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回滩头夫妇19年悲苦寻女路

 

世界上最痛的事情并不是生离死别,而是生离生别!自己的亲生骨肉被所谓的滩头镇政府工作人员强行从还在坐月子中的、手无缚鸡之力的妻子手中无缘无故抢走十九年、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是百姓的痛苦!政府的悲哀!

——杨能善

杨能善夫妇

我叫杨能善,男,生于1966年,家住滩头镇龙石村七组。一胎女儿杨静生于1990年,二胎儿子杨剑生于1996年,没过多久自己主动到滩头镇医院做了结扎手术,直到1999年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怀上了三胎,并且生下来取名叫杨叶。在女儿出生三十天后我又到滩头镇医院主动实行第二次女扎手术,这都以结扎证明为证。

 

两次女扎证明(1996年、1999年)

由于家庭经济困难,老婆结扎后我就南下打工了。在我刚到广州的第二天,滩头镇计生办的蒋盛禄、刘向成、庞球姑带领三十多个不明身份的人员把我的家团团围住,从我老婆手中强行抢走三女儿杨叶。这个以当时的龙石村村干部和全体村民为证,当时只有我六十多的老母亲在家,我妈妈就向蒋盛禄说:“你们不能抢孩子,要多少罚款我交给你们!”心高气傲的蒋盛禄说:“这不是钱就能解决得了的问题,我们滩头镇政府不要钱只要人,你懂吗老人家!”

 第二天我接到了从家中打来的电话,立马就从广州赶了回来,到滩头镇计生办找蒋盛禄要人,我说你们要多少罚款我马上交给你们,把人还给我。这时蒋盛禄冷冷的对我说了:“老杨你就是交再多的钱也没用了,杨叶己经被我们送到邵阳福利院去了,你女儿生活的比你家好,你就死心吧! ”

我心里琢磨着你们这些天杀的干出这么缺德的事,把这么小的孩子就这样往福利院送岂不是违法吗?我暗下决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找到女儿。就这样我们俩口子开始了暗无天日的漫长寻女路。由于当时的信息闭塞,找了十多年根本没有一点消息。我多少次想到走极端的方法想找蒋盛禄、刘向成、庞球姑他们拼命,但又想到家中的一儿一女怎么办?年迈的母亲怎么办?又软了下来。

2012年隆回高坪邵氏弃儿事情爆发,我又准备好材料赶往高坪希望从那里得到女儿杨叶的消息。因为高坪邵氏弃儿事件也是当时计生办为了谋利把孩子抢来送往福利院统一改姓邵,以三千美元一个卖往美国和荷兰从中得到暴利,这种灭绝人性的行为简直是天理和国法不容!我把我的材料送到当时在滩头镇党委书记的手中,他就对我说:“你这种情况政府先去给你调查,你在家中等消息,你这些年的痛苦政府懂,政府给你一个低保指标。”这样一等就是五年也没一点消息。

 

村民签字证明

 

 直到2017年我又委托隆回北网金石桥论坛帮我发文章寻亲,想引起政府的重视。但是政府又以踢皮球的方式把我忽悠来忽悠去,都是推脱责任,根本没有把老百姓的事情放在心上。我到湖南信访办→他们回涵到邵阳信访办→邵阳回涵到隆回县信访办→隆回县民政局回涵到→卫计局,卫计局又答复我没找到。 我想在社会主义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国家以人为本,以法治国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难道普通百姓的人就不是人了吗?他们就这样可以草菅人命了吗?他们就可以置国法于不故,逍遥法外了吗?天理何在?公平何在?道义何在? 只要政府部门找到蒋盛禄,刘向成,庞球姑追问小孩的下落不就有结果了吗?何苦还要一个 平民百姓走这么多弯路,把抢人者就保护起来不准他们露面这样行吗?这样像是解决问题吗?而我们老百姓去上级上访就被半路阻拦和威胁,这手段不是违反了我们的治国理念了吗?

我亲爱的女儿啊!你在哪里?你过得好不好?这19年来,你是否听到了父母泣血的呼唤?感受到了父母无尽的思念?

找到你,是全家永久的夙愿!

 

杨能善,隆回北网金石桥论坛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