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工智慧奪走工作之前

鄭國威 泛科知識共同創辦人暨知識長

大雄有哆啦A夢替事事不順的小學生實現款款幻想,東尼史塔克有賈維斯替科技富翁完成種種任務。如果你也有一個人工智慧助手,你最希望它能幫你做什麼工作呢?

不久前我在一場講座中拋出這個問題,有人希望人工智慧能叫自己起床、洗衣服、曬衣服,有人希望它能消除戰爭跟疾病,也有人希望它能幫忙判斷伴侶到底在想什麼。

這3個答案恰好代表人工智慧3個重點發展方向:「做人不想做的工作」、「做人做不到的工作」以及「做人」。

人不想做的工作,就是你會邊做邊想「要不是為了錢,我才不想做」的那些,你不會希望朋友或孩子去做類似的工作,但為了混口飯吃,就做吧!

科技公司無視衝擊

人做不到的工作,就是那些遠大且挑戰的使命。從事這種工作的人如鳳毛麟角,但通常認為自己的工作有意義、高度自主,也傾向鼓勵朋友跟孩子做類似工作。

而做人,簡單來說就是要讓機器有 EQ,懂審美、能同理,成為「通用型人工智慧」,不過科學家普遍認為還沒有達到這目標的路徑,因此更被視為是人工智慧研究的聖杯。

李開復在今年2月於《麻省理工科技評論》 (MIT Technology Review)上發表了文章,批評許多全力衝刺人工智慧應用的科技公司,對於其將為工作帶來的極大衝擊刻意無視。無獨有偶,張忠謀也在7月的行政院科技會報上直陳未來 5-10年,會有很多工作被人工智慧取代,必要請跨領域智庫進行通盤研究。

李開復最近的新書《AI 新世界》中用兩張圖來說明人工智慧對工作帶來的衝擊。這兩張圖分別代表認知勞動跟體力勞動兩類工作,在認知勞動這張圖中,以「社交強度」、「策略創意或是資料優化」兩軸切分成4個象限,在體力勞動這張圖中,也以「社交強度」、「技能高低與是否結構化」兩軸切分成4個象限。4個象限分別是第一象限的安全區、第二象限的結合區、第三象限的危險區與第四象限的慢變區。除了安全區風險較低以外,坐落其他3區的工作在接下來10年內都面對較高風險。

找回人的原始能力

人工智慧取代人類工作的方式並不是一對一覆蓋,而是「徹底破壞」。並不會出現一台「水電技師」機器人來你家敲門,然後扛著鋁梯幫你爬上爬下修水塔。

比較可能的情況是因為建築物聯網化,所以根本就不再需要水電技師這個角色。就像 Facebook 成為世界最大的媒體公司,但不需要聘一位記者。

個別的職場工作者除了可檢視自己的工作落在哪一象限以外,其實更該想的是自己如何能夠往第一象限移動,也就是提高自己工作的社交強度、朝向高技能、高創意、非結構化的方向去發展。

智人勝過尼安德塔人,是因為擁有對未來的想像力、能夠參與和組織大規模的協作力以及能夠把想像與協作經驗傳遞開的溝通力。可惜許多人的這3股能力從小到大被壓抑,進了職場更無法發揮,我們該做的是把人身上的原始能力找回來,轉換為職場核心技能。對職場工作者來說,人工智慧就像天災,我們都得學著適應。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