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是谁在中国带头闹独立分裂

 

台湾在知行合-地践行以普世价值观为核心的民主宪政上,不仅是全体中国人的楷模,也走在亚洲国家的前列。台湾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便成功地进行了全民参与、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国家元首(总统)和国会议员(立法委员),迄今已有二十多年的历史。而在此之前,县市长选举更是早已成功进行。这不仅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对于亚洲、乃至世界至今仍无民主普选,仍是专制独裁由几个政治寡头说了算或以“小圈子”的方式行伪选举之实的国家和地区来说,台湾无疑具有楷模和榜样的作用。因此台湾被美国总统赞誉为民主灯塔决非溢美之词,而是实至名归。

正因为如此,坚持一党独裁专制的北京当局,便一向都把台湾民主政权视为眼中钉、肉中刺,视为是对他专制独裁体制最大的威胁,必欲除之而后快。但这样的话又怎么说得出口?于是他们在想灭掉台湾民主政权时,便给台湾強加了一条“罪”名,说台湾在闹“独立”要分裂中国。稍有点历史常识的人-听都会感到这是个牛头不对马嘴的大笑话。只有在大陆这样对外界信息严加封锁的闭塞环境中,才可能骗得-些愚民的认同。众所周知,今日台湾的正式国号是中华民国。而中华民国早在上世纪的1911年便已建国独立于世界的民族之林,迄今已有107年的历史。也就是说今日的台湾是中华民国107年,这既是鉄的历史,也是不依任何人意志为转移的客观现实。这怎么能叫什么“闹独立”或“分裂中国”呢?

而1946至1949年那场由毛泽东挑起的内战,毛自封为“解放战争”根本名不符实,那玚战争根本与什么“解放”无关。实质上只不过是由当时苏联操控的共产国际出錢、出槍支持的-支僱佣军打败了中国合法政府的国防军占领管控了中国大陆而己。但中华民国并没有被消灭,只是退守台澎金马诸地,就像抗战中退守西南-样。从1950年开始,中华民国-直作为-个主权国家存在于台湾。而在此后的20多年中,这个在台湾的中华民囯,-直是联合国会员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所以说什么中华民国在1949年已被消灭完全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无稽之谈。

上世纪七十年代后,虽然中共的北京政权进入了联合国,中华民国政府宣布退出联合国。但这只是一个联合国代表权更易的决定。在联合国的这个所谓“2758号决议”中,并未作出仼何否定中华民国国家地位的决定。只是中华民国不再是联合国的会员国而已。而一个不是联合国会员的国家,仍然是个独立的国家,这是人尽皆知的常识。当年中国大陆二十多年中也都不是联合国会员,其他又如北韩,蒙古,东德,西德,阿尔巴尼亚等等,很长-段时期內也都不是联合国会员,但谁也不能说它们不是-个国家或者“亡国”了。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也是简单的常识。何况今日台湾仍与多个国家保持正常外交关系,与一百多个国家互免签证,远远超过中国大陆互免簽证之国。

因此正如1971年10月26日,美国国务卿罗吉斯在联合国投票通过2758号决议后发表的声明中所指出的那样:“美国对于联合国所采取的剥夺中华民国在此组织内代表权的行动深感遗憾。我们认为这项具有排除台湾一千四百万人民在联合国内代表权影响的先例是一个极度不幸的先例,将在未来发生许多不利的影响”。与此同时,1971年10月26日下午,中华民国蒋中正总统亦发表了<告全国同胞书>称:“我们本汉贼不两立之立场,及维护宪章之尊严,已在该案交付表决之前,宣布退出我国所参与缔造的联合国”他又说“我们国家的命运不操在联合国,而操在我们自己手中”。而美国国务卿罗吉斯也说,“四十多年来,中华民国独立于联合国之外,继续是国际社会内受人尊敬和深具价值的一份子”。由此可见现在中共所谓的反“台独”,完全是个无中生有、信口开河的伪命题。既缺历史根据,也不符现实狀况,既不是民族问题,也不是“爱国”问题。只是个政党与政权之争。说白了就是寻找借口、编织罪名企图把民主的台湾強行并呑入专制的大陆而找的一个“由头”,扯起的一张遮羞布而已。

其实近代以来,真正要在中国搞分裂“闹独立”的,不是别人,恰恰就是中共它自己。谓予不信,请看铁的历史事实。

远在上世纪二十年代初的1920年,毛泽东就在当时的《大公报》上发表题为《湖南建设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一文。公开宣扬湖南省独立,成立“湖南共和国”的政治主张。接着从1920年6月到10月,毛泽东撰写了一系列主张“湖南独立”的文章投稿到《大公报》。计有:《湖南人民的自决》(1920年6月18日)、《湖南建设问题的根本问题:湖南共和国》(1920年9月3日)、《打破没有基础的大中国,建设许多的中国:从湖南做起》(1920年9月5日)、《绝对赞成湖南门罗主义》(1920年9月6日)、《湖南受中国之累:以历史及现状证明之》(1920年9月6日至7日)、《湖南自治运动应该发起了》(1920年9月26日)、《湘人治湘与湘人自治》(1920年9月30日)、《反对统一》(1920年10月1日)

如果有人说当时的毛泽东仅是一介平民,其文字不过是指点江山,书生意气,属个人言论自由的话。那么到了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江西召开,会议通过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正式宣布建立第二个中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毛泽东作为该共和国主席(这可是个大政治人物了),在1931年12月1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布告》中明确宣佈“从今日起,中华领土之内,已经有两个绝对不相同的国家;一个是所谓中华民国……另一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这就明确是在国中立“国”分裂国家了。而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宪法”笫14条更明确宣称:“中国境内的各少数民族和各个地区的人民都能夠脱立中国独立建国”。这难道还不是在中国境內鼓动闹独立、搞分裂么?

再请看,在1938年10月在延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毛泽东提出《抗日民族战争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发展的新阶段》。在该报告中更鼓励“朝鲜、台湾等被压迫民族争取独立”。又是黒字白纸鉄证如山。而1947年3月8日,《解放日报》文章更宣称“我们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武装部队“完全支援台湾人民反对蒋介石和国民党的斗争。我们赞成台湾独立,我们赞成台湾自己成立一个自己所要求的国家。”由此可见,中共在未夺得全国政权前,不但不反对中国的某省、某地区独立,而是公开予以鼓动与支持。这是鉄的历史事实有案可稽的。现在只不过是中共掌权了,于是“人一阔,脸就变”而已。

“变脸”之后,不但他以前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概不认账来个裝“健忘”。更倒打一耙说别人要在中国搞分裂闹独立。由此不但以“台独”的帽子去压制台湾民众维护民主与人权的诉求。更说中华民国也是什么“独台势力”,是什么“B型台独”。最后罗织成-个“口袋罪”叫“一切形式的台独”(见李克強2017年在北京人大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吿)于是吓得某些国民党高层领导人連中华民国这四个字都不敢说出口,只能跟着中共鹦鹉学舌地说“兩岸同属一个中国”连“-中各表”都不敢提。于是乎这个“一中”,自然就只能是中共政权。更有甚者,近年来中共官方的御用文人,外加被中共收买的台湾蓝营的某些无耻政客如邱毅、郑又平之流,更不断地“发明”出了诸如“急独”、“缓独”、“柔性台独”、“文化台独”、“法理台独”……等等五花八门旳各色罪名,以便隨时扣在中共看着不顺眼认为须要给予打击者的头上。这与毛暴政年代大陆盛行一时的“右派”、“反革命”之类的罪名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当年的受害者是大陆民众。现在却用来霸凌台湾了。

面对北京当局如此強横的打压,台湾今日退无可退,忍无可忍。台湾在軍事、经济实力上都弱于大陆,而当前国际上某些短视自私的“左派”政客,为了一己的经贸利益,也极力巴结中共,实施对极权专制姑息迁就的绥靖政策。这对台湾更加不利。所以台湾能与中共对抗的长处,就是她的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念与不断完善了的民主宪政制度。因此台湾必须以己之长,击对方之短。结合本题,在对北京以所谓“爱囯”、“民族大义”、“反台独”的攻势面前,台湾应毫不退让,勇敢、坚定、明确地揭露出在近代中国究竟是谁在分裂国家。那不是别人,而正是中共。从江西瑞金成立“苏維埃共和囯”起,就在中国搞分裂,搞“国中之国”闹“独立”;直到抗战胜利前后,中共都一直还在鼓动并实践分裂中国。再后来,承认外蒙古从中国分裂出去,并与外蒙建立正式“外交”关系的也是中共。这些人才是在中国靠煽动“独立”、分裂而获利,而起家的始作俑者。现在却摇身一变成了“反对一切形式”的这“独”那“独”的“衛道士”,只能令人感到滑稽可笑。因此它根本没有资格说台湾中华民国是在“闹独立”,是在“分裂国家”!台湾只有用这样鉄的历史事实为依据,才能站上政治伦理道徳的制高点,才能顶住对方乱加罪名的压力,让自已在政治道义上立于不败之地。在坚持、践行普世价值观的实踐中,让台湾这个民主灯塔发出更耀眼的光芒,不仅点亮台湾,更要为大陆向民主社会转型投射巨大的光芒!

林傲霜,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