舆论酿成“逐巫案”集体暴力及机会主义者趁火打劫的现象泛滥。而这也是在对待“Metoo”运动或任何群众运动中的一大难题和陷阱。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