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網貸平台倒閉潮內幕

谷蘇瑩、阮婧嫻

全國七百多家個人對個人網貸平台倒閉,受害人數和損失金額數不過來。去槓桿化和貿易戰引發投資人收回資金,借款方資金鏈吃緊無力還款。


網貸苦主上訪受阻被公安用大巴士拉走


受害者抗議損失數以百億計

上海的胡振峰(化名)在今年五月,經過網站「網貸之家」介紹,選中了P2P平台「投之家」初次投資,連同他後來設立的兩個帳號,共投入三十萬人民幣(約四點四萬美元),全部從工資裏抽出。他是金融行業出身,考慮到「投之家是網貸之家創辦的,網貸之家就是P2P行業最專業的門戶網站,同時有多家風投注資」。但他沒料到,兩個月後,「投之家」被查出涉嫌非法集資,創始人徐紅偉被抓。

「投之家」案震驚全國,追贓進度卻令人焦心。胡振峰稱,「投之家」捲走二十四億,目前只追回九千萬,不到五分之一,都保管在警方指定的專用帳戶裏,沒有任何人拿回一分錢,「許多難友實在過不下去了,都想實名請求判徐死刑」。

全國各地的網貸受害者組織起微信群,報案、上訪,嘗試著各種方法維權。七月二十三日,約四百名「投之家」的受害者前往深圳市政府請願,但胡振峰在動身前,被老家和當地警方用十五通電話輪番轟炸、要求到派出所做筆錄、要求退票,變相阻撓他參加上訪。八月六日,包括「投之家」在內的上百家P2P平台受害者前往北京銀監會上訪,數千人被塞進一百二十輛大巴拉走了。

中國的P2P平台從二零零七年開始出現,二零一二年之後迅猛發展,數以千計的P2P平台如雨後春筍般冒了出來。然而,這些看似朝氣蓬勃的P2P平台,在二零一八年的春天,突然集體「凋謝」。

所謂的P2P借貸,指的是個人對個人(Peer-to-Peer)的信貸模式。不同於過去向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貸款,P2P平台藉助網絡為借貸的雙方做媒,從中獲利。這樣一來,借款人能夠免去金融機構的嚴格審查和限制,較快拿到資金,投資人則能獲得較高的利息,收益率少則百分之六至十,最多時可達百分二十左右,基本高於市面上各類理財產品。然而,利率如此之高,還貸壓力自然水漲船高,再加上平台對借款人的審查和限制不無疏漏,不難看出這個行業從誕生之初就蘊藏著高風險。

平台具類銀行地位

以「投之家」為例,該平台由中國最大P2P信息網站「網貸之家」的一眾創始人建立,是圈內人眼中「最不可能出事的平台」。據其簡介,去年八月該平台剛獲公安部準發《國家信息安全等級保護備案證明》,信息安全可達「類銀行」級別。諷刺的是,一年未滿,「投之家」在七月十四日被深圳警方以「涉嫌非法集資」立案偵查。該平台自稱累計借貸金額約二百六十五點七六億元,註冊用戶超過二百八十七萬人。此番東窗事發,約百萬人成了無頭債主,他們未追回的借款,將近二十八億。

然而,「投之家」只是倒閉P2P平台中的一員,在整個倒閉潮中,受害人數和損失金額究竟有多少,根本數不過來。像踩中地雷般死傷慘重,坊間和業界把這一現象稱為「爆雷」。據中國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台統計,今年上半年,全國消亡了七百二十一家P2P網貸平台,其中長時間無法訪問的達七成,而主動退出市場的平台只有十八家,僅佔百分之二點五。

究竟是什麼導致了P2P平台的集體死亡呢?

首先,與去槓桿化(De-leveraging)的經濟氣候有關。去槓桿化意味著企業和個人減少使用金融槓桿(Financial Leverage),傾向於收回資金,縮小投資和貸款的規模。專家認為,P2P平台作為民間借貸的網絡版,成了槓桿化過程中風險最高、首當其衝的地方。個別平台的倒閉引起市場恐慌,大量投資人急於套現,作為借款方的民營企業(其中不乏上市公司)資金鏈吃緊,無力還款,導致大批壞賬,而許多P2P平台承諾「剛性兌付」,墊付資金過多,最終像骨牌般接連倒閉。

中美貿易戰影響周轉

此外,中美貿易戰對去槓桿化不無加速作用。美國總統特朗普三月二十二日簽署備忘錄,宣布將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的同時,三、四月份的P2P平台消亡數量也增至歷史高峰。貿易戰陰影下的貨幣流動性緊縮,也使企業、平台的資金周轉更加艱難。

但「爆雷」另一層原因,是P2P平台玩火自焚。上半年出事的P2P平台,超過三成涉嫌虛假標的和自融,其他問題還包括虛假宣傳、收益率過高、嚴重逾期、開展校園貸等,部分平台更是同時涉嫌多項違規。魚龍混雜的事實,隨著倒閉潮浮上水面。

所謂「自融」,是指P2P平台冒充第三方借款人,為自身進行融資的行為。原本正規「標的」,應該由第三方企業或個人向P2P平台申請貸款,平台審核其資質通過後發出,再由投資人進行投標。但事實上,許多平台在急需用錢或自身資金鏈斷裂時,會「無中生有」,發虛假標的進行自融,為了返還之前投資人的本息,又不斷發出更大的「虛假標的」,以債養債,玩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直到最後一批受害者出現。

而部分平台開出的收益率過高,更容易令其無力還債,無形之中逼良為娼。不少上市公司控股的平台,更是從一開始就預備作為其母公司自融的「搖錢樹」,卻藉著「上市公司」的名頭,受到更多投資者的青睞。

政府監管姍姍來遲

中國P2P平台發展初期,政府很少出面進行監管。作為一個新興行業,只是沿用民間借貸和信託機構的舊例,平台入行只需一張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還不排除無證經營者。P2P行業長期處於規管真空,直到大廈將傾,政府才姍姍來遲。

事實上,P2P倒閉潮並非首次發生,二零一五年,已有八百六十七家平台倒閉。其中轟動全國的「e租寶」案,涉案金額高達七百六十二億,受害人數高達九十萬。然而,直到次年八月,銀監會才將P2P平台歸為「信息仲介機構」,禁止其吸收公眾存款,設立資金池,提供信用擔保等,著手P2P平台的整改工作。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官方下發《五十七號文》,規定截至二零一八年六月,各平台須完成整改並登記備案,否則將「註銷電信經營許可、封禁網站、要求金融機構不得向其提供各類金融服務等」。舉措不可謂不雷厲風行,但對於各平台來說,半年整改時間太過緊促,其中不乏較早入行者,發展了近五年,積累的問題並非朝夕就能解決。因此政府初衷雖好,卻定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促使不少投資者傳持觀望態度,變相催化了P2P平台的「群體踩踏事件」。而到七月,官方證實整改延期一年時,傾頹之勢已經很難挽回。

經過兩次倒閉潮,P2P行業是一蹶不振,是重蹈覆轍,還是大浪淘沙,迎來生機,很大程度上也得看政府怎麼引導。目前雖有銀行託管資金等辦法,本質仍是隔靴搔癢,欠缺力度。怎樣審查P2P平台的運營資格,制定準入門檻,怎樣評估借款人的信用和還款能力,但又避免因噎廢食,以及怎樣監督平台資金去向,提高資訊透明度等,全都有待解答。

相關部門近日出台「十項舉措」,包括將逃廢債者資訊納入徵信系統和「信用中國」數據庫(第七條),或將有助於追蹤外逃人員;嚴禁新增網貸機構,加強登記註冊管理(第十條),估計是想先收拾殘局,未知會否重新開放市場。

回溯「e租寶」案的結局,儘管宣判一百一十一人入獄,資產清算卻只剩一百二十億左右,每位投資者只拿到當初二成至二成五的錢。而二零一八年新受害的投資者,其追討之路才剛剛開始,他們的損失,又由誰來買單?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