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如何中了北京的公关计谋


                                                           美国资深参议院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与江泽民合影网络

 

(法广RFI 肖曼)长期以来,美国朝野在对中国政策上分成了不同派别,不论是在共和党还是民主党的内部,都有一批有头有脸的“亲中派”。但在特朗普上台,人权等意识形态议题被淡化,只拿中美贸易“说事儿”后,原先美国的那些“亲中派”却不见了,甚至连“亲中派”鼻祖基辛格都在改弦易辙。

“亲中派”脸变的这么彻底,并不妨碍美国朝野深入反思: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美国是如何中了北京的“公关计谋”的。“公关”这个概念是在美国创造的,它把赤裸裸的商业金钱因素包装成中性并洁净的“公共关系”,也成了共产党中国手中的利器之一。

 

美国媒体最近曝光:中国情报机构曾经买通美国资深参议员范士丹加州办公室的一名雇员司机。该雇员向中国报告本地政治机密,并代表范士丹跟中国官员联系,跟华人社区打交道。特朗普在推特说,范士丹领导通俄门调查,“现在她是否要调查她自己呢?”

 

伦敦政策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文嘉顿(Ben Weingarten)在《The Federalist》撰文说,在过去40年,没有一个美国政界人物比资深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跟中共最高层维持着更深厚、更长久、更友好的关系。他们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79年美中建交时。美中建交之后不久,时任旧金山市长范士丹就跟上海建立了“姊妹城”关系。之后范士丹带领一个市长代表团、并携带投资者丈夫(Richard Blum)来到中国。

 

在八十年代,作为旧金山市长,范士丹跟上海市长江泽民建立了密切友谊。这极大提高了范士丹的外交地位。就在范士丹升迁到参议院外交和国家安全领域重要位置之时(先是担任外交委员会成员,后担任情报委员会主席),江泽民也升迁为中共最高领导人。范士丹和江泽民在1980年代经常互访。江泽民曾经在旧金山停留,跟范士丹及其丈夫共度感恩节。江泽民据说曾经跟范士丹共舞。范士丹夫妇也多次受邀访问北京。其中一次是在1996年跟江泽民在中南海举杯共饮。在2000年五月,范士丹游说给予中国永久最惠国待遇。

 

文嘉顿撰文说,范士丹跟中共的交易必须受到调查。他也提醒说,除了范士丹之外,北京还跟美国政客培养了多少关系?雇佣了多少间谍?

 

新闻和政治网站“The Daily Beast”日前还发表一篇调查性文章说,中共不但在华盛顿政治圈聘请游说和公关公司为其利益代言,而且也雇用了众多的前美国官员和议员作为游说者,其中包括前众议院议长博纳(John Boehner)。

 

博纳在2015年卸任众议院议长后,加入了“Squire Patton Boggs”公司,担任战略顾问。这家游说公司长期代表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为其提供美国国会事务方面的咨询。

 

今年6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员史密斯等6名跨党派联邦众议员,共同提出了《反制中国政府及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力行动法》草案。提案指出,中国透过“组织协作、隐蔽方式,利用虚假信息,舆论操纵,经济胁迫,有目标的投资,腐败,或学术审查,来胁迫和腐化美国的机构或个人,使他们做出有利于中国的决定。”

 

提案首次要求国务院和情报机构,调查中国操纵政治影响力的情况,编写报告提交给总统,同时提供应对方案。

 

除了将反思目标放在美国政客之外,越来越多的美国人现在也反思2000年美国国会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的决议,怀疑该决议为之后的中美贸易不平衡及其冲突埋下了种子。

 

前美国国防部官员、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中心主任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7月19日出席国会听证时表示:北京在1995至2000年期间是通过系统性造假,欺骗美国国会,才使得美国国会通过给予中国最惠国待遇的决定,为中国加入世贸铺平道路。

 

白邦瑞提到一位化名李女士的“中国出走者”透露的信息:她曾参加中国政府的多次秘密会议,当时中国领导人江泽民的策略是“不遗余力”地支持美国国会拟投赞成票的人,同时有意压制有股中国政府重商主义经济战略的信息。北京研究了美国政治上的错误路线,并利用美国外交政策界的内部分歧进行渗透和操作。北京的这项含宣传和间谍的项目,其复杂程度甚过美情报界对此做出的最大猜疑。

 

北京的“公关计”取得了成功,连美国总统克林顿都深信不疑。而据白邦瑞透露,在关于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辩论中,美国总统克林顿未同意在贸易协议中加入国会提出的条件 要求中共改变两千至三千名中国政治犯的命运。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